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白天天氣還不錯,在頂樓花園很快就發現了新住民,趕緊用50mm倒接來啪啪:(雖然他在啃蝕我的蜀葵)


我超愛右邊這張得。

記得以前看過這樣的蟲,顏色更為鮮艷,可能要長得稍大,才會出現豔麗色彩,不過目前這樣的調性,很有雍容華貴的氣勢。
有幾種毒蛾幼蟲和牠很像:基斑毒蛾 / 柑毒蛾幼蟲小白紋毒蛾幼蟲褐斑毒蛾幼蟲

來點恐怖的特寫: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兩天北部的綿綿細雨,工作室頂樓的醉蝶種子像是注入萬年功力一般,失控地冒了許多小芽。
只好將一些已經稍大的苗,整理一下,打算移植到台北同安街的河濱公園,以騰出空間給這些新出來的小苗。
沒想到竟然在這一小撮的醉蝶小苗上,看到一個白紋蝶的毛蟲,
想想應該是兩週前,在工作室頂樓上,飛舞的那兩隻白紋蝶產下的卵,
這樣寒冷的天氣,還能孵出來,真是堅強的生命力。

這樣的機會,剛好可以在家裏試試新入手的L1和幾顆老鏡頭的組合,尤其macro的一些操作性。
目前小弟有四顆鏡頭:
1、唯一的新鏡頭,L1 KIT鏡
2、剛清回來的NIKKOR 50MM F1.8(接上轉接環+倒寫環)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當初,這部電影是朋友團體,傻呼嚕同盟和騰達國際合作申請輔導金的電影,
記得是和《軌絲》同一年申請到輔導金,《軌絲》早在前一兩年就上映了,
一度以為《神選者》會夭折,還好今天終於聽到《神選者》上映的消息。

金馬影展:《神選者 Brotherhood of Legio》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最近忙著提一份腳本,腦袋有點太過於緊繃,針對那個提案,似乎做了太多功課,腦袋有點偏向某一個方向,有點打結的味道;換一些口味,換一些方向,是不錯的解悶方法!
在台灣,不論是廣告公司還是製作公司,參考影片不外乎那幾個來源:Shots、ARCHIVE、拉丁美洲廣告、日本廣告等(去遠丞網路書城,就可以看到這些DVD了!),也就是說大家參考(模仿)的對象都一樣,只是各自所需地使用其中的片段。
誠如一些尚在這領域工作朋友所說,看了Shots十多年,也不會再為了其中的精緻影像而有所感動,更有朋友覺得已經Shots裡的CF沒有令人感動的創意了。不過誠如大家在找尋資料時的態度;面對這些CF,已經不太會用一個評價去論斷,而是會拆解成不同的部份,求取對自己有幫助的地方;有些是老式創意但畫面非常前衛且難度高(這樣的型態佔了比較高的比例),有些是追求簡單的構想且畫面單純,有些只是部份效果吸引人;總之,不用像是看電影一般,用一個評價單純地說1到10。

