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公主追殺令》壹
《公主追殺令》貳
最近再度發生的維吉尼亞校園槍擊事件,似乎對《公主追殺令》裡所企圖呈現的批判狠狠地敲了一擊,就猶如上一篇所言:「對於色情片的批判都可以轉向批判暴力風格電影」,《公主追殺令》自身的矛盾就在於「自栩為暴力美學電影,卻又企圖批判色情影片」,網友alfredo的評語相當精準簡潔:「一廂情願的批判,反色情又崇尚暴力」(alfredo的網誌:Blog on Cinema、文章:公主追殺令
相較於眾多稱讚《公主追殺令》導演批判角度的說法,我只想說,不要以為「批判」是萬無一失的萬靈丹,「批判」是很危險的;若只是玩玩風格電影還算簡單,反正,講求風格就不會自身矛盾的問題發生,就算有矛盾發生,只要風格吸引人,也不會有人在乎;但是一旦跨足「批判」的領域,不是導演說了就算,也不是有人稱讚、認同就可以聊以自慰;不論就「批判」的論點、邏輯、有效力道各方面都很容易引起來自於各種觀點細心的檢視。只要是號稱「批判」就很難閃躲這些「批判」的批判矛頭。

當然,如此懷疑《公主追殺令》所標榜的「批判」,並不是表示覺得《公主追殺令》一無可取,至少,前面曾經表明,《公主追殺令》是今年比較喜歡的動畫片了;所以,在懷疑人人稱讚的「批判」之餘,實在有責任找出自己覺得優秀的地方。
若要回答「什麼是《公主追殺令》吸引自己的地方」這問題,直覺的答案一定是那「暴力美學風格」;但若僅僅如此,《公主追殺令》的「暴力美學風格」似乎又比不上《萬惡城市》、《300壯士》(當然這兩部電影不算是動畫片啦!);甚至也比不上《追殺比爾》裡動畫橋段來得赤裸裸、血淋淋。看起來,只是單就「暴力美學風格」實在不足以說服自己這就是喜歡《公主追殺令》的原因啊。

觀看《公主追殺令》之後,沈澱數個月之久的現在,留下來的應該是印象最深刻的記憶吧!有人以為看完電影最初的印象才是最純真、直覺的感覺,但是經這些對《公主追殺令》看法的抽絲剝繭之後,這留下來最後、最深刻的印象反而應該是尋找喜歡《公主追殺令》原因的重要線索。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腦袋裡能夠裝東西的空間,除了工作就是樓上的花園了,尤其是看著計畫中的大波斯逐漸茁壯真是令人有著難耐的 期待興奮。

就在我飄飄然的時候,前幾天,看到一個景象狠狠地將我熱切的等待教一盆冷水。


哇哇哇!究竟是誰?竟然來啃食我心愛的大波斯幼苗?這莫名的敵人究竟來自何方?但心裡不禁期待「難道又有ㄧ種誘蝶的植物了?」此時,我只能對著天空大喊:
Who Are You?

