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半年多,入手Anthem之後,逐漸迷上林道,

霞喀羅古道養老段、羅山林道南段,即便是還不算是林道的馬美道路,

都可以體會到不同林道之間的差異,

羅山林道南段似乎較沒有人工的維護,多了點荒野的恬靜趣味,

霞喀羅古道養老段雖然歷經坍方,不過政府方面還在努力修護,比較有休閒的舒暢,

而且隨著陽光的移動,林道的氣味也跟著變化,如果再搭配季節的變化,更有不同的風味,

這些林道總總的豐饒變化,是過去騎車一年來,從未有的感受,

我想這應該就是迷上林道的原因。

 

在這次的巴福越嶺「拉拉山的上巴陵沿著登山步道到烏來的福山」之前,

只記得過去在林道中感受到的甜美與悠閒,殊不明白這段22公里的巴福越嶺考驗!

這段大約22公里左右的越嶺山路,邊騎邊牽車,因為我的技術不好,牽車的時間比較多,又讓我嚐到完全不同的旅程。

 

這第一次的巴福越嶺,讓我第一次感到下坡比上坡累,也讓我第一次摔下山坡,但這樣反而讓我高興異常,回來之後,還一直處在高昂的興奮狀態。

 

理應早早完成這篇遊記,不過這段時間剛好卡了三個案子,中間就這三天空檔,全部拿來騎車了,前兩天5.1去草山雷達,5.2騎去大溪,這天「牽車」完巴福越嶺,整個體力耗盡(屁股也痛得要命,哈哈,比環島的時候還要痛啊!),也只能乖乖地去把工作完成,遊記就拖到現在,10多天後憑著漸漸模糊的記憶好好完成了!

 

無謂的話,似乎說了多一些,早早進入遊記吧!

 

五月三日那天早上六點半在捷運新店站會合,

本來以為週一一大清早,從松山騎到新店站,一路上應該沒有什麼車流,

不過看來還是最後一個到啊!

 

現場PP WALK大哥已經開始在裝車了!

 

 

這台單車專用拖車,最多可以裝八台車,

 

這次七台裝著巧克力的登山車架上去,壹整個看起來好威啊!

 

PP WALK大哥的單車接駁服務真是方便好用!

 

從新店開車到上巴陵,還真是一段不近的路程,七點出發之後,大約十點才到上巴陵嶺警察局登記入山,

這裡要幫忙提醒一下,登記入山之後,從烏來福山那邊出來,要記得打電話到警察局報備一下,

免得警察們會以為在山中出事,出動大隊人馬營救。

 

忍不住又看一下這隊威武的車隊!

 

這裡是最接近登山入口的停車場了,上去就是拉拉山生態館!

感謝PP WALK大哥啊!開車開了好久!

 

 

哇!

這是傳說中手工打造的德國NICOLAI,竟然可以遇到,真是不賴!

 

大家忙著卸下車子,準備出發了!

小游、黃大哥還在端倪英楷兄的NICOLAI!

 

進入拉拉山神木群前,最後的建築物:生態教育館!

 

我的軌跡紀錄就是從這裡開始!

 

進入拉拉山森林遊樂區了,不愧是著名景點,

這裡的道路,雖然是小碎石路面,簡直可以說是豪華舒適啊!

 

還有漂亮木頭欄杆,一眼望去就是乾淨舒適!

遠不知後面即將要面對的行程是什麼?

 

哈哈,才剛開始行程,就和海哥PK拍照了!

 

拉拉山神木群真是名不虛傳,巨大的神木應接不暇,

這次GF1完全無法掌握這些神木群,

下次要帶超廣角的鏡頭來,才有辦法了!

 

真是對不起海哥,這張的焦完全跑到後面的神木了!

 

今天非常幸運,天氣很好,在陽光的襯托下,這段林道非常地漂亮!

雖然有人工整裡的味道,但還是有著一份恬靜!

 

拉拉山這段神木步道,還蠻適合慢慢走路的!

如果只騎這一小段路,應該是超輕鬆的行程吧!

