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in June:《HEAVEN STREAT》FROM『The Guilly Have No past』


每隔一陣子,就會不自主地將ITUNES調到REGILION這個類別,我REGILION類別的音樂並不是福音音樂或是佛教音樂,而是偏向某些神秘宗教式的音樂;曾經有段日子,我嗜聽這樣的音樂,不過這樣的音樂很容易將腦袋充溢著異樣的能量,以至於沒有辦法持續聽下去,必須休息一陣子,放空腦袋之後,再回來聽這樣的音樂。
下面的文字很久了,用來紀念一下當時聽這首音樂的心情。回顧一下自己對音樂的看法;從重金屬的愛好者轉變成punk,也許不算是太大的轉變;可是從punk再度轉成對黑暗音樂的愛好,或許值得進一步思考.

我實在不確定這張Death In June,是不是就是我一直期盼的「六月的死亡」!
如果,死亡真的來臨,我會怎樣呢??
也許,我會興奮地語無倫次!也許,我會極力壓抑這股興奮而顯現異常的冷靜。

我一直不清楚我是如何開始因著所謂的搖滾樂而感動;我只記得十年前,一堆的三星、翰江盜版錄音帶,是我唯一的音樂來源;不斷地閱讀著錄音帶中,方無行這些人所寫的搖滾史,不斷地建立起我自以為是的搖滾!
我已經不記得究竟是U2的《In the Pride of the Name》(『Unforgotable Fire』),還是Judas Priest的《Stained Class》開始吸引我的!或者是Led Zeppelin的《Staightway to Heaven》??

只是,我一直懷著一種莫名的迷惑,我為何會喜歡上這些唱著我所不懂的語言??
是因為他們耍帥地在舞台上表演嗎?還是因為他們是外來的音樂,我可以藉此逃脫本地的束縛嗎?
不!語言向來不是我的重點!我更討厭虛偽的耍酷舞台表演。我對週遭的疏離,是來自根本上的差異;一定還有更直接的東西!
這個我所追尋的直接地東西,是在老朋友謝雨良借我聽了Death In June的『The Guilly Have No past』,我才真正地體會到那個真正牢牢困鎖在我心裡黑暗的東西,這也是我在所謂的台灣傳統音樂所找不到的。

我對自己的恐懼,我對自己存在的恐懼,我對死亡所能解脫的我的恐懼!
我在所謂的搖滾樂之中所要追尋的就是這種恐懼!

是的!
Death In June的『The Guilly Have No past』真正讓我體會到這種恐懼!

Death In June並不是唯一擁有這份恐懼力量的音樂,我之所以還在追尋搖滾樂,是因為,我還在追尋其他的恐懼表達;我用來支持我自己去克服自己!


之前也曾提及這樣神祕宗教的音樂【CURRENT 93- Maldoror Is Ded Ded Ded Ded】:



這和一般所熟知的黑金或是歌德音樂有點不太一樣。有時候,我個人覺得歌德或是黑金的音樂形式上過於強調黑暗魔鬼形象。 Black Sabbath這個黑金始祖老團還算溫和,Ozzy後來就越來誇張(像是傳說中的啃蝙蝠頭表演),下面第二個Playlist裡歌德搖滾MV,可以看得出來,其形式更加明顯,幾乎和恐怖電影結合起來了。

Black Sabbath:《War Pig》FROM【Paranoid】:



但我比較喜歡偏向低調不外顯的神祕宗教音樂,尤其強化呻吟呢喃的音樂,像是下面The Angels Of Light這首《Inner Female》FROM【New Mother】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