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腦袋裡能夠裝東西的空間,除了工作就是樓上的花園了,尤其是看著計畫中的大波斯逐漸茁壯真是令人有著難耐的 期待興奮。

就在我飄飄然的時候,前幾天,看到一個景象狠狠地將我熱切的等待教一盆冷水。


哇哇哇!究竟是誰?竟然來啃食我心愛的大波斯幼苗?這莫名的敵人究竟來自何方?但心裡不禁期待「難道又有ㄧ種誘蝶的植物了?」此時,我只能對著天空大喊:
Who Are You?

心急如焚的我趕緊去一堆深山大俠的網路花壇問問: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終於在阿非頂樓花園的第五頁74樓有位仙人,淡淡地像陣煙飄下這ㄧ句話:「要晚上起來觀察~~九點十點~應該可以看到~」,這句話真的就像這句老詞「迷霧中的燈塔」,雖然我還是不知道敵人是誰?但是至少有個方向,有個道路讓我去追尋!
於是昨兒周日傍晚忙完標案的事情,小睡片刻,就拿著手電筒,帶著我華生miya,上去搜尋可疑痕跡,就像Grison的口頭禪ㄧ般:「Follow the evdience」,只要找到些微線索,這令人髮指的真相應該就是大白了。

果然,晚起的鳥兒也可以有蟲吃,CSI老是喜歡在黑暗中用手電筒找證據也是有道理的,在細心的手電筒搜索之下,找到三個可疑的嫌犯:斜紋夜蛾、蝸牛、和ㄧ個綠色不知名的幼蟲:
這是
用手電筒搜尋到的斜紋夜蛾


這是那不知名的綠色幼蟲(懷疑快要化蛹的紋白蝶幼蟲):

2007.04.18補充:在「
花園中的怪客~陸生渦蟲」這篇文章網友DAZZ大告知這蟲的本名了:擬尺蠖(銀紋夜蛾),這蟲很奇怪,受到驚嚇時,這蟲會出現右圖的形狀,在這篇文章裡『毛豆重要害蟲之生態與防治』,稱之為尺蠖狀。真是有趣!

(蝸牛警覺性最高,一碰到刺眼的手電筒燈光,就立刻隱形不見了。謎之聲:蝸牛有眼睛嗎?)

皇天不負苦心人,華生MIYA耐心陪伴下,
身為CSI:NG的我終於找到強而有力的證據,而且是現行犯,各位看官請睜大眼睛,這就是兇手:斜紋夜蛾,「郎丟是依炱ㄟ啦!」:


找到兇手,總算解除心中ㄧ大塊疑惑與焦慮,只是「第四種蝴蝶的願望」有點點小小失落了。過來怎麼辦呢?為了大波斯菊的美好未來而鏟除這幾隻
斜紋夜蛾幼蟲,還是ㄧ視同仁地自由放牧?只是斜紋夜蛾長得也太噁心了吧!實在不想把仁義道德放得那麼高。唉!掙扎了幾分鐘,最後還是輕輕的制裁:將這三隻斜紋夜蛾幼蟲丟到遠遠的花盆,希望它們不要再來騷擾我的大波斯了
華生!我雖然盡責地完成CSI:NG的工作,畢竟我不是鐵面無私的判官啊!

PS:這是華生:MIYA以及她的伴侶

剛剛看到 飛燕草開出第二種花色了,真棒!( 希望這些種子成熟後可以發苗)。在清理掉大波斯的斜紋夜蛾幼蟲之後,順便幫飛燕草拍幾張,整理這些飛燕草夜視圖,才發現這裡也有凶手:
(看官看到沒?就是那團黑色噁心的身軀啊!就在下方,唉!)

斜紋夜蛾啊!你還真是不挑食啊!大波斯菊也吃,,飛燕草也吃,難怪你的生命力這麼強!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