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就是一些書啊!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森林祕境:生物學家的自然觀察年誌 The Forest Unseen: A Year’s Watch in Nature」
朋友推薦的書籍,一邊閱讀一邊在這裡整理心得。

博客來上摘錄的中文簡介:「美國最有創意教師,最精彩生動的43堂自然課,讓你從方寸之地,看見宇宙萬物的奧義
生物學家大衛.哈思克以一年的時間追蹤大自然的四季變化。在這段期間,他不定期前往田納西州一塊面積僅一平方公尺的老生林進行觀察,並透過文字鮮活的呈現森林的面貌以及林中生物的情態。
他從單純的觀察著手,對象包括如疾行過落葉層的一隻蠑螈、春天綻放的第一批野花,將生物學、生態學與詩作巧妙的編織在一起。他在書中闡釋了最小的微生物與最大的哺乳動物之間的關連,並描述了數千年乃至數百萬年來那些週而復始、不斷循環的生態體系。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昆蟲偵探】這本昆蟲界的推理小說,顧名思義,是發生在昆蟲世界的殺蟲事件。
既然,在人類世界的殺人事件是因為人性矛盾而發生的案件,那麼昆蟲界的殺蟲事件,也是因應著蟲性矛盾而發生的案件。
只是所謂「蟲性矛盾」,一個一個撥開來看,也不過就是大自然運作的法則罷了。
但是這種「蟲性矛盾」正是這本書好玩的地方,在六個不可思議的案件當中(其實也沒多不可思議,呵),
熊蜂偵探依據不同「蟲性矛盾」抽絲剝繭,企圖破解案件當中的不可能。
而我們這些讀者,就可以在這熊蜂偵探的「抽絲剝繭」瞭解不少「蟲的習性」。

將推理和「蟲的習性」結合起來,日本人的創意真是厲害。
雖然CSI:LV的葛瑞森也常常依據蟑螂、螞蟻、蛆..........這些蟲的特性偵破案件,
不過蟲界的殺人事件各式充滿了各種大自然競爭的殘酷法則就是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色之書》是最近正在閱讀的書,不過看得很緩慢,每次都只能翻個一兩頁 ,在今天進度裡,看到一句話,感到非常地滿足:



「當記憶的花園逐漸荒蕪,一個人會開始珍惜最後殘存的花草。為了不上它們凋萎,我從早到晚灌溉澆水,悉心照料。為了怕忘記,我回想、再回想。」(中譯本P48)

或許是我正屬於那種「正在逐漸荒蕪的記憶花園」,也或許,工作正逐漸佔去自己生命的絕大部分!不僅僅是一些記憶正在凋萎,而是周遭很多東西都慢慢減少,不論過世的NONO還是不再聯絡的朋友,而能夠認識的朋友慢慢只能是從工作中接觸的,即便是很認真、誠懇地對待,也常常會突然消失、冷淡;只能剩下記憶、只能慢慢的淡薄。

所謂的「活著」,就是每天都會有新的記憶產生,快樂的、討厭的、激烈的、淡淡憂傷的,這些新的感覺賦予記憶一種生命感,一同前進。又不像真正的花園,凋萎的花草,拔掉老枝,撒下新的種子,就可以有新的嫩芽冒出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戰廢品


這是我的第一本哈金小說,也是第一次看到關於韓戰的傷痕文學(摁!這算是傷痕文學嗎?唉!像我這種連文學皮毛都不懂的人還是不要學人賣弄名詞啊!)。

不像越戰經由好萊塢,變得好像是台灣自家事一樣,韓戰對於台灣而言似乎太遙遠了;能夠像是自家事一般有著那股戰爭氣息的書,在台灣能夠感受到,似乎僅僅停留在二次大戰的中日戰爭,或是被日本徵兵所參與的二次大戰。因此看著《戰廢品》描述韓戰,有著莫名的疏離味;戰爭的殘酷,戰爭的折磨,被俘的求生存與求尊嚴,


PS: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自從知道CULT電影這樣的次文化風潮之後, 就開始有意無意地注意這方面的資訊。最近因緣際會得到兩本和CULT電影有關的書:
一本是在聯經上海書店聯經買到的 David J. Skal的《The Monster Show魔鬼秀》簡體中譯本。一本是朋友推薦的《Midnight Movies》。

The Monster Show魔鬼秀

由於我對CULT電影不是那麼熟悉,還在啟蒙階段,沒有辦法一口氣閱讀完或是寫成一篇心得網誌,所以先把這本《The Monster Show》納入讀書計畫,預定將各階段的讀書進展轉化成不同的網誌,並在這篇網誌裡彙整在一起,希望這讀書計畫能夠成功。
The Monster Show》在前幾個章節是以女攝影家Diane Arbus受到TOD BROWNING的《FREAK》影響來帶出HORROR這個主題,隨後指出TOD BROWNING在馬戲團工作的經驗,以及1920《卡里加利博士小屋》對美國電影的影響。整理一下《The Monster Show》裡當時一些事件在時間順序的邏輯:

a.美國早期馬戲團或雜耍表演常常以畸形人來作為表演重點,像是侏儒、三條腿的人,沒有雙腳用爬行的人;甚至是TOD BROWNING自己表演的活死屍魔術。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史卡德系列《繁花將盡》勞倫斯.卜洛克

問:為什麼要推薦這本書啊?
睜大眼睛地高音答:因為這是卜洛克的史卡德系列新書耶!
    (暗之音:光是這理由就夠了吧!)

