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INSIDE MAN》BY SPIKE LEE
完全是衝著SPIKE LEE的名號去湳山(我最常去的二輪戲院)看這部片子的。這多多少少帶著一點懷舊意味去面對SPIKE LEE。

當年想到紐約電影,可是一定會想到SPIKE LEE(可能有更多人想到伍迪艾倫吧!呵呵!)即便如此,面對SPIKE LEE的新作還是有點戰戰兢兢的,深恐SPIKE LEE的寶刀已老;還好這一切只是幻覺,SPIKE LEE還是超級厲害的啊,這樣超級商業題材的電影也可以拍得如此有味道。
既然一開頭就說了這是一個超完美銀行搶案計畫,難免就會有人找碴、問東問西的,像是【臥底(劇情討論)】這個討論串裡的反應一樣:有人閒這個「完美的計畫」太過於天真,也有人直呼看不懂,當然也有好心的人會小心翼翼地解釋導演細心的安排,例如較常出現的謎團:搶匪總共有幾人?挖洞作甚麼?為何要耍弄人質搶匪交換把戲?FOLLOW THE RING
的目的是甚麼?一方面幫忙解答,另一方面有怕洩漏太多劇情,變成討論串地雷。
雖然我愛看偵探小說,但我一向不是很好的解迷專家,也不太會追究這種超完美計畫的bug(反正認真地去談,應該都會有很多意外),對於個人而言,不論有無安排意外的劇情,好像都不會影響電影的好看程度。那我為何會看得如此高興呢?大概就是一直蘊藏在SPIKE LEE電影裡,濃濃的紐約風采!
常常聽到有人說:這部電影真是漂亮地表現了紐約的風采;紐約就是這麼一個奇妙的都市,在許多電影作者的巧手下,展現出多變的風貌;像是多小姐的網誌【曼哈頓-請準備好遇見紐約式浪漫 】裡提到伍迪艾倫所描繪的白人、中產階級、碎碎念、人際關係總是緊張的紐約曼哈頓;《SEX & CITY》裡,中產階級富裕熟女多采多姿卻又疏離短暫的情感生活;甚至是《13TH FLOOR》裡濕淋淋的晦暗或是《CSI:NY》裡陰沉犯罪世界(或許可以延伸到以前所提到勞倫斯.卜洛克史卡德系列《繁花將盡》】)。
SPIKE LEE一向重視種族問題,他的紐約人際關係也幾乎建立在種族關係之上。紐約的種族問題,不同電影所表現出來的差異也讓人玩味不已;從《紐約黑幫》的愛爾蘭v.s.義大利,演變到SPIKE LEE《Jungle Fever》的黑白問題,或是一些警匪片裡亞裔青年黑幫的出現(中國、越南、韓國);在《INSIDE MAN》裡,種族所涵蓋的範圍又更廣了, 很明顯地,在《INSIDE MAN》裡,黑人不在是底層社會的一環了,雖然銀行家、猶太人、茱蒂福斯特的白人女性精英還是高來高去,但是身段靈活的丹佐也差不到哪裡去,反倒是大量出現俄羅斯、中亞、東歐、舊南斯拉夫、錫克教徒(聽說紐約計程車司機很多是錫克教徒)................讓局面變得複雜;這已不在是 SPIKE LEE過去電影單純的二元對立:剝削與被剝削,《INSIDE MAN》的紐約早已經是多元種族的複雜狀況。
SPIKE LEE將這種多元種族複雜性巧妙地安排在一些劇情橋段:大家經經樂道的「原來是阿爾巴尼亞總統演講」橋段:從俄羅斯語猜到保加利亞、塞爾維亞,丹佐說了一個很巧妙的話「熱狗小販一定知道這是甚麼語言!」聽到這句話就不禁笑了出來。
在多元種族的複雜局面下,SPIKE LEE也擺脫了過去「剝削與被剝削」二元對立的憤怒情緒,也沒有伍迪艾倫那種白人中產階級緊張情緒,反倒是呈現一種複雜種族在紐約求生存而呈現出來的樂觀、刁鑽與積極;在電影視覺色調上,SPIKE LEE的紐約也不再濕淋淋、陰暗(《INSIDE MAN》的紐約真是明亮乾爽啊!)
種族特色這點不僅僅讓《INSIDE MAN》的味道嚐起來和其他紐約電影有所不同;當SPIKE LEE將這些多元種族複雜性融入劇情安排之後,對電影產生一個微妙的效應:我邊看邊拍腿笑道:這只有在紐約才會發生的吧?雖然我從來沒去過紐約,我根本不曉得自己說「這只有在紐約才會發生的吧?」這句話究竟是甚麼意思?
重要的是,這樣的感想不禁讓自己想到:這樣超完美的銀行搶案計畫發生在台北究竟會有甚麼樣的變化呢?高雄呢?台中呢?我想這樣的話,可能很多人也問過自己了;也許,我可以很輕鬆列舉出來一些台北、高雄、台中三個都市之間的不同,但是要把這些不同融入一個超完美銀行搶案計畫的電影裡面,可以讓人拍腿叫道:「這只有在台北才會發生的吧?」!我想,還真是難啊!
這樣講來,《CSI:LV》、《CSI:NY》、《CSI:MIAMI》所表現出來的犯罪風格、鑑識科學上得差異,還真是個不簡單的任務。

《驚報頭條內幕》
看完這部電影,只有一個想法:好可惜啊!一切的努力、鋪陳都毀在一場槍戰。
電影剛開始的時候,感覺導演還很有企圖心,似乎想要和類似題材的《鐵面特警隊》一別苗頭(找來凱文史貝西、摩根費里曼兩大演員助陣讓我真的有此期待!)很多劇情橋段的設計可以讓人細細體會導演細膩安排:摩根費里曼不斷諷刺菜鳥記者賈斯丁來激勵他的互動;雖然這些演員都是用來襯托男主角賈斯丁的,在導演細緻情感的處理下,不比像是凱文史貝西、摩根費里曼這樣老練的演員,就連女朋友的角色都鮮活起來;這真是讓我佩服萬分。
不過好景不常,主要角色所向無敵的槍戰戲碼毀了一切,雖然賈斯丁一開始就表明是文弱的角色,電影也有意栽培第二男主角(那位黑人貪污警察),雖然槍戰可以促進票房、可以滿足很多暴力派觀眾,雖然這個劇情還蠻需要一個槍戰來終結一切;不過這場粗糙的槍戰毀了導演之前所有細膩的安排,好像是來不及收尾,急著要把一切都殺掉來結尾。如果導演一開始就擺明要這樣蠻幹也就算了,那我就會認真地來享受槍戰片(話說回來,這場槍戰也不算太特殊,沒辦法享受太多!)
其實除了導演前半部細緻的處理這個優點之外,這部電影還烘托出一個厲害演員,不是凱文史貝西,不是摩根費里曼,也不是黑人貪污警察,當然不是賈斯丁囉,而是那位半路被殺掉犧牲的蠻狠壞警察!這位當年在 《律師本色》擔任主角的演員,在大螢幕還沒有甚麼著名的代表作,偶而演個不起眼一下就死掉的警察或是《失控陪審團》一開始就死掉的好丈夫,實在無法讓人印象深刻!這次壞到骨子、暴躁、狠勁,無一不吸引人去注意他的角色;相形之下,凱文史貝西、摩根費里曼只是稱職而已。
雖然說這部電影很可惜,但是至少還有一些可以回味的地方!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