 

正在作山坡強化的工程,

他們好厲害,竟然在幾乎90度的斜坡工作!

 

雖然鏡頭的廣度不足以呈現神木高聳的全貌,

但是這段路上,還是很愉快地拍著神木的蹤影!

 

 

哇!已經編到22號

 

海哥也是攝影獵人,像老鷹般,隨時環視四周的好景色獵物!

 

這樣的景色,雖然有點人工味道,但還是感覺好漂亮、好舒服啊!

如果要輕鬆騎,拉拉山這一小段,真的很適合!

 

看到這個閘門,感覺要進入到另外一個世界的味道,

看起來舒舒服服騎車的好時光要結束了!

 

既然好時光即將逝去,大夥一起在閘門前留個影吧!

 

雖然我很喜歡這種厚厚落葉的路面感覺,不過這也似乎隱藏了些秘密的味道。

過來的行程,才發現,在這些落葉之下,好多的考驗還在冬眠潛伏著!

 

路面也從寬敞的道路變成了羊腸小徑。

此時,路面的山坡陡度還不會太高,沒有危險的感覺。

 

道路的感覺越來越像是在狹縫中切出來的道路!

盤據在旁邊山壁上的數目,張牙地伸出枝條,

岩石也像是被削掉一角,矗立在旁。

 

騎在這樣的林道路面,開始感受到些許的不安,

好像有許多不知的因子,隱藏在四周,

或許就是這樣不安的感覺,激起與過去不一樣的林道氛圍,

一種野性瀰漫在騎車的情緒當中!

 

從樹後望去,路旁山坡的陡度也提昇不少。

前景這棵樹長得有點奇型,過去似乎只有在低海拔的樹才會看到這樣的軀幹形狀!

 

這裡應該有一千多公尺的高度。

林相也不若一般林場所見,都人工改種成針葉林,這裡的林相開始摻雜不同的樹種。

 

這張圖片可以很直接呈現出這段路程的感覺,

就好像被鑲在四周的石頭、樹根、枝條所包圍,

我們在甬道之中穿梭,掙脫著朝著遠方的陽光蠕進。

 

這裡的野性激起了興奮的情緒,似乎,回到我的anthem應該要去的地方!

 

開始有些陡坡需要牽車,這裡維護的還算不錯,沒有坍方,不知於要扛車,沿路很多這樣木頭搭起來的階梯,後來發現這樣的階梯暗藏了風險!

 

來到比較空曠的地方,當做休息點!

 

海哥的JAMIS!

 

我就是喜歡這種樹根殘繞的景象,有種要被吞噬的感覺。

 

上上下下,全靠這樣的木棧道,旁邊的山坡陡度已經到了危險的程度了!

 

由於潮溼,木棧道上的橫切面長了許多類似青苔耐陰喜好潮溼的小植物,

這用LOMO風來處理,感覺還不錯!

 

哈哈,又和海哥PK了!

 

這裡硬是從倒下的巨木鋸出一條道路來!

 

 

這木頭上的菇類,好像是常常在吃的菇?

不知道是不是附近有菇類繁殖場,飄到這裡落地生根,不過早上的太陽似乎讓它們有點委靡了!

 

 

陽光襯托出綠意,真得讓人有安詳的感覺,這畫面又回到剛開始那樣的恬靜!

 

又有一棵倒下的巨木,感覺這棵樹木倒下的時間比較久遠,

不若之前那棵被鋸開的巨木,這棵好像被青苔滲透到骨子裡了,

現在才發現右邊那棵樹木的根真是牢牢地抓住山壁,

我真的有點異常迷戀這樣的樹根!

 

陽光啊!陽光啊!

你不僅是攝影的好朋友,也提供了我們溫暖的安全感,在這樣的森林甬道之中,有了陽光,鼓舞了前進的力量!

 

這樣的路面,需要點技術,我還是不太能騎過去,尤其會緊張地用力抓緊把手,這樣反而不容易控制車身,也更加耗費體力。

 

又有倒下的巨木,這鋸開的橫切面,看起來非常的新!