公益廣告這類型CF,本身有著先天上的優勢和限制;優勢就是公益廣告的訴求本身通常是吸引人了,例如道路安全、兒童保護、老人保護等等,所以很容易找到令人感動的元素;但是這個優勢也是其限制的來源,當這類容易令人感動的公益廣告做了太多時,容易讓閱讀者感到麻痺,(例如酒醉開車上路的公益廣告一直在訴求「撞死別人」),此時這些比較有經費且做了太多的公益廣告訴求就必須尋找更新鮮的切入點,(這切入點不一定是新的創意,反而常常是來自於新的技術)。
另一個限制就是那些訴求比較不顯著的公益廣告,面對眾多容易激起閱讀者認同與憐憫的公益廣告訴求,單純依靠自己的訴求就比較難以吸引閱讀者(這或許可以是不同公益訴求之見的競爭,就像是慈善募款之間的競爭,例如,「保持城市整潔」vs「兒童虐待」)。
這些限制並非是壞處,這通常激發了「追求簡單的構想且畫面單純」型態的公益廣告,反而是那種訴求最常出現的公益廣告,會在技術上追求突破(像是酒醉不開車或是道路安全)。此時,在公益廣告類型中,就可以看到眾多為了突破而產生的新思維。(這突破有時是為了突破環伺四周其他類型的公益廣告,有些是為了突破同類型訴求公益廣告所造就的閱讀門檻!)
前面兩個CF就是前面所謂的「追求簡單的構想且畫面單純」型態,可能初步看到這樣的說明,大家會覺得這應該是個成本便宜,又具有深刻創意的好型態。
但是這種「追求簡單的構想且畫面單純」型態本身有幾個難度:1、首先,「簡單的構想」就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這在企劃構思階段就需要細膩的觀察,(反而在製作階段比較簡單)。2、在閱讀上,這些畫面單純的構想,通常需要累積到片尾,利用一個簡潔的sloggan或是END直接畫面來舖呈訴求,這樣的狀態就要考驗閱讀者的耐心了,很多電視閱讀者對於廣告沒有耐心去等待舖呈(即使是短短30秒),就立刻轉台了。除非隨時有刺激點吸引他們去閱讀。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五月的時候,因為提案的量超過自己的負荷,到了月底呈現出一個極度疲乏的狀態,心理上、身體上;於是呈現一種想要拋開一切工作、想要瘋狂地租DVD回來鬆懈自己、想要一切都算了的鬆弛。算一算租了不下15部DVD,這還沒有算上幾個簡直是囫圇吞棗的影集,像是《HEROES》、《24小時六》、《越獄二》。猶如吸血鬼一般,貪婪地吸食這些影片,當年大五瘋狂地拷貝LD也沒這麼衝動,只是感覺已經有點梗到脖子、消化不良的樣子,似乎可以停下來慢慢反芻了。
在這些囫圇吞棗的DVD裡,不乏剛剛從院線下來、趁熱推出的所謂熱門DVD,疲憊的我相信自己應該只能依靠這些院線強片鬆弛自己了。
讓我驚訝的是這些影片,竟然看到許多硬底子演員的身影,像是《龍騎士》有著當年俊帥無比的傑瑞米艾朗、戲路多變的勞勃卡萊爾以及我一直不太喜歡的馬可維其。
不免俗套地想要埋怨一下,即使以奇幻故事來看,《龍騎士》的故事真是平凡地不像話,CG特效也沒有達到令人驚艷讚嘆的程度,還好有這三個老演員將這部平凡的電影撐起來(其實主要是傑瑞米艾朗和勞勃卡萊爾啦!),當然年輕男主角的演出就不用苛責了。
看到《龍騎士》3出現這三位老將身影,其實有點點哀戚,很像前幾年,在《哈利波特三》裡看到很久沒有蹤影的GARY OLDMAN那般的小小哀傷;不過至少,同樣算是童話式奇幻故事的《哈利波特》,這系列電影在製作上都算是蠻用力的。《龍騎士》有點糟蹋了這三位硬底子老演員。
這種哀戚,在《魔幻至尊》裡,也出現在愛德華諾頓上。很多人對愛德華諾頓的印象都停留在1999年那令人回味無窮的《鬥陣俱樂部》,雖然這幾年,愛德華諾頓也有重量級的《紅龍》,以及可以讓自己充份表現的《The 25th Hour》,不過總是壓不過《鬥陣俱樂部》所產生的強烈印象啊!那陣子真是愛德華諾頓的黃金時期。
《魔幻至尊》裡的愛德華諾頓實在有點不起眼,比不上演暴躁王子的魯佛西維爾(其實他也是硬底子的演員了,他在《極光追殺令DARK CITY》裡的表現相當吸引人喔!),更不多用說已經發光發熱的保羅吉爾麥提。
說起保羅吉爾麥提,即使一堆人對這名字沒有印象,可是對他的長相一定熟悉,畢竟在許多院線強片裡,保羅吉爾麥提早就是搶眼又趁職的綠葉演員了,即使在已經有著兩個戲精主角的《王牌對王牌》,保羅吉爾麥提的小憋三角色還是不會被忽略,更不用說一些主角撐不住劇情張力,需要保羅吉爾麥提多層次表演的電影。
應該就像是《科波帝:冷血告白》的菲力普塞摩霍夫曼(聰明的湯姆克魯斯用他來襯托起自己的表演),保羅吉爾麥提就等著可以讓他當上影帝的劇本了,如果還是不肯相信保羅吉爾麥提,可以去找找一個冷門的HBO自製電影《小人物狂想曲》,一個漫畫家的傳記電影,在這片子,保羅吉爾麥提的表現相當精彩。
愛德華諾頓在《魔幻至尊》裡的問題是,這個角色的詮釋過於單調、沒有層次,一開始還很吸引人,可是隨著劇情的演變,這個角色的印象就慢慢淡了,還不若暴躁王子後來出現的悲哀;保羅吉爾麥提的探長角色卻有著相當細膩的情緒轉折,不論是欣賞魔術師的好奇、接受王子威脅利誘的無奈、對王子的懷疑、還是放手一博的賭注、豁然開朗的自嘲,這些豐富多變的表現讓這探長角色吸引人的程度,儼然超越主角的愛德華諾頓。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最近花園沒有什麼新成員,紀錄目前的狀況好了:
不知是無尾鳳蝶還是玉帶鳳蝶的小幼蟲,鳥糞時期又出現啦!
那天看到兩隻,隔天就不見一隻了,嗚嗚嗚嗚!
到第三天,第二隻也不見啦,唉!自然養法是不行的了



幾天前在花園看到一隻小小小隻的蝴蝶,應該是小灰蝶之類的,今天終於拍到啦,看起來像是沖繩小灰蝶。
很高興終於有新朋友了,雖然只有一隻。(菜螟還是不要來啊!)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91-24  SMOOTHE:
香港的廣告越來越驚人了(更正是泰國的廣告啦!),一個保養皮膚的女性用品廣告,戲劇張力都拍得這樣地強烈,厲害!
當然一定有人會挑剔地說:這沒有什麼啊!概念上不過就是一個男性化的女生為了追求一個又帥又高的型男而試圖將自己作個改變,這種在八點檔的芭樂劇情裡比比皆是(而且旁邊一定有個宅男式的小跟班!);而且就手法上也只是採用戲劇模式。
這樣講都沒錯,嚴格挑剔的話,應該所有影片都有這方面的問題吧!



驚豔度::!@22::!@22::!@22::!@22:
參考學習度::!@50::!@50::!@50::!@50: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 May 08 Tue 2007 20:14
頂樓花園的園藝工作給我的喜悅似乎不只是一篇花海或是繁重工作的relax,最近似乎迷上去觀察出沒在花園中的小蟲子們;像這種上週正在忙碌標案時所發現的新蟲子:
後來過了幾天,在同一種雜草上發現類似的蟲,卻大了許多,不知是不是同一批?

而且它只吃這種生命力很旺盛的雜草,平常因為這種雜草還蠻美的,像是小型芋頭,所以不太除,沒想到這種新出現的毛毛蟲愛吃!在嘎嘎昆蟲網的蝴蝶區找不到這種蟲,難道是蛾?
有點像嘎嘎昆蟲網上的癤角壺夜蛾圖片:不過頭部不太一樣,癤角壺夜蛾幼蟲頭部是橘色,上面那隻是黑色的!這是友站的討論:千金藤上的夜蛾 (癤角壼夜蛾)。
本來我以為只喜歡蝴蝶的幼蟲,不過這種黑嬤嬤、肥肥嫩嫩的幼蟲還蠻可愛的說,!還特別抓到屋子裡拍寫真,它應該有點不爽:



更正:這是雙線條紋天蛾(見 阿非頂樓花園), 原來它們是吃天南星科植物(就是芋類植物啦!)它們吃掉的就是像彩葉芋一般(但沒有斑紋)的草!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7.06.11
這天聽到的神奇一句話:「又一個窮光蛋」!

