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接觸醉碟花,是在台北東區亞太會館旁一塊昂貴荒地上看到的。
這塊位於松高路旁(松高停車場對面)的荒地,說要蓋豪宅,似乎也不是,說要作成公園也不像,六七年過去了,一點動靜也沒有。在這模糊不清的六七年間,在這塊閒置的昂貴土地上,有人開始種植蔬菜和一些花朵,一顆鶴立雞群的白色醉碟就是在這片土地上發現的。
當時一方面我的頂樓,三十多年的老房子,有著常見漏水的毛病,所以也不敢開啟頂樓花園計畫,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如何栽種醉碟花。所以隔了許多都沒有真正地去種植這株美麗的花朵。
在完成防水工程之後,也發現醉碟花一串串的種子夾,因而開啟醉碟花在頂樓花園的生命歷史。



雖然當時那顆始祖的醉碟早已不見,但也子孫滿堂。

剛開始,還不會辨認醉蝶的幼苗是長什麼樣子,都當作雜草拔掉了,但是「生命自會找尋出路」,源源不絕的發苗,讓我很好奇這究竟是什麼植物?於是決定靜靜等待它的成長,一探究竟它到底是什麼樣植物,生命力如此旺盛!



白色醉碟應該是最常見得,但是我不知道這種算不算粉紅醉碟,因為最初的花瓣是白色的,只是中心幾朵會是粉紅的。



雖然,這篇網誌:誘蝶把醉碟歸類成誘碟植物(其實也只是引誘常見的紋白碟),但是醉碟花在半夜的時候有股淡淡高雅的醉人清香。每次聞到醉碟花香,都讓我想到《香水》這本書,好想學到書中技巧將這股清雅花香留在人間。


(這隻嬌小的紋白碟應該是剛剛蛻變出來,許久都不肯動,靜靜地讓我拍照!)

所以對我的頂樓花園而言,醉碟有著恬靜清秀的花形、淡雅的醉人清香、又能夠吸引活潑紋白碟三重意義。

雖然醉蝶的種子有著旺盛的發苗能力,誠所謂「一物剋一物」,紋白碟幼蟲啃蝕的能力真是超人一等,這些紋白碟幼蟲雖然不太挑食,但也偏愛嫩嫩的醉蝶幼苗或是香甜的花苞,不論哪一種都讓醉蝶的生存,更別提綻放醉蝶第一道燦爛。

通常醉蝶花最美最盎然的是第一道花苞。結成種子夾之後,雖然會不斷地往上冒出新的花苞,但是花朵會越來越小圈,最後主枝就會逐漸凋零,此時其他的分枝才慢慢地開始有開啟花苞的機會。但是這些分枝的花苞總是沒有主枝的第一道花苞的純放來得奪目(猶如啤酒廣告的「純麥第一道釀汁」那樣的可口)


(這就是分枝的花朵,感覺總是營養不良;下面就是耀眼多了的主枝花團)


放牧紋白蝶幼蟲、培育醉碟花叢應該兩個相互矛盾的事情,但是貪心的我想要這耀眼的第一道純放,也想要昂然飛翔的紋白蝶群,於是決定在頂樓花園闢一個醉蝶區,專門培養醉蝶幼苗,為了這些幼苗的健康成長,每日的工作就是不斷地檢視有無新生的紋白蝶幼蟲,將之移到專伺紋白蝶幼蟲的牧場區,也就是一些較為大顆的醉蝶,以免醉蝶新生幼苗夭折,同時,另一方面也小心防止這些幼蟲吃掉牧場區第一道純放的花苞,以纖細綿密的人工維持著兩者微妙的恐怖平衡。

PS:
2007.04.15補圖:阿非頂樓花園




2007.05.20補充:
醉蝶的新勢力:粉紅醉蝶




這是網路花壇 的morica大送的粉紅醉蝶種子,開花了。一如大家說得,顏色會變淡,但又不像白醉蝶那樣的白!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