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什麼又開始連續夢境了?
今天快11點才拖著空洞的情緒起床, 每次做完這種連續夢境都讓我非常疲倦,
好像將過去的情緒都勾引回來,在一個晚上都釋放出來;
過去數十年,會有這樣連續夢境的情況,這次是第二次了;
上次在大學時期,那一次連續夢境持續了好幾年,一直到退伍才結束,
那個夢境讓我難受了好久;
沒想到十幾年後的今天好像又要開始了;

這次的連續夢境與過去的不一樣,這次有個情節正在發展著;

記得上一個夢境是,我出手揮了一個人一拳;
忘了那個人是誰?也忘了為什麼?只知道那一拳;
但是那一拳讓我不是很快樂,彷彿知道不應該有那一拳,也不一定是對方的錯!
就好像這一拳只是為了掩飾的窘境。

這一次我夢到我要為了這一拳被起訴,
記不太清楚整個的細節,只知道為了明天的法庭,我拜訪了一些平日很少碰面的親戚,
每個人似乎都要給我一點建議,但是我聽不太到,
我只想著要被關一年了(很奇妙,我就是確定要被關一年了),
腦袋只想著這一年,一些事情要怎麼處理?
正在苦惱盤算這些瑣碎事的時候,
突然有一個人叫到:你還不一定被關一年啊!

我就這樣醒了!

為何又開始這樣的情況,和2月份那件事的氣憤有關嘛?HOPE NOT!
醒來之後,疲倦又懊惱地想著.

ps:努力找了一陣子,將過去那個連續夢境翻出來:
我曾經好幾年都做相同一種夢(還是我根本無法想起其他的夢)
每次總是如此開啟我的夢,

我站在一個山坡下,仰望著山坡上的一間小房子,
我總是很明白地知道,這個夢要我往上走,走向那棟房子;
我必須這樣,這是我在這場夢裡唯一的工作:走向那房子!

我會走幾步,然後停下來,仰望著那棟房子,
那房子仍在那兒,相同的角度,相同的姿態,相同的沒有表情.
那房子根本無視於我的存在!
沒有不屑、沒有同情、沒有歡迎、甚至沒有冷淡,
在這夢裡,好像她是唯一的存在!
而我,只是一個會轉的齒輪.

最後,我會知道,夢要結束. 因為,我會停在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山坡,相同的仰望那房子,
依然會相同地站在那裡,沒有一絲氣息地等待這場夢的結束.

而那條我永遠不確定的路,仍會躺在相同的地方靜靜地,
冷冷地等待我在下一場夢,
看著我是否能夠越過這條路到達那房子.

我似乎還記得,我最早的一場夢,
我會很緊張、恐懼地想要衝向那房子,害怕那房子會拋棄我.

後來,當我開始仰望那房子時,
我知道,這就是我和那房子、那條不確定的路最好的存在關係了.
--------------------

這個夢境曾經被編入這份完成不了的小說:
無法完成的創作--《總之,就這樣活著》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