這畫面有著濃厚的奇幻味道!

 

一路上不少方便登山客的小措施,感覺不錯!

 

 

這應該是自己的怪趣味吧!

就是喜歡這種幾何圖形的不規則排列,其實,好像沒有太多意義!

 

 

不過這樣拿來拍車,還蠻有點味道的!

 

到達越嶺道的最高點,鞍部了,大夥在這裡休息吃中飯,為了不耽擱時間,今天就不開伙,以自己帶的乾糧為主。

看看地圖,這裡好像在台北縣和桃園縣的交界線上。

 

標高1758公尺,記得剛剛的生態館,好像標高1500公尺,所以剛剛只爬了200多公尺,不算太困難。

但是沒有想到難的不是上坡,真正考驗的反而是下坡啊!

 

這兩座山都是桃園縣的山,拉拉山登山口,說的應該是從福山過來的登山口。

所以左邊是福山方向!

 

休息夠了,為避免在山中遇到天黑,大夥早早準備出發啦!

 

就是往左邊那個草叢缺口出去,往福山方向走!

 

一進入福山的領域,開始是緩緩下坡,也發現陽光不見了。

溫暖的感覺,頓時轉換成一股寒意!

 

不要小看這些落葉,裡面可暗藏了好多機關:亂石活撥亂跳地躲在不同的方向,樹根也不甘示弱,蜘蛛網般地盤據著自己的地盤,

第一次碰到這樣複雜的路面,沒有技術的我,不禁用裡緊緊抓著把手,想要控制方向,但是控制了前輪,後輪依然在亂石和樹根之間彈跳,

海哥的說法很經典,後輪就像是在跳曼波。

 

奇形怪狀的樹木也越來越多,好像進入完全不同的結界一般,

今天的巴福越嶺道,好像三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拉拉山神木區,像是人類的遊樂園,充滿了安全感,

進入登山道,雖然開始崎嶇不平,但是濃厚山林情趣,每每讓人流連忘返。

 

而鞍部下滑福山這過程,不僅失去陽光,環境也開始張牙舞爪,好像這才是真正它們的地盤。

 

這張圖很清楚地表現剛剛說的亂石和樹根彼此糾結,爭奪著地盤,而我不小心踏入了他們的戰火之中!

 

這棵樹的形狀很可愛,怎麼感覺好像進入魔戒的世界喔!

 

還是有巨木老爺爺!

 

路咧?

路跑到哪裡玩耍了?

只留下幾棵石頭當記號嘛?

 

這種往下的木棧道,比往上的還要恐怖,因為在這種陰濕的環境,這木頭非常的滑,

若沒有穿止滑鞋,又扛著車,很容易就滑倒,被自己的車所傷,

同伴阿勇就在這樣的木棧道上滑倒三次!

 

 

唉!

路又躲起來了,只能沿著這幾棵石頭,扛著車往下爬,還好左邊有登山客搭建的繩索,這裡實在太容易滑倒了,不知道滑倒幾次,都是倚賴著護膝、護肘保護著!

 

這完完全全就是樹根的地盤,亂石也只能讓位,我第一次摔車就是因為前輪定竿在那橫躺的大樹根前,然後人就飛出去了,還好技術爛,所以速度不快,所以也沒有飛多遠。

聽老經驗的黃大哥說,其實速度夠,反而不會定竿。

只是這樣的下坡,我實在放不開速度啊!

 

就是這樣的路面啊!

(後來才知道,越嶺到差不多都是這樣的路面)

 

又是隱形殺手,原木階梯。

下去之後,好像要沿著小溪流石塊往右走!

 

終於看到大夥休息了!

 

在休息的時候,忍不住說了,下坡比上坡還要累啊!

 

從鞍部下來之後,一路幾乎都是下坡,偶爾有需要扛車的路段,

但是這段下坡,反而是今天最累得路段。

 

主要還是我的技術不夠,無法從容地去面對四面八方的陷阱,

除了路面上四面縱橫的亂石、樹根,路旁陡峭的山坡,

還有隱藏在草叢裡的樹幹(小游就是被隱身的樹幹絆倒),

 

這些不熟悉的路況,讓我繃緊了神經,雙手用力地緊抓來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這大量消耗了我的體力;

當然我也想雙手不要那樣用力,不僅體力耗損,反應也會變弱,但是這還是需要練習啊!

