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神秘湖,在Goole地圖上,又標誌著「死湖」,林務局官方網頁「南澳闊葉樹林自然保留區」介紹得很清楚,整理一些重點:

1、地理特徵
是年齡很大的高山湖泊,海拔標高約1100m,湖泊的水,是從四周山脈的雨水累積而成,出水口是往南的澳花溪,再注入和平溪。
另外,神秘湖湖底有厚厚的累積物,湖層很淺,所以無法保有大量的雨水,到了乾季,湖水很快就會減少許多,這和陽明山夢幻湖很像。
這次參與夥伴,前幾個月曾經來過神秘湖,就感受到神秘湖水量差異很大。

2、生態部分
神秘湖有些稀有動植物、昆蟲,諸如:呂氏攀蜥、水晶蘭、瀕臨絕跡的水社柳、稀有的東亞黑三稜、微齒眼子菜。
不過這次神秘湖之旅,都沒有觀察到這些稀有動植物、昆蟲。

神秘湖的景觀部分,並不是像夢幻湖、太平山翠峰湖那樣的漂亮、吸引人,但是一進入神秘湖步道,就可以感受到裡面的生命盎然。豐富的生態,就是神秘湖最具魅力的地方。

雖然神秘湖所屬的「南澳闊葉樹林自然保留區」很早就成立了,網路搜尋到前幾年的遊記,很多都還不需要申請入園,
直到最近幾年,管制才比較嚴格,每天限制30進入人次,需要3周前申請入園「南澳闊葉樹林自然保留區」,
「保護生態」就是需要限制進入人次(並且要換鞋),才是真正可以做到保育目的,這點個人是非常贊成。相較之下,浸水營林道的管制,就很浮誇(見備註1)。

這次神秘湖生態之旅,很可惜的沒有觀察到幾種特殊性的生物,主要是季節時間不對,像是水晶蘭要三月,呂氏攀蜥要在七月,
不過,生態觀察本來就需要長時間等待,不是兩三個小時,就可以幸運地觀察到,行進的越慢,待的時間越長,可以觀察到的生命就越豐富。

路線資料
神秘湖管制站,位於宜蘭南澳金洋部落的南澳南線林道3.7K處(南澳南線林道可通行總長約8.7K),
神秘湖步道入口,就在管制站旁邊,神秘湖步道總長約1.7K,

路線設計
我們規劃的路線,區分成三段:

Line1:南澳南線林道柵欄(0 K)-神秘湖管制站(3.7K處):這段3.7K、爬升280公尺、可騎單車、要辦入山申請、無人數限制。

Line2:神秘湖步道:1.7K、高度約略下降、必須事先申請入園、更換成管制站雨鞋步行(不能穿自己鞋子)

Line3:回到管制站,續騎南澳南線林道(3.7k~8.7K)這5K路(前3.4K是爬坡295公尺,後面1.6K是約略緩下)

時間設定
在時間分配上,由於神秘湖非常容易起霧,需要注意時間。
前幾個月,寶珠姐一行人,約略十點到達管制站,順利進入神秘湖步道。
而同一天,Hughes他們約12點到達管制站,就因為起霧,管制站人員不讓他們進入神秘湖步道。

因此我們在時間上,就設定:
08:00 南澳南線林道柵欄口
10:00 神秘湖管制站報到更換雨鞋、10:30進入神秘湖步道
13:30 回到神秘湖管制站沖洗雨鞋

雖然早就想要安排神秘湖旅程,這次是因為隔天要參加宜蘭不落92活動,坤哥、Jakee、Jeff,都會提早一天住在羅東,所以乾脆順道辦理神秘湖活動,我也如願以償滿足想要來神秘湖的願望。

