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屋兔丸
古屋兔丸, 這是經由朋友介紹的日本漫畫家,原本對他十分不熟悉,於是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在台灣發行的漫畫作品只有《π圓周率》,之前也沒有特別注意這部作品,當然也就沒有特別注意古屋兔丸了.還好有朋友熱情的推薦(似乎也應該感謝一下誠品進了一兩本古屋兔丸的作品),我才不會錯過古屋兔丸的怪趣味。

   

是啊!古屋兔丸的作品並不是甚麼令人感動的曠世巨著,以上面右邊這個四格漫畫為例;說穿了,不就是超現實繪畫、達利那一套雙重視覺的遊戲;或許有人會嗤之以鼻地認為這已經是近百年的古董了,不過好玩的地方是,古屋兔丸利用這古老的雙重視覺將哆啦A夢的角色和愛情動作戲碼結合起來。這就是我說得怪趣味。
朋友借我的這本古屋兔丸作品以四格漫畫為主,時而像上面左邊那個單元那般抽象,時而像下面這兩個單元一般,將寫實、童趣、血腥結合起來,成就一股多樣的享受:
   

當然,人才濟濟、佳作輩出的日本漫畫界,也不是只有古屋兔丸有這樣的怪趣味,湯尼嶽崎的《科學的愛情》、古谷實的《稻中桌球社》都是怪趣味家族的必備良方。
講了半天,究竟什麼事怪趣味呢?好像沒啥準則,像之前介紹的SMAP短片,可能有人也覺得是怪趣味;不過,我自己覺得只是時下流行那些單純惡搞還不太算怪趣味吧!

《蟲師》
這部作品應該算是最近當紅的漫畫之一吧!我是很久以前看的,有一陣子沒再接續著看了,有點不太知道近日的劇情發展?甚至有點遺忘了這部漫畫,是看到朋友dora在網誌【封字之術】提到 《蟲師》裡將文字視為一種蟲類,蟲師訓伏文字蟲的時候,其實很像現金的排版工作。

是啊!這就是《蟲師》的趣味所在。在眾多與生物議題有關的漫畫作品裡,例如之前提到較為寫實想像的【《蟲》】,或是在【生物科技,對影像的一些影響】所提及一些觸及生物議題的作品,《蟲師》別出心裁地將蟲和陰陽師結合起來,成就了一番異樣世界,蟲不再只是妖魔鬼怪,一切人世間事務,不管是抽象還是具體,都可以化身成為一種蟲;如果只是這樣單純地將人類活動比喻成蟲,那麼《蟲師》還不算太特殊,好玩的是《蟲師》在馴服脫軌蟲類的當下,其馴服手段成為某些社會關係的隱喻,例如dora所說的類排版隱喻。這在講求直覺的漫畫裡,算是相當難得的作法。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