 

隔了兩週之後,在桶后越嶺行當中,和海哥聊天,才初步地瞭解,

這種下坡不規則路面,需要的是爆發力,來面對突發路況,算是一種無氧運動,

而在柏油路面上,長時間騎乘,需要的是心肺能力來持續提供能量,算是有氧運動,

兩者用力的方式不太一樣!

 

不過瞭解歸瞭解,有下坡技術才有辦法運用爆發力來控制場面啊!

 

以這畫面中的路面來說,路面較寬,離邊坡有點距離,算是安全的,

但是中間橫躺的亂石和樹根,就讓我卡到三次,幾乎和牽車沒有兩樣了。

 

 

呵呵!看起來好像是安全的羊腸小徑,

左邊那邊可都是被草淹蓋住的山坡喔。

 

這看起來好威!

 

剛剛夾在兩棵大石頭之中!

這可以在小藍的生命中記上一筆了。

 

沒有想到還可以遇到巨木!

 

巨木之下的路面,樹根的勢力比較大,真是牢牢地抓住地面啊!

 

就是這種低空橫列的樹幹,在你專心面對地面,提醒你還要小心空中的陷阱,

可是我沒有體會它的好心提醒!

這讓我吃了苦頭!

 

這種倒下死亡的樹木,生命已經消失,但遺留下的軀體,卻有著鬼魅的味道,

猶如神木大戰當中,被遺忘在戰場的士兵軀骸!

 

這棵橫躺的樹幹,以後應該會被砍出一個穿梭洞口吧!

 

還是忍不住想要拍下這種天南星科葉面上奇怪的紋路!

 

之前,我會怕經過這樣的獨木橋,不過現在竟然不怕了!

心裡障礙果然是可以訓練克服的!

 

這巨木倒下來應該有好一陣子的時光了,身軀漸漸被攀爬植物佔據,

就連被鋸開的剝面都長滿的植物!

 

大家為了等我,在休息當中,大夥跑上一個小坡,看看是否可以玩DH!

 

這段下滑福山的過程,陽光越來越少見到,應該是太陽已經西下的關係,

中間還遇到些微下雨,在有點陽光當中,聽著雨聲,有著春雨的美感!

 

不知道是不是這種美感讓我鬆懈了防禦的神經,終於在這附近,我摔下了山谷,

只是這一摔,讓我的情緒整個興奮起來,到了福山出山口,腦袋里記得都還是摔下山谷這件事。回到台北,首先就是將還記得的部份好好寫下來。

下面是當時記憶還很新的時候寫下來的:

 

這個經驗有點奇特,剛剛從山谷爬上來的時候,還有點興奮! 說是瀕臨死亡的感覺,倒也不是。

 

當時,根本沒有能力應付亂石和樹根的我,全身僵硬底注意地面,完全沒有想到,一根橫向的樹幹迎面撞擊過來,真的是眼睛一黑,就開始翻天覆地往山下掉落。

那時候睜大地眼睛,只覺得:「哇!原來在山坡上翻滾是這種感覺」

本能上還是直覺地想要抓住草叢或是樹枝, 同時感覺的出,我的車被我拖累,也一起掉落。浮出腦海的卻是:「完了,愛車要陣亡了.........這些草怎麼這樣鬆啊?」哈哈,車比人重要!

