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蝶是頂樓花園最早被我注意的貴賓了,算一算,今年是第三年光臨了。
過去它從來沒有好好地安穩長大,每當到了翠綠可愛程度的時候,它就會鬧失蹤。
究竟是找到安身地方,好好地化蛹?還是被高來高去的鳥兒吃掉? 我也不得而知了。
這樣一來,就搞不清楚究竟是哪一種鳳蝶了?
(在都市裡,無尾鳳蝶或是玉帶鳳蝶的機率高一點吧!)

過去,我都只用黃果樹葉招待鳳蝶,讓它吃得很不開心,今年特別種了柑橘樹來款待它。
年初春季時刻,鳳蝶媽媽的確被柑橘吸引,孵出兩個baby,但是沒有幾天就不見了。
所以上個月28日,即將夏轉秋之際,鳳蝶寶寶又出現了,特別將寶寶移到室內陽台來。
以免遭遇不知何時會冒出來的兇手。

鳳蝶老大:初齡階段的鳥糞時期。

還在蛋殼理的老二:

蠕動中的老大:
 

跟雙斜紋天蛾幼蟲比較起來,鳳蝶幼蟲長得很慢,食量也不大,幾片葉子就夠它好好地吃個幾天了!

30日的老大:


吃得少歸少,長大的速度卻也不含糊,兩天老大已經有葉片的四分之一大小了!
不錯,真是勤儉持家的好孩子。 不像雙斜紋天蛾幼蟲,吃超多,沒東西吃還會離家出走鬧失蹤。


此時的老二也已經孵出來了,不過體型就和第一天的老大一樣。(所以就沒有拍照了)

31日的老大:長大的更明顯了。


到了第六天,9月3日,老大終於脫離鳥糞外裝,轉變淡淡的綠色。
這時候的顏色,還沒有到我最喜歡的翠綠色!

來幫老大、老二量個身高吧,這是小孩必經的階段啊!

(老二還在鳥糞階段!)

實在太喜歡鳳蝶幼蟲這種翠綠的顏色了。來幾張大特寫。

老大吃樹梗三連拍:



9.10:
就在po完這篇鳳蝶幼蟲的紀錄文章之後,沒想到,隔天老大就鬧失蹤了,就剩還在初齡階段的老二,孤零零地守在這兒。
一位花友提供了許多幼蟲連夜逃跑的寶貴經驗。看了這些經驗之談,我想應該是我的錯,沒有即時提供新鮮的葉片,驚動了老大的危機意識,因此趁月黑風高之際,逃往未知的他 方。
所以過去這段時間,沒有新的成長過程可以紀錄,只能慢慢地等待老二蛻變,進入我最愛的三齡綠色幼蟲階段。
不知道是不是孤獨久了?還是剛剛退去鳥糞外皮所造成的不安?這兩天,當我一接近去觀察老二的時候,老二就非常不爽。
它不高興到,連假死狀態都懶得去假裝一下,就直接伸出臭角進入最終的攻擊階段。
雖然我沒有聞到什麼攻擊性的臭味,不過看它伸出兩根紅通通的臭角,覺得還蠻可愛的。
哈哈,它生氣,反而讓我覺得好玩。套句網路名語:「辛辛苦苦地伸出臭角,卻沒有獲得應有的恐懼」。


9.12成長日記:
自從老大失蹤之後,不免有點沮喪,覺得這第三次的鳳蝶養殖似乎又要失敗收場了。
這時候,想到曾經在網路花壇那邊,看到有人在徵求分享鳳蝶幼蟲。在這沮喪的當下,就想要來試試徵求鳳蝶幼蟲。
運氣真的很好,發出幼蟲徵求信號的當天,就遇到一位非常熱心的蟲友,二話不說地,寄了一盒附有幼蟲的柑橘葉片。
收到幼蟲的那天,原本以為只會有十多隻幼蟲,但是看起來數量是遠遠超過這個數目啊。
很想仔細算算,但幼蟲看起來都好像啊,總是越算越迷糊,來回算了兩三次,大約的數字是快要五十隻。(還有些已經乾掉的蟲屍無法計算在內了)
真是驚人的數字,想來再這寄送的過程當中,孵化了不少幼蟲出來!有些甚至已經蛻皮成終齡階段的綠色肥蟲了。
於是趕緊拍些尺寸照片:



第一隻應該是二齡階段,第二隻可能是三齡快要四齡階段,第三隻是寄來就已經是終齡階段了。
第四隻是原有的老二,成長的好快。
放大一點,仔細看看,下面第一隻,應該是四齡幼蟲了,體色已經變淡,第二隻就是上面的寄來就是綠色的第三隻幼蟲,第三隻是是原有的老二。
很容易就可以發現,這隻寄來的終齡幼蟲和原有的老二幼蟲,體色差異很大。



最明顯的就是,這些幼蟲新移民,黑邊的顏色非常濃郁:


不僅僅如此,就是在新移民當中,相同階段的幼蟲體色也不太一樣:

上圖第一章裡面,相同二齡幼蟲,就有深淺之分,右邊兩張三齡幼蟲黑色深淺差異也很大。
這些差異不禁讓我懷疑,這裡面是不是有三種不同鳳蝶的幼蟲?

9.13:試著將這些幼蟲的差異排列出來:
上視圖

失蹤的老大(無尾鳳蝶幼蟲)
目前原住民老二(玉帶鳳蝶幼蟲)
新移民(黑鳳蝶?)


在黑邊的部份,三隻都不太一樣,失蹤老大的黑邊是帶有白邊,原住民老二也有白包黑邊,但是比較淡,新移民就完全沒有白邊了。
失蹤老大是無尾鳳蝶幼蟲,原住民老二應該是玉帶鳳蝶。但是尚不確定新移民的種類,究竟一樣是無尾鳳蝶?還是懷疑對象:黑鳳蝶?
再看看側邊,應該更為清楚。
側身圖

失蹤的老大(無尾鳳蝶幼蟲),當時沒有好好拍清楚,真可惜
目前原住民老二(玉帶鳳蝶幼蟲)
新移民(黑鳳蝶?)



假眼的部份,也有所不同:

失蹤的老大(無尾鳳蝶幼蟲),當時沒有好好拍清楚,真可惜
目前原住民老二(玉帶鳳蝶幼蟲)(這張不是原住民老二的假眼,是拍攝新移民當中顏色類似原住民老二的幼蟲)
新移民(黑鳳蝶?)


在假眼的部份,老大無尾鳳蝶和玉帶鳳蝶明顯不一樣,主要差異在於中間那四個黃綠色小圓圈,無尾鳳蝶幼蟲中間的小圓圈是獨立的,而玉帶鳳蝶幼蟲中間的小圓圈已經黏到假眼邊紋上了。但是第三隻幼蟲的假眼圓圈和無尾鳳蝶幼蟲的假眼非常相似,這又讓我懷疑,其實第三隻也是無尾鳳蝶?
而且仔細和上視圖比較,上視圖當中的新移民假眼上中間的兩個小圓圈幾乎沒有成型,整個黏到假眼編紋上了,所以有可能我拍的假眼是不同隻幼蟲的!

9.15:原住民老二(玉帶鳳蝶)化蛹了
前蛹階段:

化蛹了:(可惜沒有拍到老二化蛹的蛻皮過程)

化蛹前的鳳蝶幼蟲食量特別大,四顆小柑橘根本經不起終齡幼蟲的瘋狂啃食:


9.16:
這天,新移民當中,這一隻剛剛蛻皮成終齡幼蟲,它的黑邊顏色特別地黑黝

不僅僅沒有白邊,連在黑邊裡面的天藍色小圈圈都很稀少,我想這可能只是膚色差異?