心急如焚的我趕緊去一堆深山大俠的網路花壇問問: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終於在阿非頂樓花園的第五頁74樓有位仙人,淡淡地像陣煙飄下這ㄧ句話:「要晚上起來觀察~~九點十點~應該可以看到~」,這句話真的就像這句老詞「迷霧中的燈塔」,雖然我還是不知道敵人是誰?但是至少有個方向,有個道路讓我去追尋!
於是昨兒周日傍晚忙完標案的事情,小睡片刻,就拿著手電筒,帶著我華生miya,上去搜尋可疑痕跡,就像Grison的口頭禪ㄧ般:「Follow the evdience」,只要找到些微線索,這令人髮指的真相應該就是大白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久沒談到工作了,雖然做了十多年,不過似乎也沒什麼好得意的,漸漸也都不想談了,上次談好像也是去年這個時候:「Unkown Pleasure About This JOB」,本來這個工作的好處就是可以到處跑跑,去一些即便是旅遊也去不了的地方,像是前幾年去的馬尼拉郊外一個垃圾山填起來的貧窮社區或是西班牙區。
但是這兩年,台灣景氣似乎差得很,出國機率降低不少。 上面那個文章所提到的工作樂趣好像也少了許多,不過「生命自有出路」(呵呵!過去都說:山不轉路轉),這陣子的工作突然連續四個案子都和桃園有關,幾乎快要每天開車去桃園地方,中壢、平鎮、龍潭、南坎....。
理論上,桃園離台北很近,上來台北工作十數年,也會常常在高速公路上經過桃園,然而或許是太近了,不論私人生活圈或是工作上就是不曾踏進桃園,因此桃園對我而言,有著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味。桃園這種感覺很近卻完全不曾逗留過的地方,現在在短短兩三個月內,突然被強迫熟悉起來。
這樣的事情對於工作夥伴的攝影組來說,應該算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了,而對於我來說,則是工作獲取一點小小樂趣的來源了。
前兩天,原本早上在南坎(敬一街其實應該算是桃園吧!?)就有一個建築案子的交片;然而,突然多出一個下午的會議:在中原大學的採購會議,兩個會議間隔了四個鐘頭;原本可以選擇先回台北再去中原開會的,不過心頭想一想,反正沒有急迫的事情了,與其花個兩個小時車程,不如到中原附近溜搭溜搭,這樣地一轉念,讓我享受到幸福街的樂趣。

幸福街並不是一個很大的路,彎彎曲曲的一條小街, 會經過幸福街,是因為幸福街連接環中東路和新北路這兩主要的道路。之前來中原大學, 如果從北二高南下,在大溪轉快速道路、環中東路走,可以從幸福街轉去中原大學前面的新北街。
幸福街實際上是沿著一個小溝渠的小街道,而這個小溝渠正是幸福街讓人感到有趣的小小源頭。
過去只重視自私、實用、經濟發展的年代,這種小溝渠幾乎是又髒又臭;但是現在大家的家居生活圈已經不狹隘地侷限在自己的住屋之內了,與鄰居大家共同生活的區域,漸漸成為大伙重視的地方;這樣的心境轉變,這個小溝渠反成為幸福街得天獨厚的條件:依著這個小溝渠,幸福街有著舒適的水邊公園。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Apr 08 Sun 2007 20:54
  • 醉蝶

最早接觸醉碟花,是在台北東區亞太會館旁一塊昂貴荒地上看到的。
這塊位於松高路旁(松高停車場對面)的荒地,說要蓋豪宅,似乎也不是,說要作成公園也不像,六七年過去了,一點動靜也沒有。在這模糊不清的六七年間,在這塊閒置的昂貴土地上,有人開始種植蔬菜和一些花朵,一顆鶴立雞群的白色醉碟就是在這片土地上發現的。
當時一方面我的頂樓,三十多年的老房子,有著常見漏水的毛病,所以也不敢開啟頂樓花園計畫,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如何栽種醉碟花。所以隔了許多都沒有真正地去種植這株美麗的花朵。
在完成防水工程之後,也發現醉碟花一串串的種子夾,因而開啟醉碟花在頂樓花園的生命歷史。



雖然當時那顆始祖的醉碟早已不見,但也子孫滿堂。

剛開始,還不會辨認醉蝶的幼苗是長什麼樣子,都當作雜草拔掉了,但是「生命自會找尋出路」,源源不絕的發苗,讓我很好奇這究竟是什麼植物?於是決定靜靜等待它的成長,一探究竟它到底是什麼樣植物,生命力如此旺盛!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清晨六點迎著細雨從同安街騎到永吉路的工作室,雖然全身有點濕淋淋地,不過腦袋反而異常地清爽,上網又看到這則新聞,突然覺得世界正朝著美麗的方向前進啊!(哈哈!為何這樣想啊?真是莫名其妙的我啊!)不囉唆,趕緊記錄下來。
其實從科學人雜誌可以感受到暗物質這個東西似乎是這幾年物理界的熱門課題,我從物理界逃離已經十數年了,根本插不上嘴。不過,我那從事高能物理理論,又是台灣動漫界名人的同學,不知會不會講什麼?下次有聚會再問問吧!

《證明X粒子 台大教授何小剛撼物理界》:(來自UDN的新聞)
證明X粒子 台大教授何小剛撼物理界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