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ex Twin專輯Come to Daddy 的Come to Daddy

Aphex Twin多變的電子樂風真是令人眼花撩亂,
但是每隔一陣子,
我都必須拿出這首Come to Daddy舒暢一次,

每每聽到後半段BIG BEAT的鼓點,
就會想學MV中那個人偶的顫抖,
抖動自己的關節.

乍聽IWANT YOUR SOUL這段歌詞,
可能覺得這是黑暗祕教音樂,
不過不斷竄出的Come to Daddy嘶吼,
宣告這首歌走的還是現代心理解析路線,

當然相互輝映的MV,則表現出更多的元素,
現代表現主義的灰暗冷調都市,
大衛柯能堡般從電視跑出的人偶,
跑來跑去戴著主唱造型頭套的小孩,
讓這首歌的力道更為直接,



這兩張是Come to Daddy的MV畫面



既然提到黑暗祕教音樂,
怎能不提Current 93專輯Emblems: The Menstrual Years的Maldoror Is Ded Ded Ded Ded,
不多說,將幾年前寫的再貼出來:
我似乎總是將音樂具象化,
或者說,
我在聽音樂時,總是在想像著,
想像著某種場景!

當那像小女孩唱啦啦隊的叫喊聲響起時,
我總是想起Aphex Twin的一個MTV當中,
兩個鑲著Aphex Twin頭顱的小女生手牽著手,
在一個青綠的草地上,輕快地玩著跳繩遊戲,

隨著小女的歌聲結束,一個獨白的聲音響起時,
我想像的視線逐漸遠離小女生,
慢慢地拉回,
由草地拉回窗口,由窗口拉回一個陰暗的房間,

我赤裸地躺在地上,我沒有昏迷,
我是很專心地躺在冰涼的地上,
我的眼睛似乎已經失去了焦點,
因為,
我很專心地將臉貼著略為潮溼、長著青苔的地磚上,
是的,
我很專心地聽著,我想要聽到什麼聲音,
一個細微的聲音,一個我一直在追尋的聲音,

獨白的歌聲繼續著,
我的喉嚨咯咯地響著,

一隻手輕輕地撫觸著我,
他只是撫觸著我,
  我想要他撫觸著我,

想像的視線逐漸模糊了

當Maldoror Is Ded Ded Ded像搖籃曲的音樂響起時,
我已經躺在一緩慢搖晃的搖椅中,

我依然赤裸著,
我捲曲在搖椅中,
我依然看著空洞的前方,
搖椅依然輕輕搖晃著,
一條細細的繩索環繞過我的脖子,
慎密地繫在斑駁牆上頹敗的電扇,
摁,還有一條,細細地牽著我的手繞過那昏黃的小檯燈,

一條又一條的細繩細心地牽絆我,
將我和這昏暗的房子緊緊地絆在一起,

搖椅依然搖晃著,
我的眼睛顯露一絲絲安心的光芒,
我的喉嚨依然咯咯地響著

每次聽Current93的The Menstrual Years
我似乎總是只聽CDⅡ的
The Stair Song
Suzanne : She And I In Darkness We Lay and Lie
Maldoror Is Ded Ded Ded


LINKIN PARK專輯METEORA的Somewhere I Belong

哈哈!這首歌夠新吧!
還好不是都聽老歌,

記得十幾年前大學同學看我聽這麼重的金屬樂,
很狐疑(可能還帶點不齒吧)問道:
你老了,還會聽這種音樂嘛?

我怎麼回答?無聊的問題,誰知道老了以後的事啊?

不過,至少十幾年後我現在還是愛聽重重的音樂.
而且頭帶著防毒面具,手拿著打碎機,
想起來就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fei 的頭像
afei

阿非邦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