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這篇文章是從這篇總遊記「2014.10.16~19 橫越台灣的腰帶:能高越嶺國家步道」分出來的段落,
原因是總遊記資料太多,會不容易看到內容。 


Day03、能高越嶺道東段:天池山莊-奇萊登山口-奇萊保線所

能高越嶺道東段:
天池山莊2860m→(2K)→能高鞍部(光被八表碑)2800m→(2.5K)→檜林吊橋→(2.5K)→檜林保線所2098m→(4K)→五甲崩山高繞往上爬升200m→(2K)→奇萊壩(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1900m。
再加上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5K)→奇萊保線所(奇萊山莊)1373m。
今天約18K路程,要面對的難關有四個:三處崩壁區、五甲崩山高繞段。
我們在三個崩壁區耗費許多時間,出了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都已經17:30快要天黑了。

這是第二天能高越嶺道東段(天池山莊→奇萊山莊)的軌跡:

2014.10.18 能高越嶺國家步道東段:天池山莊-光被八表-奇萊保線所

(點選:可以下載軌跡照片文件,用Google Earth軟體觀看


EveryTrail - Find trail maps for California and beyond




以天氣狀況來說,在東段的這一天,幾乎都籠罩在霧氣裡面,迎面而來的是霧雨,非常潮濕,偶有陣雨,但不久,所以還不至於太過難行。
相較于西段,能高越嶺道東段要困難危險許多,可以粗分為幾段:
1、天池山莊2860m→(2K)→光被八表碑2800m:
        這段2公里應該是今天最好走的一段。
2、光被八表碑2800m→(2.5K)→檜林吊橋→(2.5K)→檜林保線所2098m:
        這5公里的路,上檜林吊橋前2.5K算是好走,只是落葉、雨水沖刷路基深,導致路況不明,不敢衝太快。
        上檜林吊橋之後,就遇到17.5K的900m崩壁區,這崩壁區有五個踏點不明的小型新坍方,我們花了近一個小時才通過這900m。
3、檜林保線所20K、2098m→(4K)→五甲崩山高繞:
        這4K區域有兩個崩壁區,範圍比檜林保線所之前的第一個崩壁區小一點,也是有踏點不明的小型坍方。
4、五甲崩山高繞:
        2k高繞段,從1756m爬升到1991m,再往下1.8k降到奇萊登山口1900m(?),這段路,雖然累,但是不危險,頂多路窄一點,不容易扛車。
        高繞段的高點到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因為霧茫茫、天色太暗,看不太清楚路面狀況,加上階梯多,所以也是牽車居多。
5、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5K)→奇萊保線所:這段路是寬敞平緩下滑的林道路面,因為已經天黑,只能依賴志銘車燈,所以完全無法知道路面和周遭狀況。

 
這是能高國家步道東段三個崩壁區大致位置:17.5K、20~21K、22~23K


能高國家步道西段三個崩壁區、東段三個崩壁區,坍方維修好之後,
每當遇上大雨或是地震, 曾經坍方的地方非常容易再度出現小型坍方,
西段的坍方維修速度很快,(有人笑稱是因為豪華五星級天池山莊,西段坍方維修才這樣快), 相對來說,東段的維修速度就非常慢了!
嚴格說起來,不計五甲崩山, (五甲崩山高繞段目前相對穩定多了) ,東段還有三大段崩壁區域,
一段在光被八表-檜林保線所之間,(較接近檜林保線所),兩段在檜林保線所-五甲崩山之間。
而且三個區域,都不只一個新的小坍方(大約各有兩個新的小坍方), 在這三個區域的舊坍方,不斷地扛車高繞低切之後,看到一個新坍方,都會不禁苦笑出來,哈哈!