真要好好記住它,這為過去的七年下了一個平實的註解!



也許我沒有天份,

也許我還不夠努力,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公主追殺令》壹
《公主追殺令》貳
最近再度發生的維吉尼亞校園槍擊事件,似乎對《公主追殺令》裡所企圖呈現的批判狠狠地敲了一擊,就猶如上一篇所言:「對於色情片的批判都可以轉向批判暴力風格電影」,《公主追殺令》自身的矛盾就在於「自栩為暴力美學電影,卻又企圖批判色情影片」,網友alfredo的評語相當精準簡潔:「一廂情願的批判,反色情又崇尚暴力」(alfredo的網誌:Blog on Cinema、文章:公主追殺令
相較於眾多稱讚《公主追殺令》導演批判角度的說法,我只想說,不要以為「批判」是萬無一失的萬靈丹,「批判」是很危險的;若只是玩玩風格電影還算簡單,反正,講求風格就不會自身矛盾的問題發生,就算有矛盾發生,只要風格吸引人,也不會有人在乎;但是一旦跨足「批判」的領域,不是導演說了就算,也不是有人稱讚、認同就可以聊以自慰;不論就「批判」的論點、邏輯、有效力道各方面都很容易引起來自於各種觀點細心的檢視。只要是號稱「批判」就很難閃躲這些「批判」的批判矛頭。

當然,如此懷疑《公主追殺令》所標榜的「批判」,並不是表示覺得《公主追殺令》一無可取,至少,前面曾經表明,《公主追殺令》是今年比較喜歡的動畫片了;所以,在懷疑人人稱讚的「批判」之餘,實在有責任找出自己覺得優秀的地方。
若要回答「什麼是《公主追殺令》吸引自己的地方」這問題,直覺的答案一定是那「暴力美學風格」;但若僅僅如此,《公主追殺令》的「暴力美學風格」似乎又比不上《萬惡城市》、《300壯士》(當然這兩部電影不算是動畫片啦!);甚至也比不上《追殺比爾》裡動畫橋段來得赤裸裸、血淋淋。看起來,只是單就「暴力美學風格」實在不足以說服自己這就是喜歡《公主追殺令》的原因啊。

觀看《公主追殺令》之後,沈澱數個月之久的現在,留下來的應該是印象最深刻的記憶吧!有人以為看完電影最初的印象才是最純真、直覺的感覺,但是經這些對《公主追殺令》看法的抽絲剝繭之後,這留下來最後、最深刻的印象反而應該是尋找喜歡《公主追殺令》原因的重要線索。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腦袋裡能夠裝東西的空間,除了工作就是樓上的花園了,尤其是看著計畫中的大波斯逐漸茁壯真是令人有著難耐的 期待興奮。

就在我飄飄然的時候,前幾天,看到一個景象狠狠地將我熱切的等待教一盆冷水。


哇哇哇!究竟是誰?竟然來啃食我心愛的大波斯幼苗?這莫名的敵人究竟來自何方?但心裡不禁期待「難道又有ㄧ種誘蝶的植物了?」此時,我只能對著天空大喊:
Who Are You?

心急如焚的我趕緊去一堆深山大俠的網路花壇問問: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終於在阿非頂樓花園的第五頁74樓有位仙人,淡淡地像陣煙飄下這ㄧ句話:「要晚上起來觀察~~九點十點~應該可以看到~」,這句話真的就像這句老詞「迷霧中的燈塔」,雖然我還是不知道敵人是誰?但是至少有個方向,有個道路讓我去追尋!
於是昨兒周日傍晚忙完標案的事情,小睡片刻,就拿著手電筒,帶著我華生miya,上去搜尋可疑痕跡,就像Grison的口頭禪ㄧ般:「Follow the evdience」,只要找到些微線索,這令人髮指的真相應該就是大白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很久沒談到工作了,雖然做了十多年,不過似乎也沒什麼好得意的,漸漸也都不想談了,上次談好像也是去年這個時候:「Unkown Pleasure About This JOB」,本來這個工作的好處就是可以到處跑跑,去一些即便是旅遊也去不了的地方,像是前幾年去的馬尼拉郊外一個垃圾山填起來的貧窮社區或是西班牙區。
但是這兩年,台灣景氣似乎差得很,出國機率降低不少。 上面那個文章所提到的工作樂趣好像也少了許多,不過「生命自有出路」(呵呵!過去都說:山不轉路轉),這陣子的工作突然連續四個案子都和桃園有關,幾乎快要每天開車去桃園地方,中壢、平鎮、龍潭、南坎....。
理論上,桃園離台北很近,上來台北工作十數年,也會常常在高速公路上經過桃園,然而或許是太近了,不論私人生活圈或是工作上就是不曾踏進桃園,因此桃園對我而言,有著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味。桃園這種感覺很近卻完全不曾逗留過的地方,現在在短短兩三個月內,突然被強迫熟悉起來。
這樣的事情對於工作夥伴的攝影組來說,應該算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了,而對於我來說,則是工作獲取一點小小樂趣的來源了。
前兩天,原本早上在南坎(敬一街其實應該算是桃園吧!?)就有一個建築案子的交片;然而,突然多出一個下午的會議:在中原大學的採購會議,兩個會議間隔了四個鐘頭;原本可以選擇先回台北再去中原開會的,不過心頭想一想,反正沒有急迫的事情了,與其花個兩個小時車程,不如到中原附近溜搭溜搭,這樣地一轉念,讓我享受到幸福街的樂趣。

