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從事這工作十多年了,一直高不高,低不低的,
沒名氣但也餓不死,這又是一個非常現實的行業,沒名沒利就沒多少人鳥你,
即便如此,從事這份工作還是常常讓我非常滿足,
尤其是我那喜新厭舊的新鮮事飢渴症.

有時候,這個工作會帶著我去從未去過的地方,例如雲南和德州的工廠,
我想,即使我自己花錢去這些地方旅遊,也無法到達這些因為工作而去的地點,
工作的目的總是能帶我去旅遊去不了的地方,
甚至不同的工作,例如拍CF的工作和拍工商簡介所要去的地方也大不相同;

(雲南,抗浪魚的特性就是喜好逆流而上,所以當地人就用石頭圍成一個小池,
在池口用小水車將水打出去,於是抗浪魚就會想要跳進這個小池裡
在池口,漁民會裝上這個大籠子,這樣抗浪魚就會跳進大籠子裡;
不過抗浪魚已經被捕的快絕跡了,所以是保護魚種,這些補抗浪魚的道具已經無用武之地.

有時候,這份工作會帶給我相當大的MIND STORM;
當初剛剛接觸工商簡介時,就非常好奇這些工廠管理者所依賴的原則和知識,
然後又發現,這些工廠原則和知識隱藏在處處可見的小地方,
而且在不同的產業這些原則和知識會有不同的變化,
像在無塵室的生產線和組裝代工生產線或是傳統產業生產線,都會有各自不同的邏輯;


(這是不同類型CASE的工作環境,左下那張又是個故事了.)

有時候,碰到公家單位的案子又會有不同的驚喜,
我永遠記得,在那地面空曠荒無的淡海新市鎮,我穿梭在柏油路面下四通八達的污水道和管線道當中,
聽著工作人員解釋他們的工作;這真是奇特的經驗.

雖然有些朋友鄙視拍工商簡介和CF,總認為拍戲和拍紀錄片才是王道,才是創作;
我不否認朋友的這些想法,但是我還是很珍惜這種不同工作所帶來的驚喜.

最近在忙碌的工作,算是之前從未接觸過的,
是一個和基因有關的國科會計劃,是生物科技相關的政府案子;

雖然我是物理系畢業的,不過生物方面是罩門(其實對於我,只要是需要背的都是罩門),
對生物真是一知半解;
我想會覺得這案子有趣可能就是我因為不懂這些知識;
(其實物理對於我早已是陌生的東西了,常常有朋友會問為何不繼續物理那條路?
我總是說,物理是個很美很純粹的學問,需要天才型的人去從事,而我不是!)

前一年曾經訂閱了科學人雜誌,想來複習一下遺忘接近十年的理工知識,
剛好這幾年生物科技是顯學,比起當年的超導熱潮還要熱吧!
自從聯考之後我大概就沒碰過生物相關知識,這樣算來有20年了,
沒想到生物知識變化這麼大;
雜誌上多多少少介紹了一些關於嘌呤,嘧啶,基因,RNA,蛋白質這些新鮮名詞;
說真格的,當時看得一頭霧水,完全無法進入狀況;
冥冥之中,這次案子似乎是要來點化我的。

在整個工作當中,最令我感到大震撼的就是勘景哪兩天了,
整個計畫當中有19個單位要去拍攝,那時我對這個計畫還是懵懵懂懂,
搞不清楚為何這19個核心(他們稱這些實驗室單位為核心)為何要分成五個類組,
兩天的勘景要看完北部16個核心,每個核心大約只能待個30分鐘,
就要大約搞清楚這些核心是什麼?做什麼?什麼是重點?而且還必須知道這些核心隸屬哪個類組.
天啊!用榔頭敲我的腦袋吧!

還好,五個類組當中,臨床醫學和生物資訊兩個類組的定位比較容易理解;
而動物模式和蛋白質研究兩個類組中,各種造影技術(其實就是微攝影)大都和物理有關,
同步輻射,雷射光學,高磁場....這些都還在稍有印象的記憶當中;
(五個類組就是動物模式研究,臨床醫學研究,基因研究,蛋白質研究,生物資訊)

剩下就是那些和基因,蛋白質研究有關的技術,像是基因定序,基因鑑定,蛋白質表達....
(表達這個辭困擾我好久,後來才搞清楚是用大腸桿菌大量生產一些特殊蛋白質;表達就是生產的意思)
勘景的順序也不是按照類組進行,因為地點和時間問題,一下蛋白質,一下基因,搞得我暈頭轉向!

兩天下來,雖然詢問出來的資訊比拍片所需要的背景知識要多很多,腦袋的負載有點過重,
但是,最後終於有點搞清楚這計畫是在做什麼?分成這五個類組的邏輯是什麼?
這兩個問題牽扯到如何在一個研究大目標下,落實可以進行的道路,與細分成較為實際細項的邏輯,
此時,突然又覺得好過癮。
這就是為什魔每個案子的勘景,我總是想詢問遠過工作所需的問題,
因為,這個部分的獲得與滿足比拍片成就感還要大;

說不定,再回去翻閱科學人雜誌,就會有不同感受了.

PS:
星期一二臨時幫朋友出去拍攝兩天,這次也是個政府案子,內容和多元就業有關,
但是我去幫忙拍攝的內容,比較偏向社區服務,
所以這兩天台南屏東之行,就接觸了一些不同性質的團體,像是鹽田文化村(文化保存),
廚餘堆肥資源回收(環保),屏東歸來社區(社區營造),屏東白米社區(社區美化),

大學最後兩年開始接觸學運和社運的人,隨著台灣政治的改變,這批人隨即進入社區營造的範疇,
但是進入這工作領域數年之後,繁忙讓我逐漸脫離那些人和那些領域;
這兩天,雖然我只是幫忙拍攝,並未參與前期開會和後期製作,
但是與這些社區單位的接觸,提醒我一些快要被忘記的感覺,
與上述了解新知的衝擊不一樣,是另一種精神情緒的震動。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