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剛剛買了35mm這顆鏡頭,為了想值回那麼一點點票價,出個門都想帶著它,看看會不會有什麼驚喜的收穫。
週六那天,單純象山的小散步,還真的讓我有了一點小小的Happy。

當年剛剛搬到信義區,還蠻常到象山走走的,這幾年反倒少去了,都以騎腳踏車和走路回同安街來當作運動項目。
因此,當週六要上象山,雖然帶著相機,但是一開始並不是抱著很高的期望,因為印象中,象山不過就是一個都市市郊的小山坡罷了,論生態,可能還沒有陽明山來的豐富吧?我猜。

還好我猜錯了。呵呵!


嘿嘿,看不見,看不見,你看不見我!嘿嘿!
才怪。


好吧!竟然被你發現,想來你也是一號人物,那就過來說個話,報個響頭吧。


等下,是誰?那個閃過的黑影是什麼?趕緊裝樹躲起來。


若是平常巧遇忍者小蜥蜴,通常是它假裝成地上枯葉,我當作沒看到它,大家各走各的,不過今天既然帶了新玩具,就興沖沖地上去打聲招呼。
小忍者一開始很不適應,畢竟「你假裝、我假裝」的遊戲已經玩很久了,平常也沒有多少人會想注意這個裝樹皮的小忍者。(是來自木之忍者村的嗎?)
當我拿著相機緩慢地接近它的時候(雖然在O家,35mm等於70mm,但是還是要很接近才行啊!),小忍者(說不定已經是下忍了)還只是裝個樣子,看看這個打破多年來彼此距離的傢伙想幹什麼?(反正也很久沒有人想拍這樹皮小忍者了)
此時,一群婆婆公公走過身邊,有幾個聲音飄了過來:「是什麼啊?............喔,在拍獨角仙啦!.........獨角仙?在哪裡?.........」
「還獨角仙勒!你當我是厲害的狠角色,這邊都可以讓我找到獨角仙」心裡正這樣想的時候,那個阿伯湊了過來問說「獨角仙在哪裡啊?」
「沒啦,沒有獨角仙啦,只是一個蜥蜴啦!」
頓時,背後陷入一陣無聲寂靜之中,在這片刻的安靜當中,似乎傳來一絲絲失望、不屑的情緒。 這阿伯果然是高手,以無聲表達了如此豐富的表情,即使我背對著他,都可以感受到這股發散在空氣之中的精神力量。
呵呵!不過這小忍者就有點不爽了,當那位阿伯「喔」一聲地走掉的時候,小忍者決定維護它的自尊,迅速地爬到樹上,繼續去裝樹。

過來,這位忍者老同鄉的,似乎就沒有那麼低調,不知是炫耀它的華麗,還是覺得這種華麗的外表可以嚇走不少人。

不過,它所發散出來的一股魄力,讓我還真的是比較不敢靠近這位貴族蜥蜴。

真正讓我開心,並不是巧遇這兩位蜥蜴忍者村,而是看到許多的蝴蝶在飛舞,這讓我很驚訝,因為過去從來沒有在象山看過這麼多的蝴蝶。

黃斑弄蝶:



埔里三線蝶:


尚不知名的蝴蝶:


除了蝴蝶之外,週六還看到這個貴氣逼人的王者:構月天蛾


它的體型真的蠻大,比黃搬弄蝶大多了。不需要動到macro端,就可以好好地拍它了。

其實還有許多的鳳蝶在空中飛舞,不過鳳蝶太好動,警戒心也比較高,35mm這種焦段根本拍不到鳳蝶。
印象中,看到的鳳蝶有:全身烏黑(有兩種體型)、尾端有白點、尾端有藍色點、全身白色。這樣算算就有五六種了。
看得我興奮莫名,所有的準備就是為了這一刻啊!
雖然帶著的鏡頭不足以拍攝這些鳳蝶,難免有點小失望。但是

心理一直在問自己,那天的象山,為何出現這麼多蝴蝶呢?
是季節的關係嗎?(那天是剛剛要轉秋天的涼爽)
還是時間的關係?(以前很少是接近中午去的!)
或許是兩者結合的結果。
隔天,週日下午,我興沖沖地帶了另外一顆焦段比較長(40mm~150mm)的鏡頭,想要一舉完成這段日子拍攝蝴蝶的心願。
但是一隻蝴蝶都看不到啊!隔了一天,就差別這麼大?
是溫度太高了?還是因為週日象山人太多的原因?
雖然沒有辦法搞清楚原因,不過至少,帶給我一點希望。這幾天鋒面過去,比較沒有下雨了,再去看看好了!

這是人面蜘蛛還是鬼面蜘蛛?我一向怕蜘蛛,不過遇到了還是要拍一下。


一個不知名的小蟲子: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