這是第二天能高越嶺道東段三個崩壁區結合軌跡、照片位置:

2014.10.18 能高越嶺道東段三段崩壁區


EveryTrail - Find trail maps for California and beyond


清晨六點,早起的凱文通知我們,外面能高主峰、卡賀爾山的雲瀑非常壯觀,
不過,似乎也預告著這一天的行程,都會在氤氳中穿梭。


不一會兒,雲瀑似乎消散了一些,後來才知道,這只山林變化多端的小小玩笑。


清晨06:30大家在天池山莊前合影,出發。
(單車不方便入鏡,隱藏一點)


往光被八表的路就在山莊-廁所之間。


能高越嶺道東段非常潮濕,這裡出現不少小型草花。
這應該是梅花草,梅花草生長範圍:2300m~3700m,只是喜歡潮濕、陽光少的遮陰處。


以樹種來說,天池山莊附近還可以看到鐵杉蹤跡,這小段鐵杉林徑非常漂亮,
但是越接近光被八表,草原生態就越明顯,幾乎看不到樹木,
過了光被八表,漸漸出現的是肖楠、闊葉木,逐漸接近檜林保線所,就開始看到檜木身影了。


 一開始,視野很好,可以看到山下廬山溫泉區,本來以為今天運氣真好,是個天氣非常好的日子。


回首往山莊方向看過去,還有碧藍天空襯托著草原高山、鐵杉枯木,想說這個地方,若拍星軌,應該很棒。


接近光被八表的路上,看到雲瀑再度越過能高主山稜線,一瀉而下,隱隱感覺好像就要進入霧朦區。


明顯的,我們已經進入草原稜線區,雲瀑也即將圍繞在我們身旁玩耍。


左邊這個叉路,是南華山下來光被八表的路,剛剛是從右邊山莊方向過來,在這裡還可以遇到幾位登山客,和西段人數相差非常多,想來應該都在奇萊南峰那邊,再往東部方向,就再也沒有遇到任何一位登山客了。


站在南華山方向下來的小徑,光被八表就在前方了。


阿立、小熊又發現一個電話訊號標示牌,專業訊號員當然要儘責測試訊號強度,哈哈!


光被八表身影終於在濃霧、稜線草原中緩緩現身。
光被八表(能高鞍部、高度2800m、15.3K)


著名的光被八表,當然一定要留影一下!


一直覺得「光被八表」這四個字好難念,不過,這說明牌的講法,是有其意涵「光明帶至巴方地表」。
看說明牌上的老照片,不免開始想,這是從哪個角度拍的照片?怎麼會比光被八表還要高?
後來凱文提醒,這應該是老的光被八表,高度矮小很多,才有辦法和南華山、奇萊南峰一起入鏡。


仿造說明牌照片角度,我只能拍到隱隱約約躲在簾紗後面的南華山,
不知道左邊那個是不是就是奇萊南峰??


阿立也要舉車拍照一下,我趁機偷拍一下。


這個說明牌上解釋,原來光被八表所在的能高鞍部,花蓮那邊是木瓜溪的上游丸田溪(檜林溪),南投這一邊則是濁水溪上游塔羅灣溪(布卡桑溪)。


此時雲霧稍散,南華山在陽光輝映下,顯露出她倨傲的一面。
我很喜歡這一張。


志銘的方向就是往東、檜林保線所方向。
對面就是天池山莊、南華山方向。


站在山莊方向來時路,右邊是往光被吧表叉路,左邊就是能高越嶺道東段續行的路。


這裡還有個小叉路,右邊是往能高主山方向,不知道能高安東軍是不是就是往右邊小路走上去??
奇怪的是,GoogleMap的路線圖,這條叉路上去才是光被八表,不知道是不是舊的光被八表是在這裡,不在目前位置?


這是計算人數的裝置,很有趣,只要一通過,就會計算有多少人經過。


一開始路面還算理想,沒多久路面被沖刷出很深的溝,石頭顆粒也越來越大顆,不明路況,不敢騎的情形比較多,大部份都在牽車。


在光被八表附近看到這薊,以當時接近3000m海拔,和桃山上看到的,應該一樣都是玉山薊吧?