不過,後來發現下午很快起霧,所以我們預定的line3續騎南澳南線林道後段的5K,就因為起霧無法成行,要留待下次單獨騎乘南澳南線林道,才有辦法完成。

關於神秘湖步道入園申請、南澳南線林道入山申請事項,比較複雜些,這裡特別獨立成一篇文章:2014.06.27 「南澳南線林道、神秘湖賞生態」活動申請、規劃

裡面有些注意事項,諸如人數限制、申請時間、申請文件等等,是這次申請過程,提供補件以及羅東林務局提醒事項的經驗。

這是三天行程當中的第一天:
第二天:2014.06.28 蘭陽新不落92
第三天:2014.06.29 花蓮卓溪崙天林道bike遊、加碼車遊六十石山



為了八點能到到達柵欄口,這次三台車早上七點約在蘇花公路南澳的武塔派出所匯合,再進入金洋產業道路。
沒有預估到國道五號,石碇段修路,車程時間多了30分鐘,不過,還好約定的時間都有30分鐘的寬裕時間,所以大家匯合時間並沒有延誤。

過了金洋部落,在金洋產業道路旁可以看到這神秘湖的指示牌(點選照片有GPS位置)。
這裡要特別提醒,左邊這個叉路上去之後,有不少很高的路面隆起設計,路面狀況比較不適合低底盤車輛,需要高底盤車輛。


南澳南線林道柵欄口的空位不多,頂多停兩三輛汽車,所以我們將車停放在隱藏在路邊的這塊空地,這個水泥路出去,左邊就是上來的路,右轉約20~30公尺路就到達柵欄了。
在這裡裝車、整理裝備。(照片點進去有GPS位置。)


這次本來預定有十位參與活動,臨時三位無法到達,所以總共七位參與活動。

Mayi準備的雞腿滷蛋,我就可以拿兩份,哈哈,太幸運了。

南澳南線林道


停車位置離柵欄口非常的近,整裝完進入柵欄口,差不多08:45,不過還在時間範圍內,只要十點左右到管制站報到就好。


一進入柵欄沒有多久,就遇到一大片柳杉人工林。一路上去,這樣的柳杉林區大約有兩三區,所以一路很多樹蔭,不會太過於炎熱。


路上,夥伴發現一個蛇的屍體,不知道是不是白腹游蛇?


會有柳杉人工林,這裡過去也曾經當作林場吧!所以才會有這樣寬敞平整的雙線林道,這樣的林道,騎車起來很舒服,有一點點羅山林道南線的味道,只是羅山林道南線海拔高一點,比較涼爽,南澳南線林道這裡的海拔大約接近900m。


這樣的柳杉林,是適合拍照的好環境,不論是背景還是採光都很適合。


一道陽光灑下來,Jakee抓緊時間折返拍照,可惜我沒拍好,臉變黑了。


這次很幸運有賴老師參與,一路多了好多生態知識,
恭喜姐夫兄最近入手犬獅,林道夥伴慢慢壯大啦。


推糞金龜!
大家一起注意,果然幫助很多,
Hughes在路上看到這兩隻蒼蠅正在和堆糞金龜搶那團糞,搶糞大作戰,哈哈!


姬白污燈蛾 Lemyra rhodophilodes
Mayi發現路邊樹葉上這正在交配的蛾,查了一下圖鑒,好像是「姬白污燈蛾 Lemyra rhodophilodes」。


這細長的腳、不太明顯的頭、腹,不知道這是不是盲蛛?


還沒有進入神秘湖步道,我們已經在路邊看到許多昆蟲、動物,眼尖的賴老師在葉子上發現這隻樹蛙。

這到底是面天樹蛙還是日本樹蛙?著實讓我傷透了腦筋,這裡有當時的討論:面天樹蛙?日本樹蛙?
Lai老師覺得可能是面天樹蛙的理由,是四肢旁邊有著白色顆粒狀,而日本樹蛙比較沒有這樣的顆粒,而且面天樹蛙的嘴比較尖。

而我覺得是日本樹蛙的可能性較大,原因是面天樹蛙背部會有X、H型紋路,即便面天樹蛙因為環境因素呈現淺灰色,X、H型紋路還是會清楚,而日本樹蛙的紋路比較淺,膚色呈現淺灰色之後,會比較不顯著。