幸福街並不是一個很大的路,彎彎曲曲的一條小街, 會經過幸福街,是因為幸福街連接環中東路和新北路這兩主要的道路。之前來中原大學, 如果從北二高南下,在大溪轉快速道路、環中東路走,可以從幸福街轉去中原大學前面的新北街。
幸福街實際上是沿著一個小溝渠的小街道,而這個小溝渠正是幸福街讓人感到有趣的小小源頭。
過去只重視自私、實用、經濟發展的年代,這種小溝渠幾乎是又髒又臭;但是現在大家的家居生活圈已經不狹隘地侷限在自己的住屋之內了,與鄰居大家共同生活的區域,漸漸成為大伙重視的地方;這樣的心境轉變,這個小溝渠反成為幸福街得天獨厚的條件:依著這個小溝渠,幸福街有著舒適的水邊公園。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pr 08 Sun 2007 20:54
  • 醉蝶

最早接觸醉碟花,是在台北東區亞太會館旁一塊昂貴荒地上看到的。
這塊位於松高路旁(松高停車場對面)的荒地,說要蓋豪宅,似乎也不是,說要作成公園也不像,六七年過去了,一點動靜也沒有。在這模糊不清的六七年間,在這塊閒置的昂貴土地上,有人開始種植蔬菜和一些花朵,一顆鶴立雞群的白色醉碟就是在這片土地上發現的。
當時一方面我的頂樓,三十多年的老房子,有著常見漏水的毛病,所以也不敢開啟頂樓花園計畫,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如何栽種醉碟花。所以隔了許多都沒有真正地去種植這株美麗的花朵。
在完成防水工程之後,也發現醉碟花一串串的種子夾,因而開啟醉碟花在頂樓花園的生命歷史。



雖然當時那顆始祖的醉碟早已不見,但也子孫滿堂。

剛開始,還不會辨認醉蝶的幼苗是長什麼樣子,都當作雜草拔掉了,但是「生命自會找尋出路」,源源不絕的發苗,讓我很好奇這究竟是什麼植物?於是決定靜靜等待它的成長,一探究竟它到底是什麼樣植物,生命力如此旺盛!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今天清晨六點迎著細雨從同安街騎到永吉路的工作室,雖然全身有點濕淋淋地,不過腦袋反而異常地清爽,上網又看到這則新聞,突然覺得世界正朝著美麗的方向前進啊!(哈哈!為何這樣想啊?真是莫名其妙的我啊!)不囉唆,趕緊記錄下來。
其實從科學人雜誌可以感受到暗物質這個東西似乎是這幾年物理界的熱門課題,我從物理界逃離已經十數年了,根本插不上嘴。不過,我那從事高能物理理論,又是台灣動漫界名人的同學,不知會不會講什麼?下次有聚會再問問吧!

《證明X粒子 台大教授何小剛撼物理界》:(來自UDN的新聞)
證明X粒子 台大教授何小剛撼物理界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開始玩花之後,才真正感受到春天的威力,尤其是那種連續幾天綿綿細雨,在艷陽高照個數日之後,植物、花朵長得是特別的好。
前幾日差點被二樓借酒鬧事的惡鄰居砸壞我的花園,趕緊來整理一下目前頂樓花園有哪些花吧:

1、這是翠菊,應該是第二次開花成功了,花朵數比上次多了,真好。


2、這也是紋白蝶愛吃的醉碟花(見之前的誘蝶),不知哪飄來的種子,我原來的都是白色醉碟,這是自己長出來的花色,雖然有點艷,不過若是一叢有白有紫的醉蝶,應該很漂亮。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The Who - Who Are You:


The Who - Won't Get Fooled Again:


The Who - baba o'riley:


我對THE WHO的印象一直停留在《TOMMY》這張華麗的音樂劇專輯,其他專輯幾乎是沒聽過,一直到迷上《CSI》這影集,才對那嘶吼的Who、Who.........Who、Who........Who .............Are You,感到莫大的興趣;原本以為選用這首歌曲只是因為Who Are You?這句話可以呼應《CSI》裡尋找無名屍身分或是罪犯的情節;不過《CSI》系列製作人都選用THE WHO的音樂當作主題曲,想來《CSI》系列製作人是THE WHO的超級FANS,我相信應該有很多人和我一樣,會因為《CSI》系列再去聆聽THE WHO的音樂。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完美人類》(英文旁白無字幕)



接續 The Five Obstructions 五道難題:《完美人類》五重奏一
自從上次整理完對於第一道難題的文章,至今快要ㄧ年囉,雖然說是因為剛好去年底非常忙碌,不過最主要是許多關於這五道難題的想法還不是很清晰,似乎ㄧ直沒有辦法寫得很深入,間隔這麼久了,來看看是不是可以有些新的路子來幫助思索。
在上ㄧ篇文章裡曾經說到拉斯馮提爾想要在拍製這部《完美人類》的目的似乎不在於讓《完美人類》更加的好看或是「偉大」,在第二道難題的一開頭,拉斯馮提爾表明了這就像是一種治療(我想,說的應該是指心理治療吧?)。
第一道難題裡,所提出的條件限制,諸如「古巴」、「12FRAME」,由這些條件所再製的第一個影片,與原始版本的差異當中,可以看得出這些條件所造成的影響。
如果說,拉斯馮提爾想所說得「治療」是一種「了解」:了解《完美人類》,了解原作導演約根萊斯。那麼達到這個「治療」、「了解」的手段就是:提出條件限制。
我們會常常聽到有人因為非常景仰一部影片,因而想要去「了解」導演想法或是「了解」影片的內涵,為了達到這樣的「了解」目的,一般而言所聽到的手段不外乎就是:蒐集影片背景資料、了解導演過去作品、蒐集導演對這影片的說法、分析思辯這影片的元素。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公主追殺令》壹

接續《公主追殺令》壹,在上次的文章中,有朋友回覆了一些想法,點出一些幫助我思索的方向;
例如SS網友說道:「色情影片工業是對女體消費與剝削的..........WHY?那對於男同志的色情影片呢?還是男同志的慾望流動影像就不是色情影片工業了?........」
這是一個極度論述的問題方向,這樣關於同志的論述方向的確會顛覆了老舊的女性主義,關於色情工業的看法,「消費、剝削」這種字眼似乎過於八股陳舊了。但是這真是一個龐大的論述工作,似乎超過我的能力了。

或者像是另外一位網友BB的角度,從電影本身的論點出發,去思考所謂的批判是什麼?這樣從電影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似乎是我可以處理的方向;既然《公主追殺令》導演宣稱自己的詮釋是對色情影片工業的批判,那麼我就先依循著導演所宣稱的這個批判道路來開始思考!