其實,就在離開光被八表以東芒草道的時候,曾經遇到這幾株小型的柏葉樹木,
經過的時候,想說這樣小珠,應該是台灣肖楠吧!
不過,若有人說這是幼小的檜木,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能力還不足細細分辨。


這是小型柏葉樹木的葉形,究竟是肖楠?還是檜木呢?
這個網誌有台灣肖楠葉子細部照片,這小型柏葉樹木,應該是台灣肖楠的可能性比較大。


距離天池山莊4公里,表示這裡接近能高越嶺道17K,就快要到達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一個崩壁區。


這個橋還很新,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年東段大整修的時候做的??


有名的臺灣紅榨楓Taiwan Red Maple,生長高度約 1,800~2,800 公尺處,高山才能欣賞得到的闊葉木。


可惜葉況不太好,此時還不是賞紅季節。

上檜林吊橋


上檜林吊橋,橫跨丸田溪的吊橋。(這不是原始的上檜林吊橋)


上檜林吊橋限走5個人,不過,我們還是小心翼翼的一次通過一個人。


這吊橋看起來有點不太牢靠的樣子,走起來有點擔心,不過還好只有100m,快速通過。
芒草穿過吊橋繩索,還蠻好看的。


看到17K里程標誌,表示能高越嶺東段第一個崩壁區就快要到了,離開光被八表之後,一路上,都是潮濕的環境,只要一停下,就可以看到腳邊有螞蝗蠢蠢欲動!


這是志銘拍到的螞蝗,品種有點不太一樣,體型大多了。


這照片剛好可以做個對比,前面是另外一株小型柏葉樹木,和前面的肖楠很接近,只是比較大株一點。左後方是另外一顆較為巨大的柏葉植物,我猜應該就是檜木,兩種樹幹型態差距很大。


這松蘿纏繞在黃菀上,有種奇妙的組合,好像松蘿開花了!


再度通過一個小橋,這樣簡易的橋,在山區步道已經算是豪華的便橋,方便快速建造,就算坍方損毀,也可以快速恢復。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一個崩壁區(17.5K開始、09:00開始~10:11出)
第一個崩壁區,距離長度0.9k,高度2340m降到2220m,
總共有五個踏點困難區域,09:14碰到第一個,10:11出第五個,
900公尺的距離花了接近一個小時通過。

2014.10.18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一個崩壁區(點選:可以下載軌跡照片文件,用Google Earth軟體觀看


EveryTrail - Find trail maps for California and beyond




終於要面對第一個崩壁區,凱文對照他自己去年走過的經驗,這一崩壁區多了好幾個新的坍方,踏點都還沒有出現,我們不得不小心翼翼通過,拖慢了前進的時間,不過還是安全至上。


一開始的下切,整理的很好,應該是已經處理好的舊坍方。


這是志銘拍的照片,往左點選,可以看到這第一個崩壁區的系列照片。


經過一個踏點不明顯的地方,凱文小心翼翼的勘察路線,我在最後面,不容易看到凱文,下面這個照片是志銘拍照,可以清楚地看到凱文站點地基很鬆軟,凱文真是辛苦,萬分感謝。




繞過一個小山腰之後,推進到更大的坍方處,這在前兩年的照片,就可以看到這比較大規模的坍方。


這個坍方規模雖然大,不過似乎有人處理過,有踏點,比較好走一點,可以自己扛車過去。


志銘的照片!


再過一個小山腰,果然又出現一個困難處!!
下面這張志銘回首拍的照片比較清楚!




濃霧下,也搞不清楚前方的路況,只能小心緩慢,看清楚狀況再前進。


經過兩三個踏點不明的區域,這時候已經有點搞不清楚目前究竟身在何處了,哈哈


這幾張志銘的照片,將過來的區域拍得比較清楚!