 

翻了兩圈,以為要停住了,結果,坡度太陡峭,我也太重,又翻了一圈才停住。此時,被我抓鬆的土,帶動幾塊石頭落下,砸到安全帽在撞擊到我的嘴。抓了幾個草叢,發現土實在太鬆了,還會帶動一些落石,只好努力抓住上方的樹枝,往上看了看,評估一下狀況,愛車還橫趟在上方一塊小平台,應該是舊步道。

剛剛我可能是先從上方的新步道摔落到舊步道,再繼續滾下去, 估計大概掉落兩公尺多。舊步道在我頭頂上方沒多高,攀了兩段樹幹,一下子就爬上去, 也還好有這舊步道,愛車也很容易地就牽上原來步道, 走回步道,回頭看看剛剛掉落的地方,嘴角被石頭砸到地方開始疼痛, 但是全身幾乎沒有擦傷,從來沒有這樣那麼感激我的安全帽,今天靠它承受了樹幹和石頭的攻擊, 還有剛買的護膝護肘、長手套,全身長車褲車衣都是依靠你們降低了傷害。

可能還好我是OFF ROAD超新手,第一次面對超多亂石和樹根,只有緩下坡才敢真正去滑,所以我撞到樹幹的時候,速度是非常緩的,有了護具,加上山坡土質鬆軟,全身只有嘴角被石頭砸出來的小傷口。如果狠下心買全罩安全帽的話,這個傷口也不會有了!

 

可惜的是當時情緒還在波動,沒有拍下摔落的地方,牽著車,一直走到這裡,這亂石的美感才提醒我要拍些照片。

摔下去的地方,沒有這樣多石頭,但是坡度和左邊差不多!

 

這亂石,亂的真美!

 

遇到大坍方,這是最後一個休息點了!

 

過來的路似乎越來越陡峭,不知道是不是摔過車的後遺症,已經不敢嘗試這樣的路了,

 

快要整段牽車了,所以速度越來越慢,距離其他人也就更遠了!

 

這段路就很像我摔下的地方!

 

哈哈!我還有心情這樣拍照喔!

攝影的腦袋大過騎車的腦袋!

 

最後的兩公里,幾乎都是陡下坡,不少石階和木階,若遇到下雨,這段路其實反而最難走。

這次天氣很好,危險度降低不少!

 

我脫隊太久,海哥他們等了快半小時,所以海哥和NELSON跑來找看看,有沒有出事!?

 

還好遇到他們之後,大約20分鐘,就到了終點:吊橋!

 

對他們真是抱歉啊!他們原本計畫天黑前要回到台北,

從這吊橋,回到信賢、烏來、新店,還要40公里左右吧,

雖然下坡多一點,但是烏來到新店那段還是有不少上坡,

尤其在體力剩餘不多的情形下,那幾段上坡還是摧殘考驗著最後的意志力啊!

 

為紀念今日的巴福越嶺,讓功臣ANTHEM和吊橋留下最後的身影。

 

終點吊橋。

出了吊橋,大家趕緊到附近唯一的部落餐廳吃暖呼呼的泡麵加蛋,

雖然有點貴貴的,但是整個人像是活了過來,值得啦!

 

只是想到還有35公里左右才回得到新店,心裡還是涼了半截。

 

尤其是我的屁股,已經痛得受不了。

 

平常騎柏油路,騎到一百多公里,都還不會痛,

 

這次越嶺行,到福山口出來,顛了20公里,就讓我的屁股磨掉一層皮,

下坡顛坡路真是學問大,一下子就讓我吃到苦頭,不僅雙手震得虛脫無力,如果不注意四面八方,很容易就摔車,騎乘姿勢和平常習慣的爬坡姿勢更是不一樣。

 

寫著寫著,覺得雙手又酸了!(其實是昨天桶后越嶺之後的酸痛啦!哈哈)

 

下新店這段路,完全沒有拍照了,主要是我耽誤太久,到烏來,就已經天黑了。另一方面,疲倦加上屁股疼痛,只想趕緊衝回家休息。

只不過,烏來到新店幾個短短的爬坡,就把我吃泡麵得來的最後體力完全地耗盡,到了北宜路,已經完全不想動了。

(最後是仰賴黃大哥的車,狼狽地回家,真是感謝黃大哥啊!)

 

單車路徑 709967 - powered by Bikemap 

 

下面兩個連結是GOOGLE MAP和GPX檔,歡迎使用喔!

 

2010.05.03巴福越嶺GOOGLE MAP

 

巴福越嶺GPX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