從一些評論來看,幾乎大家都會從幾個電影橋段來闡述「對色情影片工業的批判」:
1、小公主要將舅舅褲頭的拉鍊拉下。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黑色之書》是最近正在閱讀的書,不過看得很緩慢,每次都只能翻個一兩頁 ,在今天進度裡,看到一句話,感到非常地滿足:



「當記憶的花園逐漸荒蕪,一個人會開始珍惜最後殘存的花草。為了不上它們凋萎,我從早到晚灌溉澆水,悉心照料。為了怕忘記,我回想、再回想。」(中譯本P48)

或許是我正屬於那種「正在逐漸荒蕪的記憶花園」,也或許,工作正逐漸佔去自己生命的絕大部分!不僅僅是一些記憶正在凋萎,而是周遭很多東西都慢慢減少,不論過世的NONO還是不再聯絡的朋友,而能夠認識的朋友慢慢只能是從工作中接觸的,即便是很認真、誠懇地對待,也常常會突然消失、冷淡;只能剩下記憶、只能慢慢的淡薄。

所謂的「活著」,就是每天都會有新的記憶產生,快樂的、討厭的、激烈的、淡淡憂傷的,這些新的感覺賦予記憶一種生命感,一同前進。又不像真正的花園,凋萎的花草,拔掉老枝,撒下新的種子,就可以有新的嫩芽冒出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應該如何看待《公主追殺令》這部動畫電影呢?



我是不是應該要說,《公主追殺令》對色情影片工業的一種控訴,是對女體消費與剝削的一種反動?
還是我應該要說,《公主追殺令》是一部充滿著黑色暴力美學的歐洲動畫?
或者,我可以淡淡地說,如同《駭客任務》、《追殺比爾》等美國電影一樣,《公主追殺令》這部歐洲動畫也深受日本動畫的影響?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戰廢品


這是我的第一本哈金小說,也是第一次看到關於韓戰的傷痕文學(摁!這算是傷痕文學嗎?唉!像我這種連文學皮毛都不懂的人還是不要學人賣弄名詞啊!)。

不像越戰經由好萊塢,變得好像是台灣自家事一樣,韓戰對於台灣而言似乎太遙遠了;能夠像是自家事一般有著那股戰爭氣息的書,在台灣能夠感受到,似乎僅僅停留在二次大戰的中日戰爭,或是被日本徵兵所參與的二次大戰。因此看著《戰廢品》描述韓戰,有著莫名的疏離味;戰爭的殘酷,戰爭的折磨,被俘的求生存與求尊嚴,


PS: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Feb 25 Sun 2007 20:39
  • 誘蝶

誘蝶,這樣講真是好聽。
這幾日在花草論壇網路溜達溜達,才知道真的有人為了讓自己的花園有著各式各樣的蝴蝶,很認真地去養一些誘蝶植物
誘蝶植物應該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吸引蝴蝶來取蜜的,一種是吸引蝴蝶來產卵的(蝴蝶毛毛蟲非常挑食)。這篇文章整理得很棒:蝴蝶蜜源和寄主植物

說起來,應該很自然地:喜歡花草,自然會喜歡輕盈漂亮的蝴蝶,而且有花草的地方,很容易就會吸引蝴蝶覓蜜、很容易就會有小毛毛蟲在這裡蛹化、成蝶。
不過,經歷過一次樺班蝶的蜂湧與消失之後,才知道這其實是一件很吊詭矛盾的事情:吸引蝴蝶覓食的植物不一定會讓她產卵,更何況有些毛毛蟲非常挑食,像樺斑蝶的毛毛蟲只愛吃馬利筋唐棉;於是,在有限範圍的小花園,若沒有天敵,例如樺斑蝶就會肆無忌憚地生出一大堆的毛毛蟲,很快地,那有限的唐棉就被啃蝕殆盡,連梗的皮就吃掉了(這時候,這顆植物也就死透透了),一旦吃完了,這些毛毛蟲就會興沖沖地去蛹化,也不管自己體型夠不夠;此時,就會看到許多不夠大的蛹,永遠掛在那邊孵不出美麗的蝴蝶。
也就是說,若沒有足夠的植物,毛毛蟲不夠吃,蝴蝶就孵不出來(或者說數量就不夠看起來漂亮),而這些植物也都斷了繼續生存下去的機會,簡直是兩敗俱傷;只能再去想辦法拿到那些誘蝶植物的種子,再來這麼一次輪迴。

目前,我的花園有三種誘蝶植物: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延續 ->回到攝影家-Diane Arbus作品速速看(一)

最近Diane Arbus的傳記電影要在台灣上映了:《皮相獵影》,三月二號上映,由妮可基嫚飾演Diane Arbus
妮可基嫚的形象感覺似乎太高貴了,或許適合還在哈波雜誌擔任攝影師時期的Diane Arbus,開始轉變專注freak攝影後的Diane Arbus,就不知道適不適合由妮可基嫚詮釋了。
不過至少有了妮可基嫚的加持,台灣才會有片商願意引進,否則有多少人知道Diane Arbus呢?