在Gios大那邊的「四崁水夜拍青蛙」網誌請教這個問題之後,Gios大提出一點,就是習性問題:日本樹蛙通常喜歡待在淺溪水裏面,面天樹蛙則是喜歡待在樹葉上,

體色或許會因為環境角度而難以分辨,但是習性就很難改變了,這是面天樹蛙機率非常高。

這之所以難以分辨,是因為我們都沒有拍到蛙腹,面天樹蛙的腹面有著大量黑斑,這點是在外表上,和艾氏樹蛙日本樹蛙最大的差異點。
面天樹蛙的資料說明,1987年以前,面天樹蛙都被當作艾氏樹蛙,直到1987年由台灣學者和日本學者,由腹面黑斑和產卵習性,才將面天樹蛙獨立成一個台灣特有種樹蛙,「面天」指的是臺北面天山區,是當年採集面天樹蛙的區域)
備註:
一個多月過去,不時還在回味這「面天樹蛙」解謎的過程!
誠如Lai老師所說,因為沒有比較多角度的觀察照片,所以才無法進一步確定。

也就是說,之所以成為謎團,是因為觀察的角度還不夠多、廣。

最初判別的理由,不論是「四肢外緣的白突起」、「背部的X、H型紋路」,都無法成為決斷的關鍵因素,
而可以確認的外表特徵是在腹部紋路,缺少關鍵的腹部照片,也成為謎團的原因。
最後能夠決斷的判斷因素,不是在外觀,而是Gios大提到的習性:「趴在樹葉上」。

這解謎過程也適合大部分情況,
對於外在事物,不斷強調「相信自已」、「相信朋友」,並不能釐清一些疑慮,
唯有觀察更寬廣的角度,找到關鍵性因素才能夠進一步推斷。

這過程實在非常有趣,即便,解謎最後結果,說明我的判斷錯了,但是,這反而讓我學到、獲得更多!


這是「倒地蜈蚣」,也算是一種草藥材,常常看到文章提到「倒地蜈蚣」,終於看到本尊。


"虎刺楤木",也有鳥不踏的別名。
賴老師特別提醒大家注意這路邊有刺的小植物(應該是灌木類的)。


芒萁
很常見的蕨類植物。


看到這紅色鐵欄杆,就是快要到達神秘湖管制站了,不知道這個柵欄平常會不會關起來?


這時候,Jakee在路邊類似咬人貓的葉子上,看到這個奇特形狀的昆蟲,
不對稱的造型,實在看不出來它的頭部是哪一邊,要低下身子,才會看到很短的腳,
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它的名字!

神秘湖管制站(南澳工作站管轄)


隱藏在柳山林中的木屋,就是管制站了,這樣看起來真是漂亮,
我們邊走邊觀察,花了一些些時間,到達管制站,已經10:20,
還好我們在半路就遇到騎機車上來的管制人員,管制人員已經知道我們會到達的時間。

神秘湖步道入口就在管制站左邊廣場,如果不進入神秘湖,南澳南線林道則是往管制站右邊方向繼續前進。


昨天事先以電話知會南澳工作站,告知大約上來的時間,所以管制人員就在估計的時間到達等待我們。
管制人員是一位很年輕的原住民朋友,比對一下申請名冊,管制人員就開始說明一些事情,
本來應該要看一下影片說明的,不過,今天管制站沒有電,所以只能以口頭說明注意事項。


要進入神秘湖步道之前,我們都要換上雨鞋,以防止我們自己鞋底攜帶其他地區的物種進入神秘湖。
這真是很細心的保育措施。(管制人員的機車好酷啊!)

神秘湖步道


神秘湖步道入口就在管制站左側廣場這個牌子旁。
進入前,管制人員要幫我們拍照記錄一下進入時間與人數。
順便請他幫忙拍一下合照。


南澳闊葉樹林自然保留區的告示牌,這應該是以前公告用的牌子,
現在有了嚴格管制措施,這牌子功能性也比較小了!

一踏入神秘湖步道,很快就感受生命的顫動,啟動了今天的生態之旅!
Lai老師將大家的發現彙整成神秘湖搜秘得臉書相簿。


腹斑赤蛙Rana adenopleura Boulenger,很常見的赤蛙。
本來應該會無法發現這隻腹斑赤蛙,不過,當我跨出腳步,驚動到這隻腹斑赤蛙,它跳了一步,我才發現的。


又看到一隻推糞金龜,這隻比較謹慎,我們駐留在旁,反而讓它卷曲保護自己起來。



一開始以為這豔麗小花朵,是這像柏類一般葉子的草長出來的,後來才發現這只是掉落在上面的小花。
旁邊的葉子,是「生根卷柏」,
而這朵豔麗小花朵是「蘭崁馬藍」,枯葉蝶食草!


