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 93THE MENTURAL YEAR專輯的音樂Maldoror Is Ded Ded Ded Ded
十年來對這首歌的喜愛一直沒變,
到現在還是我的iPOD必備的音樂之一.
(若下面點播器無法播放音樂,請點選上面歌名)



CURRENT93是在十年前,一位學有專精的唱片店員介紹的,
(我已經忘了他是誰?但是真的必須感謝他)

據朋友說明,這應該算是黑暗秘教的音樂,

雖然有半年都無法接受這音樂,但一旦接受,就深深陷入了.
下面是很久以前寫的:
-----------------

我似乎總是將音樂具象化,
或者說,
我在聽音樂時,總是在想像著,
想像著某種場景!

當那像小女孩唱啦啦隊的叫喊聲響起時,
我總是想起Aphex Twin的一個MTV當中,
兩個鑲著Aphex Twin頭顱的小女生手牽著手,
在一個青綠的草地上,輕快地玩著跳繩遊戲,

隨著小女的歌聲結束,一個獨白的聲音響起時,
我想像的視線逐漸遠離小女生,
慢慢地拉回,
由草地拉回窗口,由窗口拉回一個陰暗的房間,

我赤裸地躺在地上,我沒有昏迷,
我是很專心地躺在冰涼的地上,
我的眼睛似乎已經失去了焦點,
因為,
我很專心地將臉貼著略為潮溼、長著青苔的地磚上,
是的,
我很專心地聽著,我想要聽到什麼聲音,
一個細微的聲音,一個我一直在追尋的聲音,

獨白的歌聲繼續著,
我的喉嚨咯咯地響著,

一隻手輕輕地撫觸著我,
他只是撫觸著我,
我想要他撫觸著我,

想像的視線逐漸模糊了

當Maldoror Is Ded Ded Ded像搖籃曲的音樂響起時,
我已經躺在一緩慢搖晃的搖椅中,
我依然赤裸著,
我捲曲在搖椅中,
我依然看著空洞的前方,
搖椅依然輕輕搖晃著,
一條細細的繩索環繞過我的脖子,
慎密地繫在斑駁牆上頹敗的電扇,
摁,還有一條,細細地牽著我的手繞過那昏黃的小檯燈,

一條又一條的細繩細心地牽絆我,
將我和這昏暗的房子緊緊地絆在一起,

搖椅依然搖晃著,
我的眼睛顯露一絲絲安心的光芒,
我的喉嚨依然咯咯地響著

每次聽Current93的The Menstrual Years

我似乎總是只聽CDⅡ的The Stair Song Suzanne : She And I In Darkness We Lay and Lie
Maldoror Is Ded Ded Ded
這放在我的 web tv播客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