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13口小夥子來得還真突然,雖然已經有兩年,每年都來報到了,但這些日子的烈陽烘烤之下,頂樓花園的生態總有那麼死氣沉沉的味道。
沒想到,前幾周一個轉個大彎、虛驚一場的颱風,不僅僅讓頂樓涼爽許多,
沉寂已久的醉蝶又開始開花,幾乎曬乾的櫻花枯枝也冒出一點點綠芽,花園總算透漏些許生機。
最讓我開心的是,這幾個小夥子突然來訪!

那天,急著要離開工作室之際,想說還是去頂樓花園稍微巡視一下,斜眼撇到一個黑色小身影在地上扭動。
「嘿嘿,不會吧,許久不見,以為今年你們不來了!」

呵呵就是這小傢伙,雙斜紋天蛾的幼蟲。


雙斜紋天蛾幼蟲,並不是什麼很特殊、難得一見的小蟲子,只要是長滿天南星科的梨頭草(又叫做「土半夏」),就很容易發現它們黑不隆冬的蹤影。
尾巴那跟天線,是天蛾幼蟲的典型特徵;雙斜紋天蛾有趣的地方是,在那烏黑肥嫩的身軀上有著七對鮮艷睜地大大的黃色眼睛。


別看這小傢伙肥嫩肥嫩的身軀,這小黑蟲在地上的爬行速度可是很快地。
這小傢伙,好好地葉子不吃,為何在地上爬著玩耍啊?貪玩不吃飯,可是會傷了媽媽的心喔!(雖然媽媽早就不管這小傢伙,趕著去產別的卵了)

看著它努力地朝向一個花盆一蛐一蛐地爬過去,想說「是不是已經把別盆的小竽葉啃食乾淨啦?」
果然,在它背後的櫻花盆上,找到兩三根殘留的梗。
這麼小小一顆竽葉,當然不夠小傢伙吃啊!你的媽媽真是有點不太負責任喔,給你找的窩,竟然只有那麼小小的一兩片葉子。
(其實,兇手可能是我,因為希望櫻花好好地發根發嫩芽,所以很努力地把盆理的雜草小苗,通通清理掉)
好吧!看在我努力清雜草,也看在你找葉子吃;認真長大的努力上,我來幫一把。
不過,小傢伙,你面前那盆,可是沒有小竽葉,爬過去也只是白高興一場。

好人做到底,這小竽葉這平常蠻茂盛的,應該不難找。
耶,還真是莫非定律,平常清都清不掉的小竽葉,怎麼現在這麼稀疏,不是沒有,就是只有稀疏地一兩根葉子,根本不夠啃上一兩口。
好不容易找到一盆有著比較茂盛的小竽葉,可是和過去兩年比較起來,還是少很多。
去年就有點不夠吃了,這樣一小盆,應該更是會鬧飢荒吧!
當下決定,先摘一兩片小竽葉,把小傢伙養在盒子,待家庭聚會結束之後,到同安街附近的公園找找小竽葉,來餵食這小傢伙,順便看看這小傢伙羽化之後是啥模樣?
順便也來練習練習,為即將到來的樺斑蝶旺季作準備。

沒想到,這樣的心思一轉,竟然帶來一連串的驚喜!

當晚,從內湖COSTCO回到同安街之後,安頓好一些事情,就拿著手電筒,在附近的花盆尋覓著雙斜紋天蛾小傢伙愛吃的小竽葉。
還好同安街附近的花盆雜草叢生,所以小竽葉還蠻豐盛地,應該是足夠小傢伙長大羽化了。
捧著新摘下來的小竽葉,想要整理一個舒適的窩來招待這位小天蛾,順便將下午那兩片已然枯萎的葉子清理掉。
「耶?那是什麼?怎麼在枯葉後面有四顆小球球?」



「哈!不會是雙斜紋天蛾的蛋吧?」
「這天蛾媽媽也真偏心,老大就孤零零生在飢荒區,這四顆小弟妹就生在豐盛的草原」
不管人家的家務事了,這四顆蛋剛剛好拿來測試一下剛剛買的35MM MACRO鏡。
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拍到剛孵出的小天蛾!

這兩天,帶著四個未孵出弟妹的老大,可是不含糊地拼了命啃食葉子。


一點也不疼惜弟妹的樣子,一副先搶先贏,我就是大哥的樣子。反正,這四個弟妹還沒有出來,到時候再來憂慮鬧飢荒的事情吧!
先不論會不會有饑荒的危機,這老大吃葉子的速度真是越來越快,前天是一天兩片,今天就一天四片了。
工作室頂樓花園的儲糧鐵定是不夠了,只好再度出巡,為即將出世的四個弟妹尋找糧倉。
(為了避免看官弄迷糊,說明一下,工作室和同安街是兩個不同地方,距離有點小遠,所以糧倉無法相互支援)
還好,附近公園是個大糧倉,不僅僅採了四五根葉子,暫時解決今天的晚餐,還在公園裡發現同伴。



正以掠奪、勝利的高昂心情,帶著糧食、同伴兩個戰利品班師回朝之際,耶?那四顆蛋呢?不會被吃掉了吧?天蛾幼蟲應該是吃素的吧?
將葉子翻來翻去,老花眼才發現這兩隻小小的黃色蛐蛐,原來雙斜紋天蛾初齡階段是黃色的啊!難怪看不到黑色小幼蟲。(倒是那七顆小黃眼,現在是七顆小黑點點就是了!)
呵呵!這一下子就有六張嘴要吃葉子了。



疑?不太對,怎麼其中一隻比較大隻啊?(左邊那隻)顏色也比較黑真令人懷疑。
疲憊的近視眼再努力找找,竟然找到四隻一樣小的初齡幼蟲。
原來那隻比較大的初齡幼蟲之前是躲起來,等到四個老么孵出來之後,再來一起魚目混珠。
不過大家平平都是初齡幼蟲,您這位還是比較大隻啊!這樣混水摸魚會被叼出來的。
這樣七口大家庭,就有四種階段的大小兄弟幼蟲了!呵呵,真是不錯。
啊!不對不對。在翻弄葉子,尋找那四顆蛋下落的時候,從公園帶回來的食葉背後,又發現了五顆蛋。
這次這五顆蛋很快就孵出了,還好有在注意,小幼蟲還在吃自己的蛋殼呢!
七對小黑點還沒有顯現出來,那跟天線也還是黃色的。真的可愛!