從台灣相關網站上,看看對於這部電影的描述:
然而,這部電影偏離了艾柏斯的真實生活,虛構出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故事和一段感情,想像她在創作出第一張人像攝影作品之前的歲月裡,心理和情感上可能有的起伏轉變。
萊諾的靈感來源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人,是薛伯格和威爾森在尋找人物構想時發現的,他們覺得這個角色必須是艾柏斯可能會拍攝的對象,卻又不能是侏儒、巨人或變裝癖之類的形象,於是塑造出萊諾這個一般人眼中的「怪胎」
FROM《皮相獵影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豬年,大年初一清晨,一晚沒睡,Janis Joplin 美好的聲音,讓我在這個年有個感動的開始。
真好!



不知為何睡不著?於是在大年初一的五點清晨騎著腳踏車來到工作室,想說乾脆來作點工作好了,反正過年是一定要趕著工作了(謎之聲:感謝馬克兄啊!),早作晚作是一樣要作的,此時,昏昏沉沉的腦袋又還想偷懶的心情,最適合來作抓帶子的無聊部份了。

不知道為何會想到去YouTube 聽聽Janis Joplin,一開始只是想要將《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轉到我的IPOD;沒想到一開啟YouTube之後,就看到Janis Joplin,那一聲「CRY BABY」敲開了我今年第一道清醒。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拜朋友之賜,前一陣子去參加博偉的試映會,看了《跳躍吧!時空少女》以及最近賣力宣傳的《地海戰記》。

地海戰記》有其得天獨厚的條件吸引人們注意這部動畫: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宮駿兒子宮吾郎的第一部導演作品、著名的原著奇幻小說、優美的主題曲。
這些條件大概讓代理的博偉對於賣座目標深具信心,大力推動宣傳!
不過就如同地海系列小說的概念一樣,一些具有正面力量出現的時候,其黑暗的勢力也悄悄地隱現。

看完 《地海戰記》,第一個想到是身為導演的宮吾郎在哪裡?吉卜力工作室高標準的動畫能力,以及和宮駿共同成長的歷史背景,使得 《地海戰記》的角色設定、動畫不無有著濃厚的宮駿作品風格,就算要說這就是吉卜力工作室風格,吉卜力工作室就是宮駿;那麼還是想找找宮吾郎在哪裡?甚至有些嚴苛的人會說:這根本是參缺不全的宮駿作品啊!
吾郎在台灣書展的宣傳記者會上,說過「父親不斷地質疑自己投入導演工作」,但宮吾郎仍堅定地製作《地海戰記》。或許宮駿和宮吾郎早就體察到吉卜力工作室力量的兩面性,只是一個選擇懷疑,一個選擇堅定。

試映會的主持人說道:《地海戰記》有其深刻的內涵;像我沒看過《地海戰記》小說,只是看完吉卜力工作室的《地海戰記》,雖然看到充斥在《地海戰記》當中一些說法,像是「平衡」、「生命」、「真名」;總覺得宮吾郎的《地海戰記》講得不清不楚的,實在不知到所謂真正的內涵是什麼?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來三個簡單有力的MV:



有陣子《流線胖小子》蠻紅,在不了解的狀況之下,我本來將他們定位成流行搞電子的EASY COME樂團,不過看到這MV之後,徹底改觀我對他們的印象。

這個MV非常地質樸,質樸地像是家庭VIDEO,在目前追求誇張視覺印象的浪潮中,真的是一股清流。
而這質樸的影像作法將最後一個簡單的重點強而有力地講了出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一個是歐洲航空公司的CF,整個創意概念和視覺蠻正經八百的,但是有一點非常地浪漫,就是:將小孩環遊世界的夢想隱射轉化成一個飛機的影子。
當然,喜歡分析影像的人會說,這個隱射『將小孩環遊世界的夢想隱射轉化成一個飛機的影子。』是隱含了將慾望透過影子投射在歐洲航空公司上面。不過,這不就是這CF的目的嗎?或許說,這應該是所有航空公司都希望達到的目的;只是這個CF所用的影子隱喻手法蠻高明且浪漫地。



這個統一食品在泰國所作的廣告(其實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在泰國製播的,聽起來像是日文發音,只是代理和製作公司都是曼谷公司),也是善用了小孩的慾望,在這CF裡,運用的是一個小毛毛蟲對茶葉清鮮嫩芽的渴望。
有別於上一個用大人口吻講小孩子夢想的語氣,這個茶飲料CF既然運用了毛毛蟲這個角色,朝向童話式趣味的方向發展,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期待,不過片尾的小毛毛蟲和摘茶葉人的對決(哭泣耍賴、催眠)還是出乎意料地有趣。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一次出班當中,遇到一個熱愛栽種植物的攝影師描述種植植物的點點滴滴,似乎被他的熱誠感染到,冬藏在心中那一絲絲古老的記憶,因而有著冬蜇的蠢動,於是開始認真在自己的地方展開種植的行動:
像之前的文章:
頂樓花園
小花小草
我的花園
那位攝影師也提過他正在熱心於香料植物,所以一開始所嘗試的這些觀花植物和觀景樹木之外,我也一直寄望於種植香料植物(去建國花市逛逛應該可以發現香料植物似乎是這幾年熱門的植物),不過香料植物不太容易維護,經過幾次失敗之後,目前只有成功培養檸檬薄荷(或許是檸檬薄荷比較容易栽植吧!呵呵)。

搜尋一下檸檬薄荷的功效,上面說著「舒緩緊張情緒且有抗憂鬱的效果」,真是不賴;老父一直有容易情緒急躁、不易入睡的毛病,摘幾片檸檬薄荷的葉子,在加上菲律賓帶回來的蜂蜜(老父愛吃甜食),希望對他的失眠可以有些微幫助。
檸檬薄荷的培養:
(來自雅虎知識薄荷怎樣繁殖和照顧?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久沒文章囉!