這才是「蘭崁馬藍」葉子,枯葉蝶食草!


Hughes和賴老師好像是第一次見面!!


好專心在上課!
神秘湖步道景觀,其實和一般中級山步道非常相似,像是熊空-紅河谷越嶺步道,或是巴福越嶺古道
但是沒有柳杉人工林,有著較為原始的林相,所謂「原始」,其實就是有著較多種類的樹木,而不會是單一林相,視覺上來說,也比較雜亂,拍照起來沒有那樣好看,
但是,這樣的雜亂反而是飽含著豐富生態。

剛剛接觸登山健行活動的時候,還有個誤解,以為會參與登山健行活動的人,應該是想要享受大自然的豐富樂趣,不過後來才知道,還是有不少登山者,其實是比較喜歡競速,不想多停留一點點時間關注身旁的生態。

追求速度、時間、距離,一向不是自己的重點,是比較喜歡邊走邊東張西望的,希望可以很幸運的看到沒看過的小生命。
(或者更直接地說,工作上總是在競賽,實在不想在興趣上,也追求競爭啊!不論是和自己競爭,還是和別人競爭)


這次多虧賴老師提供豐富的知識,我們才得以享受到這一路的生態趣味。

幾次將重心轉向生態的經驗發現,
觀察生態就像福爾摩斯那樣觀察、推理,
沒有基本知識,去察覺小小的差異,就無法發覺事情的真相,
每一次觀察到的疑問,經由搜索、請教、對比、釐清,都像是一個解謎、推理過程,
而每一次的推理成果都會成為下一次觀察的基礎,

這樣的過程不只是在現場的觀察,還包含之後的推理過程,這實在太有趣了。


不太確定是不是「雙目安尺蛾 Callerinnys rubridisca」?

一路上很多的蛾,很難全部都拍到。


眼尖Jakee發現這躲在草叢之間的「雙色皮竹節蟲」,若不是驚動到它,根本無法發現啊!


邊走在步道上,Lai老師提醒我們注意一下這路邊的小蕨類「稀子蕨」,
一般蕨類都是利用有性生殖方式的孢子繁衍族群,
但是這「稀子蕨」還會在葉脈之間長出一個「不定芽」(就是照片中那個像佛手一般,不固定在哪個部分長出來的芽),當「不定芽」成熟掉落,就會生長成新的植株,
這是無性生殖的方式。

備註:
這是當時另外一個很有趣的點,這個點就是「例外性」。

蕨類依賴孢子傳播繁衍,這是很普遍的了解,這稀子蕨也有「孢子」這樣的有性生殖機制,
但是,稀子蕨另外又發展出「不定芽」這樣的無性生殖方式,
聽到這樣的「例外性」,就像去了解一個「普遍性」一樣的讓人興奮。


變異渦蛛 Octonoba varians Boes.et Str
以前就注意到有些蜘蛛網又著奇妙的圖案,曾經聽過變異渦蛛的網會呈現螺旋狀,而且只有變異渦蛛會這樣織網,這種特殊性一直吸引著我。


乍看到這昆蟲,還以為是樁橡,Lai老師告知才知道原來是「叉斑陷紋金龜」。
很漂亮的花案。


路上的倒木,上面長滿了真菌類,
對這樣的真菌,一向沒轍,很難分辨,卻又是在林間最容易發現的生命。


我們行進的相當緩慢,因為邊走邊看,到這裡花了30分鐘,還走不到一公里。哈哈


腎毒蛾Cifuna locuples Walker幼蟲
蛾類一向是基本成員,只是大部分發現的是成蟲,
幼蟲會被發現大都是因為從樹梢掉下來,大部分是躲在葉子裡面,
這幼蟲的模樣和常見的基斑毒蛾非常接近,所以很自然往毒蛾類方向尋找,果然很快就找到了。


