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者 2011.09.30司馬限林道末段(東洗水山、北坑山)

通往雪見遊憩區的司馬限林道,早是著名的遊玩路線,
不論是開車上去,一路觀賞聖陵線,
或是單車前往,挑戰司馬限林道的23公里鋪面陡坡,
也可以像我們一樣,
直接前往司馬限林道23.7公里處的雪見遊憩區,
享受司馬限林道末端到北坑山登山口的OFF ROAD旅程。

中興派出所旁的泰興國小,
要在這裡先辦入山証。

左邊進去就是司馬限林道起點了。


林道一路上來,有不少位置可以眺望聖陵線!
只可惜,所知太少,無法辨認聖陵線群山。


到達停車點,
23.7公里處的雪見遊客中心。


海哥的閃電土坡車,色彩真是亮眼,快瞎了!

今天的車隊是S軍團+巨人軍團,
尤其巨大軍團的Anthem、Reign混搭,
好久沒有看到這樣多的Giant Anthem雙避震車。


司馬限林道末段

跨過遊客中心對面,這個鐵欄杆,就進入OFF ROAD啦!


不太好騎的碎石子路大約只有一兩百公尺,
過來就是整理得很乾淨的泥土路面,
雖然偶有陡坡,但是還蠻好騎的。

很快就遇到一個聖陵線觀景台,
林道玩樂團,當然要停下來拍照囉!


從觀景台望去的景色,
很有台灣中級山脈綿延的特色。
不太確定下方那細細溪流,是不是大安溪。


今天的陽光烘托出柳杉林間溫暖的綠色。

好久沒有替Anthem小藍拍攝寫真集,
即使,
焦點放在乾枯的柳杉葉,
但是,
就是要從踩過的枯葉、石頭與泥土,
才能真正的顯露登山車的生命。



柳杉,台灣兩千公尺以下山間常見的人工林相,
雖然不若鐵杉、冷杉、雲杉那樣的孤傲,

但是群聚一起,就會散發一股沈靜氣味,
司馬限林道的柳杉,
栽植面積並不若大鹿林道那樣廣大,
而且中間參雜了些其他林木,
想來久不為林場之用已久,

當柳杉林群參雜其他樹種,
沈靜之中暗藏了些紛擾,
在沈綠色之中,平添了一股神祕的存在。



沒多久,就到了旅程的中途:東洗水山登山入口。


如同標示上所顯示,
照片前方就是東洗水山登山口。
左邊方向是停車處的雪見遊客中心,才騎了3.8公里,
右邊方向是目的地北坑山口,只有2.4公里。

這樣才騎乘6.2公里??哈哈


一路上,有許多地方可以眺望聖陵線,
目前我只會辨認大小霸尖山,
可以看得到嗎?
雖然是特意拍的模模糊糊低,
實際上,是鏡頭焦段不夠,太廣了,哈哈!


原本以為今天會是陰雨綿綿的氣候,
沒有想到卻是陽光耀眼的好天氣,

即使拌佐了如此潔淨的光線,
司馬限林道的林間,仍是充滿了不羈的擾動。

這暗藏的玄機是來自兩旁撲俯的蕨類?還是從柳杉群中掙脫穿出的闊葉林枝條呢?


換個角度,試試!
這角度並不太特殊,常常見到這樣的照片,
但是背後的像隧道般的林道,
卻讓我一直有很沈重的感覺。


整理得這樣乾淨的林道,
原本應該有著幽靜的甜美,
只是,
隱藏在杉木之後,
伺機竄出,爭奪陽光的各方勢力,
讓這股幽靜,隱隱埋藏著一股騷動!


海哥發現一個好玩的東西!


原來是棵倒木,
這不知樹種的倒木,直徑還蠻大的,當年應該是德高望重的樹者。
表面厚厚的青苔,猜測倒下的歷史,應該有一段時間了,
但是樹幹本身還保持的很完整。

海哥到底要做什麼呢?


原來,海哥想在這樹幹上玩土坡車!


真是藝高人膽大,
這表面看起來就很滑,
加速距離又不夠,
只能緩緩下這落差。


阿益也下場,用海哥的土坡車試試。


永慶用自己的reign玩玩!


司馬限林道終點、北坑山登山口

這裡是司馬限林道最終點的叉路,

司馬限林道是往右邊繼續延伸,
聽說可以接上大鹿林道,
只是已經坍塌的無法通行了。

所以我們只能往左邊的北坑山登山口繼續前進。


沒想到,
往北坑山登山口的小徑,
還是有著自己獨特味道。

這裡枯枝的感覺越來越濃厚了。


這張照片,一直給我很奇怪的感覺,
和上一張是同一個拍攝位置,
但是,
在這張照片裡,海哥的身高特別地小,不若永慶那樣正常,

而且上下都有點失焦,有一點點移軸鏡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20mm這棵鏡頭本身的設計有問題?
還是鏡頭有損傷了?

不過這樣拍起來,還蠻有怪異的趣味。


快要接近登山口了,
會有突然的陡坡,
鬆軟的泥土,真的很難抽車上去,

海哥的單速土坡車,還是用牽的,比較不傷膝蓋。


眺望聖陵線!
這裡應該更接近大壩尖山了!