沈寂如此久,腦袋已經不太靈光,要加熱一下下,電子的術語就是要RUN IN一下!
這個主題的好處就是很輕鬆,又有點動腦筋。
第一次看到這CF,還沒有意會到什麼有趣的地方,直到最後的SLOGAN:ABBA TO ZAPPA,才了解,原來玩的創意是類似於上次那個CF《來玩猜猜看吧!究竟有哪些電影?》。當然,這次的CF有些不同的趣味,像是ABBA TO ZAPPA這種A到Z的用法,還有每個樂手的ICON所描繪的形象出處。

以下是我想不出來的: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投給綠黨

今天看到這活動,不說二話,先支持!
晚點再說說想法!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如同【陽台裡,我和蜘蛛之間糾纏關係】所說, 之前都是在陽台上栽植我的花苗,自從頂樓的防水工程完工之後,我就將整個植物移到頂樓了,或許是場地更為寬敞的原因,蜘蛛在一夕之間都搬走了。
不過拜頂樓日光充足之賜,再加上充足的澆水,花圃比再陽台更為蓬勃。過去一直不開化的玉蘭花、七里香、波斯菊、百日草、五彩菊、鳳蝶花、松葉牡丹、勳章菊都開始大鳴大放!
此時,蓬勃生長的花圃,似乎也開始了另一波的生態系統,這幾天在黃果(從大陸廣東汕頭老家帶回來的種子)、以及一個不知名植物上發現大量的毛毛蟲:

這是黃果上孤獨的幼蟲,前幾天曾經看到一隻更大且是綠色(像黃果葉子一般綠)的蟲,不過已經消失不見了,希望是已經成為美麗的蝴蝶,而不是被鳥叨走!
(還是這是同一隻,只是不同的保護色呢?)


在這不知名的植物,則有兩種幼蟲:
(2006.11.01補注,經由下面強者提供資料,這不知名的植物叫做馬利筋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這是朋友spiky在英國唸書的作品:

spiky的說法:

跟你們分享一下一部12分鐘,線上龐克(punk)紀錄片:【20年的混亂 Charlie Haper, 20 years of Choas!】

剛剛上我以前的倫敦電影學校找資料,結果看到最近學校要做50年的校慶網頁,然後看到這個專題“Student films of this decade. In 1990s”,每隔10年的學校最佳學生影片。
結果當時(1997年) 我第三學期分組的紀錄片影片:【20年的混亂 Charlie Haper, 20 years of Choas!】 龐克紀錄片,獲選為這十年來最佳學生影片!
http://www.lifs.org.uk/50th/archives/90s-archive/20_years_of_chaos.php
http://www.lfs.org.uk/50th/index.php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Oct 08 Sun 2006 08:12
  • NONO



那天iPOD放出Lou Reed這首《Perfect Day》,頓時NONO的身影又湧到心理面!
一個多月過去了,那聲哀鳴還是很清晰的在心頭蕩來蕩去的。

總是精力旺盛 的NONO

我一直很後悔,那晚好多徵兆,告知著NONO就要離去了,我卻不以為意,以為和過去一樣,隔天醒來就可以看到NONO努力的搖著尾巴,然後趴下休息;雖然心理面早知道牠撐不久,但總是希望牠可以奇蹟般的好起來,和以前一樣的活潑。

如果,一個遺憾的如果,知道那是牠的最後一晚,多麼希望一直陪著牠身邊。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常常看到網路上有人掀起看場景猜電影的討論串,每次看到都讓人嘆為觀止,真是好厲害,這樣冷門的電影都猜得到,強!

這是MOTOT的CF,雖然是用動畫的表現形式,不過也是沿用了好多電影的場景,都算是蠻經典的電影,並不難猜,不過還是有一兩個場景,我不是很確定,不知有沒有超厲害的道友可以幫忙解惑一下!

這應該是電影初期那個像萬花筒跑步人的影片吧? 這是迪士尼早期的米老鼠,呵呵!
這應該是卓別林! 這到底是哪一步電影啊?是ALAN PARKER的《THE WALL》嗎?
這是《大都會》嗎?超熟悉的,可是完全不能確定! 這看起來也是很熟悉的畫面,在蘋果電腦的CF《1984》和最近的《V怪客》都有這樣的畫面,《V怪客》裡將這畫面和《奇愛博士》指揮部場景結合起來。
這到底源自哪一步電影啊?
這是ALAN PARKER的《鳥人》吧? 這完全想不起來!
這算是《刺激1995》嗎? 呵呵,這絕對是《畢業生》!
007太著名了,模仿的人太多了! 呵呵,《週末的狂熱》!
這是不是那古老的科幻電影:《電子爭霸戰》啊!? 這難不成是《神鬼戰士》?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好久沒po文了,來點藝文消息吧!

售票網站:兩廳院售票系統

-----------------
8/10-9/26-新潮實驗室
-----------------

當週一到週三,當各種藝術媒介也可能循徑參與──
牯嶺街小劇場 >> 新潮實驗室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道電影難題-繁體中文The Five Obstructions》,一部關於1967年黑白老電影「再製」的影片,這算是一部「紀錄片」吧,呈現整個再製過程的紀錄。

《完美人類》(英文旁白無字幕)


這部影片開宗明義就是:拉斯馮提爾在學生時代非常景仰約根萊斯1967年黑白短片的《完美人類》;拉斯馮提爾表現景仰的方式就是設定了五個條件,希望約根萊斯在這在這五個限制條件下,約根萊斯重拍《完美人類》。
拉斯馮提爾似乎很喜歡設定限制條件,以前就搞過著名的Dogma宣言;不過這次拉斯馮提爾並不是要弄一個像十誡那樣的Dogma宣言,這次這五個條件比較隨性、個人化一些,有趣的是:並不是一開始就講得很清楚的究竟是哪五個難題?而是在拉斯馮提爾與約根萊斯閒聊當中,逐漸將條件成型。例如第一道難題的古巴,就是因為約根萊斯提到:「飯後一根海地雪茄對於思考很有幫助,雖然哈瓦那雪茄才是好東西,...........我從沒去過古巴」;拉斯馮提爾抓住約根萊斯這句話「從沒去過古巴」所透露出的些微訊息,因而將第一道難題設定成要去古巴拍攝(拉斯馮提爾甚至不知道就竟有沒有足夠的預算讓約根萊斯去古巴拍片)。
這樣的狀態讓這五道難題變得很有趣;這樣的難題究竟有沒有意義?有了這五道難題就可以創作出好看的電影嗎?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心中有這樣的疑惑。當然「創作好看的電影」顯然不是這次五道難題的主要目標,就連拉斯馮提爾、約根萊斯不約而同地表示討厭的形式:動畫,都成為第四道難題了,「創作好看的電影」應該並不是主要目標。