這照片是這區域最後一個小坍方了,路已經很狹小,不過尚有一個人寬,還有拉繩,算是安全,
夥伴之一凱文,去年曾經來過能高越嶺,去年這段路還很好走,
現在多了四五處新的坍方,可以看到中間有一小段,幾乎都快要沒有踏點了,這些新出現的小坍方,拖慢了我們整體的速度。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一個崩壁區結束


經過一個難纏的崩壁之後,撫慰我們的是綿延不絕的檜木林。這幾株看起來還很年輕,筆直的樹幹,一時之間無法分辨這是台灣扁柏(黃檜)?還是紅檜?剛開始本來以為運氣好,遇到年輕的檜木,前行之後,才驚覺自己已經進入檜木林王國裡面。


這說明牌提示1800m以上的海拔,就可以遇到檜木林!奇妙的是,光被八表以東,雖然海拔尚高,可是已經看不到鐵杉的蹤跡,快速下降,經過一個崩壁之後,就進入這段檜木王國,檜林保線所就在前面,如其名,檜林保線所處在檜林深處。


檜木的葉子,是類似「柏」的葉形,台灣肖楠也是類似這樣的「柏」葉形,辨識經驗不足,這樣遠望,很難分這是紅檜?還是黃檜?


這一段檜木林區,好似慰勞安全通過第一個大崩壁區的辛苦,
看到這些快木、這個瀑布,「這一定是個禮物、一種恩賜」我想。


這段林道終於可以小騎一段!這裡會讓我想起巴福越嶺,雖然海拔高度完全不一樣,但是相同的水霧、相同山徑,
檜木林在不同的家鄉,尋找相同的氣味。


看這高昂的姿態,底盤根部螺旋向四周伸展的氣勢,應該是紅檜的傲氣,
是不是剛學成出山、鬥氣盎然的武者呢?
一路上穿梭於檜木群之中,不免感染了這股鬥氣。


刻有時間痕跡的山岩、向外伸張抓取陽光的小灌木,檜木隱藏身後為森林族群可靠依賴,
貪婪的吸允這樣氣味,辛苦地走上西段,辛苦的跨過那些崩壁區,就是為了這股氣味,可以將在身體血氣中躁動的分子沈靜下來。

檜林保線所能高古道東能高駐在所、20K、標高2098m、11:45分到達)


終於到了檜林保線所(能高古道東能高駐在所),我們5K從光被八表2800m降到檜林保線索2098m,加上中間的大崩避,今天的第一道菜,我們著實需要一個好好的撫慰休息。
這裡也是我們預定中餐的地方。


檜林保線所的說明牌,過去的檜林駐在所,現在還保有過去的模樣,檜木不愧是堅毅的木材,在這溫暖潮濕的山林之間,佇立數十年,仍牢牢地守護留守其中的人們。


檜林駐在所剛好還有一位台電電塔保修大哥,剛剛從花蓮那端上來回到保線所,凱文跟他閒聊了一下往東的路況,還有天長隧道的情形,台電大哥告知天長隧道應該是可以通過,檜林保線所往東還有些坍方處,小心通過即可。
這些消息讓我們安心不少。


剛好遇到檜林保線所大哥正在料理中餐,徵得他的同意,我們進入保線所裡面參觀。
檜林保線所裡面,沒有瓦斯可以用(人走上來都很累了,更不用說背瓦斯桶),所以這裡是砍柴、傳統灶煮食。(外面還可以看到一整排薪材)
在外面,同時用現代的高壓瓦斯、登山爐煮食,真是強烈對比啊!哈哈


看到這深藏於小時候記憶的灶,大家都好興奮!


這是檜林保線所大廳,簡樸風格,那傳統小電視,應該收不到無線台訊號吧??(不確定)不知道上下那兩台是不是VHS?


東段,一路螞蝗超級多,只要一停下來,就可以看到腳旁邊的枯葉有螞蝗虎視眈眈的要爬上來,抓不勝抓,後來,都說乾脆不要停下來檢查身上是否螞蝗,因為檢查的停留時間,就讓更多的螞蝗有更多時間可以爬上身,就連在保線所的儲水桶取出的水裡面,都有螞蝗。


離開檜林保線所前的合影!!
休息近一個小時之後,將疲憊的身體心靈重新充電整備好,出發去面對下一個關卡。


11:59離開檜林保線所,回首這美麗的庇護所。


天長隧道的眺望點,今天的濃霧阻撓了我們,註記一下,下次希望有機會再見到。


這段路的草剛剛割除整理過,還有我相當喜愛的新鮮草味,不知道是不是檜林保線所的台電大哥來整理的??