瞇著斜眼問:偵探推理小說這麼多,卜洛克寫的系列小說也不只史卡德系列,
      就算是史卡德系列也有好多本.......
再提高分貝搶答:只要是史卡德系列的書我都推薦.....
   (暗之音:不要跟這吹毛求疵的人瞎攪豁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那天,3月六日,是個非常適宜走路的天氣,
下午快四點了,心中盤算一下,
現在幾乎是春天了,天黑約莫是六點半,
走到台大,也許在天黑前還可以有一個小時可以在校園裡靜靜地看書;

這是最近開發出來的WALKING路線:
從永吉路穿過101,經由基隆路,在辛亥路十字路口有個小小的邊門,
就可以進入以前的舟山路(這條路已經消失了,變成校園裡的一條路);

這條路線缺點很多,尤其沿著基隆路到了快速高架橋下時,車輛非常多,空氣很糟糕,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413的死亡的化學編號∥▎▋▍0016 死亡化學兩篇文章,
忽然勾動我想起<<萬延元年足球隊>>

可能是書中這段描述一直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接近五六年了,痕跡一直無法消散:

赤裸著身體,臉塗成朱紅色,死者死亡前的最後裝扮,屁眼插著一根黃瓜,
死者死亡前最後的儀式,死者自己上吊死的,由一根繩子完成死亡的過程。
死就死吧,為何要有奇怪的姿勢,是有未完成的最後心願嗎?
還是,死者要傳達某些訊息給活著的人?
以死亡所造成的強大壓力,將死亡姿勢的映像烙印在活著的人的思考中。 或者是像死者的祖母所說:誰都會死,過了百年之後,誰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死?
用自己最屬意的死法死去,才是最上上之策。

會開始閱讀大江健三郎,是因為死者的傲氣 飼養這本書,
自此就愛上大江健三郎冷冷自我批判的書寫,
以下是2002年當時所寫的關於<<萬元延年足球隊>>的零碎想法: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陣陰雨綿綿的日子,無法享受走路的愉悅,
躲到書店避雨讀書的機率大增,
每每經過暢銷書排行榜區時,
博士熱愛的算式這幾個斗大的字總是很容易抓到我的視線,
(這樣看來,作者新書的封面設計算是成功囉!)

博士熱愛的算式,是去年我到菲律賓離島海灘度假的讀物,

雖然短暫記憶這個trick在當時有點氾濫成災,
短暫記憶所造成的行為異常或是人際變化也常常是表現主題,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陣子沒用到小筆記本紀錄事情,
似乎一些曾經記得要做的事情都忘了,
前兩天和朋友們到川巴子聚餐,
拿出小簿子記東西,
才翻到前一陣子逛書展想要記得的一些瑣碎事.


還是趕緊記下來,免得又忘了,
一直搞不清楚是否逛過書展,
能確定的是應該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勞倫斯的史卡德系列,
我想在台灣的粉絲應該很多,
雖然我也是愛好者,
畢竟對於這種硬漢式的偵探小說,
我涉獵的真得太少了,
所以應該沒有辦法寫出什麼感想,
還好某位朋友是真正的愛好者,
我才有辦法好好地看完史卡德系列,

每次經過書店,我總是會想起唐諾先生在序言所問的問題: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第一次踏進台北的上海書店,
當然沒有上海的上海書店來得大,
不過小小的地方反而比較可以找到書,
有時覺得書店太大真是可怕,


(左下是一本剪紙的書,平常不太會買的,不過印刷實在太漂亮了.)

這是今天的成果,
三國演義書繪本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委外代工 活用全球生產力

這是中國時報的一篇報告,關於一本書的文章:

書名:委外革命:全世界都是你的生產力!
作者:麥可考貝特(Michacl F.Corbett)
出版社:經 濟新潮

台灣以代工為傲,應該有好幾拾個年頭了,
不論是傳產的高爾夫球頭,喇叭,腳踏車,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緣起

最近這一兩年,有幾位朋友對佛教產生莫大的興趣,我也因此接觸到一些這方面的東西,
這本書是其中一位朋友強力推薦我去看的,

雖然朋友聲稱我是學物理的,應該容易上手,不過我的物理只有到大學,佛學也不專精,
而這本書的僧侶是法國分子生物學家背景,科學家是個天文物理學家,
對於這本書,目前看起來只能整理一些摘要,要談心得可能還需一些時間.

(其實會願意閱讀這本書並不是因為與科學家的對談,而是那位僧侶是藏傳佛教的僧侶,我另一位朋友曾經簡單介紹密宗的世界觀,因此我產生點興趣)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剛剛在半睡半醒之間
突然想起很久很久沒有用到的一句話了:
生產關係的再生產

這是馬克思主義裡常用的一種概念!
不過我是在阿圖塞在意識型態與國家機器這本書裡,
(嚴格說是意識形態的國家機器和國家機器的意識形態這篇文章裡)
才真正理會這句話.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