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這群娃娃在底片文件夾裡,已經好多年了,


就好像超人的邪惡親戚們被封印在大玻璃裡一樣,
這群娃娃應該也孤獨地彼此相望很久了,

一直到最近我又開始掃描底片,
娃娃們才又復出江湖了,

當初為何會拍攝這群娃娃,
是因為和以前的朋友合力出版一個簡單的地下刊物,
某期主題就是這些娃娃,
那位朋友是視覺系的,
他走的方向是將娃娃裝扮然後進PHOTOSHOP(當時是2.5版)修飾成一個圖畫,

(這是朋友裝扮過程的留影,最後的成品只能在出版物上看到了)

而我則是攝影情境派,
方向是模擬一個變態的主觀鏡頭,
所以我幾乎都不裝扮,
而是使用陳列與凝視兩個手法,

(這兩張是將變態者主觀是線隱藏起來的照片,我尤其喜歡右邊那張剩下小衣服的照片,把娃娃也隱藏了)



(這兩張也算是表現出主觀視線,不過手法不太一樣,左邊這張是用演出的方式,而右邊則是運用手這元素,
但是我比較喜歡上面兩張,比較含蓄)

也就是說利用娃娃演出,肢解,第三者的手,與凝視等等攝影的元素來模擬變態的主觀.

仔細想想我似乎都較為喜歡這個路線.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