濃霧、扭曲樹幹、佈滿青苔石塊,顯著的中級山風采,迷人卻又透露的危險謎樣,真是讓人又害怕又喜愛。


這裡有標示蝴蝶的說明牌,只是一路上飛舞的蝴蝶數量不是很多。


看到這崩壞的吊橋,暗示著下一階段的難關就在眼前,當初說不定就是因為這個崩壁才讓這個吊橋損毀,
現在,吊橋不再擔負人們安全通過的責任,而是成為崩壁區的守門員,告知開始要小心了噢!!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二個崩壁區(20~21K、長度約1K、12:29到達、29min完成)

這是第二天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二個崩壁區結合軌跡、照片位置:(點選:可以下載軌跡照片文件,用Google Earth軟體觀看

2014.10.18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二個崩壁區


EveryTrail - Find trail maps for California and beyond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二個崩壁區雖然也有一公里的長度,但是相較於第一個崩壁區的狀況,第二個崩壁比較好一點。

在這裡,我的相機卡住,不想再崩壁區逗留太久,就先不處理,所以這段區域的照片很少。
要看志銘的照片會比較清楚點。
這段崩壁區的特色就是大石塊混有溼滑的泥土,檜林保線所大哥從花蓮過來的時候,有走出一些踏點,多少指引了我們一些可以走的位置,真是感謝他,
也要謝謝凱文身先士卒走在前面確認位置的安全性。







安全通過第二段崩壁區,走上這熟悉的中級山窄小林徑,本來以為已經渡過難關了,過來專心面對五家崩山高繞處,沒有想到後面還有一個崩壁區。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二個崩壁區結束



對照軌跡Google地圖的路徑,穿過崩壁區之後,我們的軌跡又回到以往能高越嶺道的路線,三個崩壁區的軌跡都是大幅度地脫離Google地圖原始能高越嶺道路線。


回到能高越嶺道的主線之後,又來到檜木群的懷抱,這巨大伸張的根盤,還是紅檜老爺爺吧!


當然也不乏檜木年輕小伙子,還不會分辨年輕檜木的紅檜、黃檜差異。
不過檜木的姿態真的高傲多了。


這裡的檜木林徑和鎮西堡神木不太一樣,這裡青年、年長檜木混居一起,
鎮西堡神木經過步道路徑的設計,都在年邁的神木之間穿越,少見到年輕檜木,
這裡時而看到年輕檜木嬉鬧,時而見年邁神木孤獨望著遠方。


這檜木很特別,這姿態有別于紅檜的狂傲,底盤不若紅檜那樣分開盤踞,猜測可能是黃檜,
可惜太高大,仰望也拍不到葉子。


檜木林和鐵杉林最大不同就是和闊葉林混居,由於檜木喜歡潮濕環境,所以林間充滿各式各樣的草花、松蘿、爬藤。
這樣的生態會比純林要豐富得多。


21K里程牌,步道的里程牌和軌跡距離都會有不少的差距,主要是因為記錄軌跡過程會來來回回走動,這些都會被計算進軌跡,所以三不五時要拍一下這里程牌來做對照。


動物說明牌,不過都沒有見到,不知道為什麼走林道多年,總是遇不到山羌、帝雉這些野生動物,只見過一次穿山甲、獼猴。


一路上只看到很多這樣的羊屎堆,網路上查到的圖片這似乎是山羌的排遺。(這排遺是出了五甲崩山高繞段才拍的,因為那時候才比較放鬆拍照,但是很早就一路看到這樣的排遺)


