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並沒有特地要出門拍照,主要是為了其他事情,而漫步在街頭,而GF1又方便讓我隨身帶著,

走路加上小相機,是過去我最喜歡的拍照方式了!

話說下源頭,最近冷氣團一波又一波來到,

原本以為樺斑蝶應該不會再出現了,結果上週隨意去頂樓花園看看,沒有想到一下子來了20多隻樺斑蝶幼蟲。

過了幾天,這些餓死鬼投胎的蝴蝶幼蟲,把我的馬利筋都吃乾抹淨了,被逼得只好去外面覓食,尋覓馬利筋葉子,

本來很有把握的古亭河濱公園馬利筋花圃,完全被剷除了,古亭家中附近的巷道又沒有見到馬利筋蹤跡,

只好沿著河濱公園,走向永福橋,看看會不會不小心碰到野生的馬利筋,當然運氣十分地不好,一小棵苗都沒有找到。

河濱公園雖然整理的很乾淨,黃波斯海也很漂亮,不過這種人工美景實在勾不起我拍照的慾望,

反倒是雨後冒出許多酢醬草的藍色小花朵,讓我想試試20MM是否可以拍出來!

結果倒是讓我很驚豔,竟然可以將酢醬草的濃郁又協調的藍色表現出來!

走出永福橋,看看思源路應該不會有馬利筋,

於是沿著水源路這條小小舊舊的道路,到處找馬利筋!

過去曾在這裡看到不少奇怪植物,心理蠻懷著期待!

沿路上,都沒有發現一株馬利筋,到是看到不少堅強的植物鑽出殘破的牆面,

這種畫面是最吸引我的!

尤其在汀州路24巷這條很像是老眷村的巷弄裡,有著一面老式瓦牆。

樣式的古拙、質地的殘破、青苔的蔓延,都讓這面瓦牆散發一股韻味!

在這裡,我駐足許多,細細品味,每一個小小殘缺,植物小苗的掙扎,

甚至一片枯葉都深深地吸引我!

即便是生命失敗的掙扎,都散發著強烈的意念,影響著我的思緒!

尤其,在我停留的腳下,蘊含著旺盛的生命力,與人為地霸道鬥爭著生存的空間,

會不會,不是生命造就了這股糾纏,而是糾纏本身造就這生命的形式!

不由得想要藉由鏡頭,將自己的眼睛伸出去,想要看清楚,想要碰觸那神秘的糾纏!

一時之間,這糾纏的傲氣,將我的思緒捲了進去,吸允著我的視線,好像任何被它吸引的生命力量,正是它賴以存活的滋養!

就好像我應該躺臥進去,被它們捲曲包圍著,才能得到多年尋覓的完整!

我,應該成為它的一部分,這是它想要告訴我的!

好像是它找到我...................................

終究,還是沒有找到一棵馬利筋!本來到處都有的啊!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