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RYO>>中譯<<蟲>>,作者小川幸辰,漫畫,東立出版,日本講談社授權,ISBN 9573493314
不若一般大堆頭漫畫巨著,是短短的三冊漫畫。一開始低調陰森的敘事風格,讓我誤以為是恐怖漫畫,但是故事情節所構築的新生命觀點卻取代了情節的閱讀樂趣,深深地攪動過去閱讀經驗所累積的記憶之 湖。

關於誕生的幾個印象:

在<<天使之卵>>,小女孩如同珍寶般保護著卵(不像母體般),男戰士破壞了卵,小女孩因此跳水自殺,隨著小女孩吐出的氣,更多的卵產生,並孵育出更多的生命。而女孩也成為神秘太空船鑑上的一 個雕像,猶如聖母駕臨的雕像。

卵原是對未來生命的一種象徵,但是原來的卵並不是真正的未來新生命,真正的生命是虛假的生命象徵遭受破壞之後,由死亡的母體產生出來的。
母體必須犧牲,新生命方能誕生。

在異形系列,異形的誕生代表著人類的死亡,人類只是個寄生的肉食牧場,提供異形新生命誕生所需的食物 ,人類當然不是母體,但是女主角懷著異形,使得攻擊的異形退卻時,母體的形象悄悄地籠罩在女主角身上。

蟲子一方面如異形系列電影將人類當作肉食牧場,另一方面將胚胎注入人類身體當作新生命的宿主,然而卻不再是肉食牧場,“不知名像節足動物的母蟲將子蟲注入脊椎動物的脊椎裡,吸收其養分,羽化成脊椎動物”,這樣“新生”的概念超越了啃食人體的恐怖電影樂趣,這樣的新生命不僅僅脫離了原有的節足動物,也超越了人類。這個新生種類不是天使,也不是神,卻能超越人類將惡化的環境淨化。

關於母親的印象:

女孩之於卵不像母親慈愛的保護姿態,反像是幼童對於玩物的珍惜。女孩必須是母親嗎?處子母親嗎?真正生命的卵的確是由女孩吐出氣泡而誕生的,還是女孩只是陰道口,經由自己生命的結束將新生命排 出?

藉由幼童處子的形象,免除了性交的現實感,以突顯了誕生的聖潔﹔也因為誕生來自於女孩的犧牲,女孩因為犧牲而被供奉在船艦之首,如此在聖潔之上加駐了莊嚴。在犧牲─>誕生的過程中,女孩不完全 的母體印象以及陰道口的功能性象徵建立了類似宗教的神秘地位。

<<蟲>>與異形的母親是非常自然、非常現實的,就是為了撫育下一代生命,沒有犧牲的莊嚴,也沒有神聖的使命﹔就只是像螞蟻般生出一大堆的幼蟲,讓它們有足夠的食物﹔這是非常現實,沒有任何神 聖性的幻想。

然而<<蟲>>藉由生物進化來轉變母親的位置﹔在<<天使之卵>>,我們不確定為何必須犧牲方能誕生,但是在<<蟲>>節足動物卻自主掌握了生物進化的契機﹔原有的節足動物母蟲因為進化而交出 母親的地位。

節足動物的新生命有了兩個母親,原來的節足動物母蟲與宿主人類母親﹔漫畫中描述的過程是這樣的:節足動物母蟲先將胚胎注入節足動物一般蟲體內,此時一般蟲會長出注卵管,一般蟲再將胚胎注入人類 頸部。

人類被節足動物區分成兩種:一般人被視為肉品,注入胚胎的人類則提升到和母蟲一般的地位,只有母蟲可以與具有胚胎的人類溝通,其他的一般蟲只能聽從具有胚胎人類的命令。在節足動物裡,母親的形 象代表權威。

不僅如此,結合人類與節足動物的新物種提昇其人類母親超越了原有的節足動物母親。過去的觀念裡,女性因為懷孕而成為母親,因而具有超越女性的力量,在這裡,因為物種進化,兩個母親也產生了差異:新物種的新母親超越了舊母親。雖然原來節足動物的母蟲並未預期這樣的結果<只是單純地將寄生的小女孩當作一個胚胎培植場,但是沒想到因為新生命的力量超越了原有的母蟲。母親的地位不僅僅是權 威,也有了超越的力量。更奇妙的是人類母親可以不必是女性。

關於生命的進化:

當節足動物胚胎注入人類之後,這個新生命既不是節足動物也不是人類了,是個全新的種族,一種全新的生殖方式,不是無性生殖的分裂方式,也不像在<<異種>>中,外星生物經由有性生殖的方式,結 合人類生出新的種族。

在<<蟲>>當中,對於生命的演變有兩個層次,第一個演變來自於污染對於節足動物的改變,這個改變導致節足動物擁有攻擊人類的力量(這種演變大概是許多恐怖電影的基本論調),但是<<蟲>>第二個層次的演變,結合人類與節足動物的新生命,不僅攻擊人類也攻擊原有的節足動物,原有的節足動物甚至因為新生命的誕生而全數死亡。

節足動物因為新生命而產生的大滅絕,不過卻未對人類產生大滅絕。這產生缺憾,使得物種的演變只是為了幫助人類解決困境,環境污染的困境,節足動物異變的困境。這降地了演變的重要性,就如同<< 寄生獸>>那樣,兩種生物的結合只是為了幫助人類解套。

關於環境淨化:

寄望於一次大毀滅而產生環境淨化,進而促使生物生命鏈的重新開始,這樣的烏扥邦很早以前就已經出現在許多作品裡了:<<風之谷>>巨蟲所帶來的毒菌,<<冰凍星球>>的大爆炸,<<Final Fantast>>的數個亡靈。

在<<蟲>>則寄望於物種的演變,一個超越人類與節足動物的物種,這個物種會因寄生母親的轉變而變化,當新物種開始淨化環境,這種神聖的期待則反向加注到人類母親上。如何淨化?淨化後又是如何 ?似乎並不重要﹔淨化的能力襯托出新物種的崇高性,新物種的超越則襯托出人類母親與節足動物母親之間的差異。

終究,這種淨化能力只是為了凸顯兩個母親的競爭。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