迷霧森林,鬼魅的氣味更加纏繞在我們四周,其實多少開始有點緊張,一方面擔心下雨,一方面還有個崩壁、還有個五甲崩山高繞。


霧越來越濃,不確定因素更多,速度放得更慢,也開始飄雨,凱文很擔心我們會天黑才走出這段路。


沿路有兩三個這樣的叉路,不過都是電塔保修道路,有指示牌,不會迷路。
過了這個叉路指示牌,就快要到第三個崩壁區。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三個崩壁區(22~23K、長度約2K、5個坍方、13:25到達、50min完成)

這是第二天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三個崩壁區結合軌跡、照片位置:(點選:可以下載軌跡照片文件,用Google Earth軟體觀看

2014.10.18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三個崩壁區


EveryTrail - Find trail maps for California and beyond




第三個崩壁區,感覺像是好多個小型崩壁連接而成,並不是集中在一起,中間還有些短短路段還保有檜木,所以範圍很鬆廣,有2K距離長度。
還沒有崩壁以前,應該也是充滿檜木的快意林徑,不過,現在充滿了小型危險。
照片這塊應該是剛剛滑落沒多久,土還很鬆。
從志銘照片可以看反方向的角度。



這是第二個土崩區,看起來和前一個一樣,土石剛剛滑落沒多久,單車用接駁方式比較好通過。


會到檜木旁,有一種安詳的感覺,讓我們暫時忘記險惡的崩坍地形。


但是沒多久,第三個這樣的小坍方再度喚醒我們,回到現實。


沒有想到前三個坍方只是開胃小菜,真是讓我們緊繃的是第四個和第五個。

第四個坍方原來就有拉繩,表示原來就是個坍方找出踏點,才會有拉繩,現在再度崩塌,所以拉繩的位置已經走為,失去作用。
下面是志銘來時方向的照片。

這是志銘的影片,可以看一下當時的情形。



第五個坍方,整理照片的時候,乍看之下,第五個坍方和第四個好相似,是看到沒有拉繩才確認這是第五個坍方。
這坍方範圍要比第四個稍大一點,很難扛車通過,也是用接駁方式,這裡要感謝阿立、凱文、志銘協助接駁單車通過。
下面照片是志銘來時方向拍照,作為對照。



這是志銘的影片,可以看一下當時的情形。

能高越嶺道東段第三個崩壁區結束


離開光被八表,下東段,進入密林之後,我們幾乎都在檜木林間穿梭,只是地面落葉很厚,濃霧之下,很難判斷地面路況,是否有坑洞?是否有木梯?
所以幾乎都在走路牽車,即便如此,在如此濃密的檜木林裡暢遊,還是讓人很興奮。
隨著海拔快速下降,不同樹種混林的比例越來越高,直到出了五甲崩山高繞段,才幾乎是完全離開檜木林。


伴隨著不同形態闊葉林樹枝的林徑,表現出不同的性格,尤其披上松蘿之後,一直讓我有著古老魔戒森林王國的錯覺。


檜林保線所-五甲崩山之間的能高步道,除了崩坍段,幾乎都是在檜木林之間穿梭,而且不像其他交通方便的檜木林區,都是年邁的檜林神木,能高步道這裡還有許多年輕檜木,
通過五甲崩山之後,想到五甲崩山也是一個生意盎然的檜林王國。
也許再過個幾百年,檜木會回到五甲崩山。

五甲崩山高繞段(1K多,爬升接近200m,14:37進入)


五甲崩山高繞段起點,右邊告示牌是很久以前的路線,崩山之後,就只能從左邊的高繞段越過五甲崩山,高繞段都已經設置里程標示牌,所以能高國家步道26公里路程,是包含這約略兩公里多五甲崩山高繞段,過了五甲崩山,就剩約四公里左右的步道,下切到能高國家步道東段入口的奇萊登山口。