芒草開始變多了,
這在柳山林場是很少見的,
可能這裡是受風面,
為芒草爭取了許多生存的空間。


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雜木林相,
這是中級山脈原本應該會有的樣貌。


這個區域的杉木都呈現枯萎的姿態,
是季節因素,還是真的步入死亡呢?

過去,我一直很喜歡整片枯木的肅穆感。


北坑山登山口

到達今天旅程的最終點:北坑山登山口。

這裡的氣味和前段的柳山林區、雜木林、芒草區,有著完全不一樣的味道。

腦袋裡貧乏的樹木知識,讓我無法辨認這塊林木是哪一種樹木,
或許是這裡茂密、濕冷環境的因素,
樹木低端的枝條都已經枯萎的狀態,
潮溼的空氣,也將樹幹暈染地像是抹上一層油脂。

盤據、糾纏在路面的裸露樹根,
宣示著,不論是上空還是路面,
都在這群林木硬漢的勢力牢牢地控制著。

好似,因為我們的到來,它門躲在陰暗角落,靜靜地觀察我們。


換成直拍的方式,
可以看到整個林木是逐漸枯萎的模樣,
可是末段還是有著綠葉。
這樣的枯木隧道,不禁讓人有點緊張的凝重感。


從雜亂的枯枝間隙中往著遠方的柳杉,
不知道多久之後,
這些藤蔓會盤延到遠方,滲入其他木種的勢力。

枯萎的藤蔓,加重了這陰濕環境的鬼魅淺笑。



小游前進的方向就是北坑山的入口了。

這裡樹根的姿態更加地高張。


盤根、碎石、泥土、腐葉。
輪子靜靜地依著樹幹站著。


這時候,
發現旁邊的空地上,
橫陳著許多的枯木樹塊,
依照上面青苔厚度,還有樹塊腐朽啃食的程度來看,
這樹木墳場的歷史已經很久了,
聽說兩年前就是這個樣子了。


一向很喜歡這種完全死亡氣息的環境,
這樣強烈對比的環境,
才能夠經生命的熱情,
完全地烘托出來。

在這裡,我盡情地拍照,徹底滿足!

和上次在羅山北線拍寶珠姐愛車的地方,
呈現完全不同的氣味,
當時羅山林道的環境,
是柳山林間茂密的蕨類草叢,
如果,
羅山那邊若是生意盎然的朝氣,
這裡就是死亡残繞的腐氣。



實在太喜歡這個樹木墳場的感覺了,拍了好多角度的照片!



也幫英凱兄,拍了幾張!




少了充滿活力的車子,樹木墳場溢滿著濃厚的死寂腐氣!


指示牌回望樹木墳場!


背對著樹木墳場,面對指示牌,有兩條叉路,
左邊這條叉路,
根據指示牌說法,應該是會切回雪見遊客中心!

這條小徑的樹木,枝條纖細,
佇立的地方更加綿密,彼此緊緊地相互守護著,
缺了綠葉的光禿枝條,
交織出一種網脈,準備捕獲出沒的生命。


右邊這條叉路就是通往北坑山的登山步道。


大夥靜靜地享受這林間的寂靜。


由於時間還早(我們上來的騎乘時間,不到兩個小時),

反正這裡也沒有水源可供煮食,我們都是帶乾糧上來,
大家決定回到雪見遊客中心,才開始中餐時刻。


回程就是極為爽快的下滑啦!


告別樹木墳場的陰森,
回到柳杉的陽光林徑,
重新呼吸到生命的喜悅感。


一路滑回雪見遊客中心,
這裡已經充滿遊客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小塊空地,
將今天的糧草擺陣出來!


今天的糧草,少了單一純麥和58度C,好像陣式不太夠,哈哈!
不過天氣涼爽,喝必魯就可以了!


感謝海哥幫忙拍照啊!
可以入鏡了,歐噎!


二本松、丸田砲台

在雪見遊客中心喝比魯吃點心,就結束了今天的林道洽公行,
總騎乘,來回才15公里左右吧,真是頹廢啊!

開車回程路上,順道去二本松的丸田砲台玩玩!


二本松的步道,穿梭在竹林之中,
還蠻有味道的!


丸田砲台紀念館的木造小屋,還蠻別緻的!


丸田砲台紀念館,
小小地方,有這樣的紀念館,
真是舒服的好地方,
如果可以住一個晚上,一定很棒!


從紀念館頂樓往下望著剛剛的步道,
還蠻有幽靜古味。


紀念館出口這幾個動物木雕,姿勢還蠻好玩得,
不知道是在表達什麼動作??
哈哈


這是山豬,對吧!
好兇悍啊!


離開二本松之後,大家就各自驅車回家,結束今天的旅途,
認真想想,今天的里程數還真是少啊!
來回大概15公里,和羅山林道差不多的感覺,
若是柏油道路,一定是非常輕鬆,
還好一路有些泥土陡坡,抵耗不少踩踏能量,
勉強可以催眠自己,今天有運動的效果,又能欣賞到美景。

2011.09.30司馬限林道末段(東洗水山、北坑山)


EveryTrail - Find the best hikes in California and beyond

 


單車路線 1286602 - powered by Bikemap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