老大呢?老大去哪了?呵呵,眼看著弟妹越來越多,老大可是吃得更急了。
體型幾乎大了一倍,顏色也沒有那麼黑了;眼睛明顯的睜大了,黃眼圈變小了。



老大有多大?看看和老二的體型差異!


老大,你吃夠了,在休息嗎?是不是準備要化蛹?


ps:不是說13口嗎?呵呵,那五顆蛋孵出來的時候,又重新算算剛孵出來初齡幼蟲的數量,竟然有六隻。 這些初齡幼蟲真是愛搞偷偷插隊現身。是不是想混進隊伍裡一起領飯吃啊?
唉!13口,怎麼養啊?

補述0827:
今天中午,葉子整個被吃得精光,而且這些小蟲蟲們還有點挑嘴,有點枯萎的葉子,它們碰都不碰一下,真是不曉得,景氣不好、通貨膨脹、物價高昂的艱難。
只好冒著大太陽,上去頂樓尋找新鮮的葉子了。
不過,新鮮葉子採收回來之後,老大似乎有點胃口不好,啃了幾下,就開始到處亂鑽。

先看看是不是真的要化蛹了?

隨著老大要進入化蛹階段,老二、老三也不甘落於老大之後,正拼了命吃葉子。

老二:

老二已經有老大剛來那時候的體型了。


這時候,還是黑紫色的身軀,配上這鮮艷的黃色腹眼,真是華麗。

老三也長大囉!


還記得老三昨天的模樣嗎?

差真多!

補述0828:
老大變身的模樣,失去光亮的黑色,轉變成土的味道,身體也開始縮短(肥度倒是一樣的)


0830:
這兩天,老大躲起來不見了,結果在枯葉子底下找到捲曲的老大。(這兩片枯葉被子看來也是老大自己被好的)


0831:
老大老大,你已經要成仙了嗎?真是好大一個蛹啊!



那其他的弟妹們呢?還是很熱鬧啊,雖然有兩隻鬧失蹤,糧草也不夠了(要去搶錢、搶糧了。)
數數看裡面有幾隻啊?


奇怪的是,顏色上好像不太一樣,有些淺灰,有些黑紫。本來以為是年紀的原因,不過目前看來,有些年紀輕輕就有少年灰了!



0901補述:

晚上不小心撞見這隻正在脫皮。
尾巴的舊皮還留在梗上,屁股和天線都保持鮮嫩的新皮樣,白噗噗地,這樣拍照,有點偷窺的感覺。

0903補述:
這幾天,天鵝小蛐們沒有太明顯的變化,老大還是穩穩地處在蛹的型態,老二早就不見了(懷疑是不是化蛹躲到土裡面?)
其他弟妹們輸人不輸陣,還是爭先恐後地拼命吃。
既然除了體型,沒有什麼變化,今天想學學其他花友的作法,拍個比例尺照吧!

右上哪兩隻,黑色已經開始退去了,左邊最小那隻還是鐵灰色的,中間的這五隻還保有濃郁的黑色。
雖然體型尺寸並不是化蛹決定性因素,不過「吃得多、個子就大」還是不變得情況啊!

來個【趕緊吃】大特寫:


0907補述:
老大的蛹還沒有羽化,但是有點透明狀,這是眼睛嗎?


老二失蹤之後,老三、老四不為所動,今天要開始化蛹了。
化蛹前,它們開始不愛吃東西,很緊張地東奔西跑,有點討厭陽光,而且身上都是濕嗒嗒的。
剛開始以為老三生病了,後來看它用葉子將自己包起來,身體開始縮短,才知道天蠶變的時刻要到了,後來老四也開始濕嗒嗒的時候,就了解即將要變身。
左邊,老四用絲纏著葉子將自己包得緊緊的。右邊,老三身體已經縮短,像當初的老大一樣(看0830那天的樣子)。


0908補述:
老三已經完全變成蛹了,老四還在縮短當中。




0910:
昨天老大的蛹變得好黑,心理想說:「等了這麼久,不會是掛點了吧?前幾天,隨身攜帶著這個蛹還真的影響它的羽化啊!」
今天清晨為了趕標案,一整晚未眠,中間還不時去探望一下,深怕真的掛掉了。
呵呵,就在清晨兩點左右,一打開盒子,就被這個小東西嚇到了:


旁邊還有它剛剛脫掉烏黑的蛹皮:


來個各種角度的特寫:

近看還蠻漂亮的,尤其身上那毛茸茸的樣子,有點像玩具。
可以說,那雙大眼睛很迷人嗎?哈哈

看看它的翅膀,果然是芋雙線天蛾。

它的體型好像軍刀型的戰鬥飛機喔,停在木板上得樣子挺帥的。



拍完這老大之後,之前飼養它們的那盆小芋葉上就發現了四隻已經變成黑色的小毛蟲。(謎之聲:不是老大的種啦,才剛羽化,還沒有機會碰到情人說!)
沒想到一個世代就這麼快開始了!

PS:
看看這篇文章:雙線斜紋天蛾(又名芋雙線天蛾),原來它們吃的東西可多的!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