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篇【關於生物科技,對影像的一些影響(上)的繼續談:

上篇談的是生物科技進展在電影動漫畫這方面所顯現的部分,那FINE ART呢?

2.網友413在這篇網誌【APHEX TWIN-Rubber Johnny】留言提到兩個裝置藝術家:Patricia PiccininiDamien Hirst

先看看Patricia Piccinini這位澳洲藝術家。其作品很多和生物有著關聯性:
A.We are family



B.Unbreaking Eggs, 2005



C.Siren Mole; Exellocephala Parthenopa, 2001



D.The Breating Room:這裡面有兩段影片->可以去瞧瞧

再來看看Damien Hirst這位已經紅了很久的英國藝術家的作品:

(第四張圖的場景曾經在《THE CELL入侵腦細胞》出現過)

裝置藝術這樣的藝術型態真是有趣,不若電影或是動漫畫可以起承轉合地完整講述一個故事,也不像繪畫或是雕塑表現色彩線條的"美感"; 裝置藝術一如其名,在一特定空間擺設特定裝置,觀看的動作在這空間當中突顯出來.所以裝置藝術的重點通常在於:Concept,在空間,裝置,觀看三個要素之中所呈現的概念.
例如Damien Hirst的前三張圖片所顯示的,像是標本的生物體被凝結在一個框框中,觀看的人們不只是在看這生物體,也在看著這凝結的動作;在Damien Hirst的第四張,更明顯地增加了解剖,觀察構造意味.(相同的視覺出現在《THE CELL》這電影當中,就失去了空間,裝置,觀看三個要素在凝視當中所傳遞的概念,只剩下視覺上的特殊效果)

相較於Damien Hirst的作品有著解剖和觀察等類似生物實驗的概念,Patricia Piccinini的作品則是朝向特殊生物物種的生態觀察.然而這些特殊物種並不像是一般可以看到的物種,有點像是突變或是幻想的物種,這點讓這作品產生一點曖昧問題.自從《魔戒》和《哈利波特》大行其道之後,幻想生物的視覺概念就像野火蔓延般延伸到英美電影這種強勢文化所能及的地方;因此企圖表現突變的物種幻想很容易被歸類到奇幻電影的幻想生物.上述Patricia Piccinini的A,B兩項作品就有著被歸類成[奇幻電影的幻想生物]這樣的曖昧危機.
但是Patricia Piccinini的D項作品,雖然是兩段影片,不太算是裝置藝術,但是可以用錄影裝置藝術的方式轉換,我想信效果會很強烈;這D項作品的內容朝向生物局部行為的觀察,在這兩段影片當中所紀錄的是呼吸行為的肉體動作.



上面這段影片是413所推薦的;為何會在網誌【APHEX TWIN-Rubber Johnny】提到這兩位裝置藝術家,主要的原因當然在於Rubber Johnny這MV當中所呈現的FREEK印象.其實Chris Cunningham的MV作品很多有著生物方面的奇異幻想,我們稍微回顧一下:



網誌【Aphex Twin-Come to Daddy】裡介紹的:



網誌【看碧玉 FROM Chris Cunningham's bjork video】裡介紹的《ALL IS FULL OF LOVE》:



這三段MV對於生物方面的想像完全不一樣,《Come to Daddy》有點類似《Rubber Johnny》的"FREEK",但《Rubber Johnny像一般小孩,很可愛自得其樂,而《Come to Daddy》則是帶點異世界的魔性味道;《ALL IS FULL OF LOVE》則是回歸AI的想像.

先不談論"FREEK"這題目,來看一下413在網誌【APHEX TWIN-Rubber Johnny】的留言,留言是這樣說的:

Biological Genetic art ,當然包括-克隆、改造、人機、生物切片、....甚至更多我們還沒想過的領域。
變異的說法不一定單單指涉形體上,跳脫既知物理走向也被某部份列入藝術角度去討論Biological Genetic和一般生技去討論Biological Genetic必然是落差。雖然相輔但是論點卻有時相左。
另外,突變或是幻想生物,一般在生物研究上當然不能相提並論;但若是人類的科學進展走到造物者角色,也得重新定義以往所歸類的幻想生物和突變的各類說法。
先撇開和最近盛行的大中國主義相關,大陸方面這幾年,很熱衷這些出現一些滿精采的新觀點。我先前找到滿多古老的手抄本,發現很多有趣的地方在一些具權威性的百科中出現很多現在電影才會看到的生物,不過這些在後來我們看到的版本中
幾乎都被消除,在仿生農場有寫過一篇很淺、很瑣碎的【類人種;系譜。】)。

另外413的【類人種;系譜。文章裡,有著這樣的描述:

觀看 人在幻想歷史上,『 拼貼自身 』總是佔了極大部分的規模....。
尋找最美好的組合,也是在人開始意識到自己在生物圈是可以成為領導者時,持續肆無忌憚....。

《史記·大宛傳》記載說:「《禹本紀》、《山海經》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之也。」
普林尼出生在公元23年,死於公元69年,在他編寫的《自然史》中就記載了許多人與獸的組合怪物,
有馬人,有魚人……仔細研究,這些怪物與中國《山海經》所記載的差不多,
它應該是上古傳說的總結。

比如說,中國的創世大神是伏羲,他就是一個人首蛇身的神,看起來怪嚇人的。
此外,《山海經》這部書中記載的神,絕大多數都有一副怪模樣:
《大荒北經》載:「北海之請中,有神,人面鳥身……名曰禺強。」
《大荒西經》載:「有神,人面虎身,有紋有尾,皆白,處之。」
《西次二經》載:「其神伏,皆龍身而鳥首。」
《中次二經》載:「吉神泰逢……其狀如人而虎尾。」
《中次八經》載:「神計蒙處之,其狀人身而龍首,恆游於漳淵,出入必有飄風暴雨。」
《海內北經》載:「鬼國在貳負之屍北,為物,人面而一目。」
《海內西經》載:「囗窳者,蛇身人面。」
《大荒東經》載:「有神人,八首人面,虎身十尾,名曰天吳。」
「有神,人面,犬耳,獸身,珥兩青蛇,名曰奢比屍。」
《大荒南經》載:「有人焉,鳥喙,有翼,方捕魚於海。」
「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國,姚姓,黍食,使四鳥。」

413這兩段文字都提到人與不同生物的結合體;關於[人與不同生物的結合體]這點,我想先分成幾個脈絡來想像:

1.古典多神教的神話信仰系統裡[人與不同生物的結合體]:

一般古代多神教裡,神的力量和視覺形象大都以動物來代表,或許是因為動物是人以外唯一可以想像的生命型態,將人與這些生物結合則象徵地代表這些凡間的人擁有了神的力量.像是埃及的狗面神,鷹面神或是獅身人面,甚至印度教或是中國古典神話.

2.一神教的神話信仰系統裡[人與不同生物的結合體]:

很明顯地,一神教是完全反對這樣以人與動物結合的神話系統,神的系統幾乎一定是人的形象;在一神教裡,人與動物結合的形象都是邪惡的,像是狼人,吸血鬼;甚至在《魔戒》這樣以英語神話故事自居的作品,正面形象總是類似人類的,唯一出現正面形象的是那個解救甘道夫的老鷹.(當然也或許是因為《魔戒》神話系統比較偏向希臘神話的原因)

3.近代幻想小說電影裡具有特異功能的人:

近代作品,對於具有特異功能的人,已經不再幻想那些力量來自於與動物的結合;例如《X戰警》和《魔山》,一致地朝向"突變"這方面想像;差別只是在於"突變"的原因;《X戰警》是自然發生的突變,《魔山》的突變是來自核子試爆;核爆和化學污染幾乎是"突變"的主要原因了;反而世界上唯一受到核子攻擊的國家-日本,很少這方面關於[核爆導致突變]的想像作品).

當基因的概念發展出來之後,在近代作品裡,FREEK不再被視為宗教裡的邪惡或是懲罰了,而是比較偏向突變這方面的想像.也就是說物種變化不再是神的領域,而是像物理知識一般可以被解釋,而近十年基因工程的快速發展,更是將[被解釋]提升到可以[被控制].(這在即將要上映的《X戰警三》可以透露出這樣轉變的訊息)

繞來繞去說了半天,好像沒有整理出蛇麼驚天動地的結論,還是把上篇關於生物科技,對影像的一些影響(上)的中提到的想法拿來做個結論吧!

科學界的重大發展對於藝術思想的影響並不是直接的,而是概念上的;誠如之前所言,資訊科技的影響是將人想像成不同單元的組合,可結合也可以分離:人=靈魂+意識+肉體;《GHOST IN THE SHELL》意味ghost和shell是分開的。而網路快速發展則推波助瀾地想像人類這些組合元件可以四處飄移,成為網路裡的GHOST.
當然在生物科技的影響裡,靈魂、意識、肉體並不是彼此獨立互不相干的元件,人是和這些糾纏在一起的,人=f(靈魂、意識、肉體),只是其中一個可以被獨立出來的元件是基因.

各位看倌,很謝謝大家耐著性子看到這裡,應該沒剩多少人了;那麼我們可以回顧地想想,過去相對論、量子物理、測不準原理這些影響是什麼呢?

PS:
推薦一下minaloydusie這篇文章:【「懷舊」與「人機合體」---我的矛盾想像】,這篇則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上面的題目了.很有趣!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