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聽到這般響亮的蛙鳴了,
真令人回味,想起小時後住在甘蔗田邊的時光.

不知為何?昨晚選擇走不一樣的路線,從捷運站走到新光三越A4,再前往華納威秀,
還好有這樣偶然的不規則,才能聽到這久違的蛙鳴;

就在行經新光三越A4的時候,旁邊荒涼的空地傳來巨大的聲響,
此起彼落的蛙鳴形成一個盛大的交響歡宴,
我站在工程鐵籬外,望著黑淒淒的空地,只看得見大雨之後的茂密雜草,
隱隱約約好像有一兩塊地被整理成小菜圃,
完全看不到任何一個臨時淤積的小水塘;

這一帶雖然是豪華繁榮區,但是草地也多,偶而可以聽到一兩聲蛙鳴,
但是如此震撼的狂鳴,來台北十多年的我,自離開高雄之後,這還是第一次聽到.

可能是前一兩週的連續棉雨,趁這一兩天好不容易出現的陽光,青蛙們也藉機趕緊求偶.
是青蛙還是癩蛤蟆呢?不是動物學家的我,光聽聲音分辨不出來.

不管這麼多複雜的差別了,
站在工程鐵籬邊的我,聽著蛙鳴交響曲,突然覺得很幸福;
今天應該是個幸運日吧!我想.

PS:
上述情節是星期六晚上的事情了,
今日,週日下午,我走到台大校園裡的舟山路,看到許多家長著小朋友在水池邊,
這才發現路邊有個小小生態區,跟著這些小朋友走進去,才聽到三處低沉且綿延不斷的蛙叫,
這聲音和我在新光三越A4聽到的不一樣,好像超低音的聲樂家,
不知是哪一種品種呢?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