不小心驚動到這隻,才看到它巧妙地躲在樹葉之中,
本來以為是和Jakee拍的蛇目蝶是同一隻,

不過前翅那個玉帶和大大的眼,應該不是蛇目蝶,後來也曾經懷疑是也有多重目的蔭蝶,
後來想到,這隻休息的時候,翅膀是張開的,這比較是蛾類習性,蝶類喜歡閉合翅膀,
這應該是白線魔目夜蛾 Erebus gemmans


紅緣燈蛾 Amsacta lactinea幼蟲
這也是常見的蛾。


長在樹幹上的真菌類模樣,常常是練習拍攝的對象,只是有時候,會不知道要怎麼變化拍攝方式??
看見前面Lai老師在拍攝,想說也練習看看。


Jeff、Hughes拍攝同一個樹幹、真菌。


每次騎乘,為了拍攝某一個小東西,都會停下來等待,慢慢就會落後前面很多,
不過,騎乘林道,會有比較多的夥伴也會停下來拍照,形成一個默契,
我想這也是越來越偏向林道的原因。



這幼蟲,我自己比較少見到,所以看到遠方的它正在慢慢爬行的時候,就引起興趣,本來想說這樣大的體型,會不會是枯葉蛾幼蟲,沒想到也是夜蛾。


在這裡看到三四隻小樹蛙,這和之前看到的應該是一樣的樹蛙,
既然都喜歡在樹葉上,應該是面天樹蛙的機率比較高。


經過驚動到這蜘蛛,它很快速的往上爬,想說來練習看看能否追逐的上??
這樣不清楚的畫面,很難判定是什麼蜘蛛,大概是皿蛛之類的。


經過一個小溪流的時候,當然可以看到喜愛溪水的豆娘成群的飛舞、求偶。
它的名字應該是:「白痣珈蟌」雄性


很好奇這條小溪流,水面相當清澈,也保持相當的水流量,
來之前所查到的資料,並沒有這條小溪流,是因為雨量多,產生的新溪流嗎?
不過,現在雨量又不大,怎麼維持的呢?
當然,Google地圖上是不會有這條無名溪的資料與名稱。


更正:鼎脈蜻蜓 Orthetrum triangular, 本來以為是常見的灰黑蜻蜓 Orthetrum melania,有溪水的地方也容易看到它。
經由建仁兄的提醒,原來這是鼎脈蜻蜓 Orthetrum triangular,兩者差異在於身體顏色,
鼎脈蜻蜓 Orthetrum triangular身體是黑色,灰黑蜻蜓 Orthetrum melania身體是藍灰色。


石牆蝶 Cyrestis thyodamas formosana雌性(雄性是黑線邊),又稱做「網絲蛺蝶」,
它的幼蟲也很有趣,身體姿態模仿樹刺,來欺騙鳥類。

我是在地上看到這隻,一動也不動,還以為它快要成仙了,
用手包起來之後,發現她的翅脈還很完整,並沒有破損,應該還不會太老,
不知道為何飛不動??亦或是剛剛羽化、翅膀尚未乾燥呢??

不過,這樣就很方便讓我們近拍了,在這裡又花了不少時間拍這隻石墻蝶。

神秘湖


終於看到神秘湖了,
可以看得出來這湖面很淺,但是也許湖底下有很厚很厚的淤泥,和陽明山夢幻湖真的很像,
這種溼地形態的淺湖,生命最豐富了。
資料上說,這裡有稀有的水社柳、水韭,實在沒時間慢慢找就是了。

從步道口到這裡約1.7K,我們從10:45走到12:02,時間都在步道中尋尋覓覓。


Jakee腳程很快,已經衝到神秘湖出澳花溪的出水口了!


站在神秘湖的澳花溪出水口,這裡是狹長的水道,左邊方向還有一條小路可以進去,可以看到一個觀測設備,不過,今天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去探險。