第一道難題:古巴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古屋兔丸
古屋兔丸, 這是經由朋友介紹的日本漫畫家,原本對他十分不熟悉,於是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在台灣發行的漫畫作品只有《π圓周率》,之前也沒有特別注意這部作品,當然也就沒有特別注意古屋兔丸了.還好有朋友熱情的推薦(似乎也應該感謝一下誠品進了一兩本古屋兔丸的作品),我才不會錯過古屋兔丸的怪趣味。

   

是啊!古屋兔丸的作品並不是甚麼令人感動的曠世巨著,以上面右邊這個四格漫畫為例;說穿了,不就是超現實繪畫、達利那一套雙重視覺的遊戲;或許有人會嗤之以鼻地認為這已經是近百年的古董了,不過好玩的地方是,古屋兔丸利用這古老的雙重視覺將哆啦A夢的角色和愛情動作戲碼結合起來。這就是我說得怪趣味。
朋友借我的這本古屋兔丸作品以四格漫畫為主,時而像上面左邊那個單元那般抽象,時而像下面這兩個單元一般,將寫實、童趣、血腥結合起來,成就一股多樣的享受:
   

當然,人才濟濟、佳作輩出的日本漫畫界,也不是只有古屋兔丸有這樣的怪趣味,湯尼嶽崎的《科學的愛情》、古谷實的《稻中桌球社》都是怪趣味家族的必備良方。
講了半天,究竟什麼事怪趣味呢?好像沒啥準則,像之前介紹的SMAP短片,可能有人也覺得是怪趣味;不過,我自己覺得只是時下流行那些單純惡搞還不太算怪趣味吧!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前幾天在【Diane Arbus】算是第一次比較認真去看Diane Arbus的作品,尤其是在誠品找到一本簡體的攝影集,裡面所蒐錄的照片,尤其是她所關心的議題:「巨人、诛 儒、低能儿、残障者、变性人、双胞胎、三胞胎、天体营」這方面,倒是在誠品裡面其他Diane Arbus英文攝影集裡,似乎忽略這些方向的作品,側重Diane Arbus所拍攝的「上流社會」作品。

以下是從網路上搜尋得來的照片:比較偏重「巨人、诛 儒、低能儿、残障者」。
過些日子,希望能補齊一點Diane Arbus的作品。

   
   
   
   
   
   


->攝影家-Diane Arbus作品速速看(二)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第一次在《The Monster Show魔鬼秀》這本書看到Diane Arbus這個名字,還沒有意識到這就是以前常常聽到的名字,一直到在誠品看到攝影集當中的這張雙胞胎照片,才赫然想起來 當年經由義忠先生的介紹而得知的Diane Arbus


  Diane Arbus的藝術是反動的藝術,這種反動是對上流趣味的反動,是對約定俗成的反動。這就是她讓時髦、時尚和美的東西統統滾他媽的蛋的方式--蘇珊宋塔

先繞過遠路去說說當年義忠先生推廣攝影的努力。

不知還有多少記得解 嚴這件大事情。20年前,1987年,解 嚴這件政治上的大事件,不僅僅是在政治上重要的分水嶺,在人文藝術社會方面,解 嚴也代表著觀念上的緊箍咒從此解開來。
解 嚴之前,為避免政治干擾或是迫害的,人文藝術常常一昧地強調線條色彩美感以及個人享受;當這個「政治所導致的觀念緊箍咒」解放開來的時候,「時代的、當下的、關懷的、紀實的、批判的、庶民的、本土的、族群的.............」等等超越線條、色彩、個人享受美感的概念像是衝破巨籠的野獸奔馳在各個人文藝術領域。當然,在解 嚴的20年後,這樣觀念上解放的成果已經成為顯學。(其實在這20年當中,隨著網路和電視MTV世代的興起,個人式、感官、享受的概念也早已興起成為新的顯學。)
在這片解 嚴之後所興起的關懷的、紀實的、批判的、庶民的、族群的概念當中,攝影一直處於奇特的地位;在戒嚴時期,攝影一直不被認可成正式美術的一環(除了郎靜山的仿山水墨畫攝影之外),大都被視為個人興趣嗜好(例如攝影學會的模特兒外拍活動、風景旅遊);然而在解 嚴之後的風起雲湧當中,攝影又不若布袋戲、歌仔戲、台語歌曲、原住民美術有著強烈的「庶民的、本土的、族群的」色彩。因此,在攝影這領域所興起的概念不在於視覺上的民俗形式,而是態度上的:「關懷的、紀實的、批判的」,這正是當年義忠先生推廣攝影所努力的焦點;也就是一般所俗稱的紀實攝影、報導攝影。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今天再來看五個企圖MAKE FUNNY的CF吧!

1。FORD KING KONG



這是趕搭彼得傑克森《金剛》的熱潮嗎?呵呵,我超愛這支CF的,一方面我本身就愛這種偶戲類的影片,另一方面,這支CF所描繪的父子互動情感還蠻細膩的。金剛小孩的吵鬧不吃飯,金剛父親的蠻恨、金剛小孩的感動,金剛父親的耍賤招,這些細膩的橋段讓整部CF充滿人味,非常有趣。

->。載點。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