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之書》是最近正在閱讀的書,不過看得很緩慢,每次都只能翻個一兩頁 ,在今天進度裡,看到一句話,感到非常地滿足:



「當記憶的花園逐漸荒蕪,一個人會開始珍惜最後殘存的花草。為了不上它們凋萎,我從早到晚灌溉澆水,悉心照料。為了怕忘記,我回想、再回想。」(中譯本P48)

或許是我正屬於那種「正在逐漸荒蕪的記憶花園」,也或許,工作正逐漸佔去自己生命的絕大部分!不僅僅是一些記憶正在凋萎,而是周遭很多東西都慢慢減少,不論過世的NONO還是不再聯絡的朋友,而能夠認識的朋友慢慢只能是從工作中接觸的,即便是很認真、誠懇地對待,也常常會突然消失、冷淡;只能剩下記憶、只能慢慢的淡薄。

所謂的「活著」,就是每天都會有新的記憶產生,快樂的、討厭的、激烈的、淡淡憂傷的,這些新的感覺賦予記憶一種生命感,一同前進。又不像真正的花園,凋萎的花草,拔掉老枝,撒下新的種子,就可以有新的嫩芽冒出來。

那人、那事、那思的對象一旦不見了,記憶就像被咒語定住在那裡,而我,則被時間無情、強迫地往前帶著,完全不顧慮我的嚮往、我的追逐。於是身不由己的我,只能任憑那曾經生氣盎然的記憶緩緩地望遠方淡去,只能瘋狂地翻閱、反芻過去,希望那種生命感能夠再度回來。當然,所謂的「希望」,就是現實不允許渴望實現的另一種說法。

唉!這麼美的一段話,為何讓我想得如此憂傷呢?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