看過去水面上都是水毛花,看不清楚是否有台灣水韭,夢幻湖那裡也是水毛花數量多於台灣水韭


Jakee走過去的方向,就是安置探測設備的地方,不知道前方有什麼?不敢進去冒險。


這是澳花溪出水口,過去就注入和平溪,聽說下游就是澳花瀑布,不過,一樣在Google地圖上,看不到這條溪流。

這附近都沒有樹蔭可以遮蔽吃乾糧,我們就坐在這溪流裡,吃Mayi的雞腿,和大家的麵包。
本來還覺得坐在溪流裡面很涼爽,這時候,Jeff發現我的膝蓋窩有隻螞蝗吸得飽飽的,
我趕緊拿出鹽巴驅趕,這時候又發現淺溪裡面有隻肥大螞蝗正努力的匍匐扭轉前進,
正在好奇它要去哪裡,就發現這肥大螞蟥突然轉彎,轉向我這裡,
同時間,又看到左邊的溪裡面,還有兩隻,也正在往我這方向爬行,
我的雨鞋上也早已爬上一隻螞蝗,

哇,看到四隻螞蝗同時往我這方向爬,沒看到的不知道有多少??

大家嚇得趕緊回程,哈哈,太匆忙了,應該把這個盛況拍下來。、

回程



回程,大家走得很快,是因為答應管制人員兩點前要回到管制站。


回程路上,看到這被真菌包覆的枯木,還蠻好看的。


姬波紋小灰蝶 Prosotas nora formosana 
洗完雨鞋,這隻小灰蝶就一直停在我的褲子,不論我怎麼走動,它就是不飛走,哈哈,鹽巴有這樣好吃噢!!


12:50回程,回到管制站,大約14:00,還在答應返回的預定時間,
等大家沖洗好雨鞋,也差不多14:30,管制站已經起霧,
管制人員希望我們不要再走南澳南線林道後段的五公里,
想想這留待下次再來就好,不急於這一時。

所以我們在管制站前合影,讓管制人員做個記錄,就下山。


下山的3.7公里,其實很快,路面又是雙線道,非常暢快,
這時候山嵐已經滲入柳杉林間,非常夢幻。


隨著海拔快速下降,山嵐神秘地突然消失,回到清澈的林相。


離開南澳南線林道前的合影。
沒有帶自拍的腳架,相機歪歪斜斜的,哈哈。

或許,南澳南線林道的林相,與其他林道相比較,並不是十分特殊,
或許,我們還沒有品嘗到南澳南線林道後段5K的美麗,

不過,今天還是大滿足,林道體驗到的旺盛生命力,讓人十分快活。

而且看看時間還夠,大家就提議去吃有名的南澳冰(建華冰城、南興冰城),
以及聽聞許久的粉鳥林漁港,晚餐再去吃豐盛的蘇澳港蒸煮流海鮮,
作為今天的快活endding!

這部分,就另外獨立一篇網誌:「2014.06.27 南澳南線林道享受完,繼續品嚐南澳建華冰、南興冰、粉鳥林漁港、蘇澳蒸煮流海鮮

最後,放上夥伴的生態照片集,大家拍到的東西都有點差異:
1、Jeff的「南澳神秘湖生態之旅」:拍到皺足蛞蝓。

2、Jakee的「神秘湖生態篇」。

3、Hughes的「20140627 再訪南澳林道南線進入神祕湖」(這相簿在臉書,可能有鎖權限)。

4、Lai老師彙整成的臉書相簿:「神秘湖搜秘」。

備註1:

有些登山團體以「保育生態」為藉口,施壓公布門禁止單車進入,卻毫不限制人數,動輒帶領百人商業團進入浸水營,即使是用走路,這樣的人數數量,就算是用走,對生態影響傷害,絕對大過十台單車。
這種以形式來區分,卻不考慮數量對生態的傷害,根本自欺欺人,若真的要考慮生態保育,絕對要像神秘湖步道、磺嘴山保育區這般,限制進入人數(不論是不是用走的),限制這些登山團體的商業帶團模式,才能真正做到生態保育。




2014.06.27 南澳南線林道前段、神秘湖賞生態


EveryTrail - Find the best hikes in California and beyo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阿非邦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ports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且向運動邦投稿分享此文章
    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已將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的《邦民投稿》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writing
    希望能有更多熱愛運動的網友們閱讀到您的好文章
    謝謝~ 也期待您日後的再次分享~

    痞客邦運動邦
  • 潘小姐
  • 最近在寫書,想跟您徵圖,請與我聯絡
    0921804222
    ecophotogmail .com
  • 請問您想用在什麼樣內容的書籍上呢?想要使用哪一張圖呢?

    afei 於 2016/12/24 04: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