五甲崩山一開始就是之字型的陡爬升高繞。


找找看,看得到螞蝗嗎?
夥伴一停下來,就看見他腳邊有一直螞蟥,伸長著身體搖擺著,想要抓住夥伴的鞋子,夥伴驚歎怎麼看得到,
其實要驚歎的是,我略微近視的眼睛都可以發現,螞蝗想必數量很多,只是數量多到超乎我想像?
隨機的停下來,腳邊都會有螞蝗,想著想著,突然覺得自己的腳本好似有數百隻螞蝗正準備著圍上來,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寒意,(這一定是幻覺,哈哈)
能高步道整個東段,只要一進入密林,幾乎都是潮濕的環境,地上鋪滿厚厚的落葉,潮濕、落葉,這簡直是螞蝗的天堂樂園。(同時也是檜木的天堂樂園)


五甲崩山的高繞段,兩公里爬升約200多公尺,之字型陡爬升,這樣的陡度,走路是還好,只是帶著車有點非常不方便走,有些路段很窄,需要不斷換邊扛車。不過,走過前面幾段沒有踏點的崩塌,面對這樣安全的高繞,已經非常感動了!


這是最後一個需要拉繩的小落差,獨立扛車爬這個落差是不太方便,還好我們幾個人可以接車。
這是志銘在下方往上拍第一階落差。



這是第二階落差,要攀過大約一個人高度的檜木巨大樹根。


活力小熊真是搭配這個檜木樹根落差。
通過這個落差,我們就完全出運了!!


通過落差之後再爬昇一點點,就到了五甲崩山高繞的最高點,過來的路程其實很舒服,只是我們前面花費太多時間,過來要趕路,以免天黑還在山裡面。


24K里程牌,距離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奇萊登山口還有兩公里多。


霧茫茫的前方,只能拍照憑弔一下這個眺望點。


五甲崩山之後這兩公里多都是之字型下坡,不算太陡,雖然階梯不少,本來想要騎騎看,不過落葉有點厚,加上天黑,看不太清楚路況,所以一路很保守,有疑慮的路況都下來牽車。


過了五甲崩山高繞的高點之後,幾乎快要看不到檜木蹤跡,
不知道是不是海拔已經太低?因為這裡的水汽還是很豐饒,應該會適合檜木。


這段很像異形的老樹根不知是不是檜木遺族?好有魅力。


隨著海拔快速下降,樹種明顯的轉變成矮小灌木,水氣為這些纖細的族群披上厚重的青苔、爬藤。


路旁堆積的枯木好像要朝向志銘伸出細爪。


就連稍大一點的闊葉木,也披滿綠色毛衣,這裡應該長久浸淫在濃霧之中。


這個缺口,凱文說可以眺望五甲崩山,今天的濃霧,讓我們只能懷有一絲絲幻想。

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奇萊登山口(1580m)


終於下到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奇萊登山口,此時17:32,快要天黑了
沒想到相機亂對焦,真是對不起大家,奇萊登山口唯一的合照。

只能用志銘的照片來憑弔一下。


能高越嶺道東段入口:奇萊登山口,到奇萊山莊約5公里路程,一路是寬敞平緩地林道泥路,說不定汽車都可以開到這入口,過來完全天黑,只能依賴大家的車燈。

這張是志銘拍攝自己車燈通過隧道畫面,隧道裡面真是完全烏黑看不見五指,完全仰賴這樣亮的車燈。


奇萊山莊(奇萊保線所)(1360m、距離奇萊登山口5K、18:15分到達)


終於到了奇萊保線所(奇萊山莊),我們本來要睡在奇萊山莊旁邊這個工寮,不過,今天有林務局協力單位過來勘查工程,所以工寮已經客滿了。


仰賴凱文去跟台電幾位大哥溝通,我們可以到奇萊山莊二樓的空房間休息。
雖然是很簡單的水泥房子,但是已經相當豪華!
我們可以在這裡吃晚餐,真的好感動。


還有出乎意料的寬敞通鋪,這兩天的住宿,都是凱文懇切地溝通,讓我們享受超值的舒適,真是太感謝了!

創作者介紹

阿非邦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