前面提到,終齡階段的鳳蝶幼蟲食量變得非常大,可是當它不再進食,而是瘋狂地到處亂鑽的時候,就是要進入上面所提到前蛹階段。
之所以到處亂鑽,是急著尋找適合化蛹的地方。鳳蝶覺得適合化蛹地方,似乎和光線有關,越亮的地方,它越喜歡躲到暗面。我特地在白天拉上厚厚的窗簾,塑造夜晚的情境,鳳蝶就無所謂地在樹幹底部或是樹梢上化蛹。
當幼蟲找好位置,會先頭下腳上待一陣子,靜靜地等著身體燒微縮起來,然後,再倒轉過來頭上腳下。最末端的兩隻腳黏住樹幹之後,再用兩條絲牢牢地黏住第一對爪,然後再度開始靜靜地等待。
這時候的體型已經縮小很多,大約是三分之一或是二分之一了。
等到第二天,幼蟲開始顫抖的時候,就是要蛻皮成蛹了!

這隻不是原住民老二,來不及拍到老二在蛻皮化蛹,因此在第三隻準備要化蛹的時候,趕緊準備可錄影的相機STEADY BY著。(觀看影片的時候,記得關掉聲音啊!呵呵)

9.20
越來越多幼蟲進入終齡階段了,本來覺得準備了三盆柑橘,應該夠吃了,沒想到化蛹前的幼蟲這麼會吃,食量大的驚人,第二盆早已告馨,幼蟲們開始入侵第三盆了。

(可以算得出來左圖裡有幾隻幼蟲嗎?點下可以看到大圖喔!)

一個準備化蛹,一個還是很專心地吃飯,如果可以像鳳蝶幼蟲一般這麼專心作一件事,那就很利害了!


可以稱它們倆兩小無猜嗎?


20日發現這隻可憐蛹的時候,它還再奮力掙扎著。
當時覺得很奇怪,為何它很緊張地扭動?隨後就發現,頭部爬滿了螞蟻,而且有濃濃的體液從頭部流出來。
本來以為螞蟻攻擊這個蛹,後來想想,更有可能的原因是這隻蛹被寄生了,當寄生的敵人孵化出來,從頭部鑽出,螞蟻只是順便吸食慘遭毒手的蛹的體液罷了!


第一次看到木質蛹的時候,是在花盆下發現的,以為這是一種擬色的能力,後來在藍色沙發下,喇叭線上,陸陸續續發現木質蛹,所以先排除了擬色的可能。
目前的蛹,還是以翠綠色居多,右邊這種木質色的蛹比較少。本來以為這會不會不同蝴蝶的蛹,不過有蟲友說道,無尾鳳蝶本來就有兩種蛹。
目前肉眼看起來,木質蛹的體型比較小。不知道這會不會雌雄蛹的分別?

(會用小線圈纏住,是因為這些蛹化在危險的地方,所以移到樹幹下)

09.25:
越來越多的幼蟲進入蛹的階段,不知是不是英雄所見略同?這三隻竟然排排站在同一個地方化蛹。


這隻最早化蛹的木質蛹很可惜地出現死亡的黑色了!幼蟲的生命真的很脆弱,不是被寄生就是被吃掉,要不然就是掉到水裡爬不出來,能夠進入化蛹階段就不簡單了,要平平安安地羽化,又是一個挑戰!


今天下午回到工作室,就發現有三個蛹已經羽化了。來不及拍到,還好還有兩個蛹已經透明,想來今天半夜應該可以看到期盼以久的羽化。


半夜時候,果然準時羽化了!第一隻大約在半夜12點左右就等不及先跑出來了。

這隻安安靜靜地等到清晨三點多才不疾不徐地羽化!


趁這隻新生兒翅膀還沒有乾,放在手上拍拍照:




09.28颱風夜
颱風夜的今天又羽化了兩隻蝴蝶(已經七隻了),感覺這隻特別的嬌小,不禁想替它量醫一下身材!(尺的刻度是英吋),下次遇到比較大隻的,在拿來對比一下

趁這隻新生兒翅膀還沒有乾,放在手上拍拍照:


順便為其他正在努力的蛹量一良深材:


第一個蛹應該是最後一個化蛹,身材特別小。記得前一天還是剛剛進入終齡階段的小幼蟲,不到兩天就羽化了,難不成它感受到自己的落後嗎?急著和別人一起化蛹,這樣成為早產兒,不知可不可以健康地羽化?
記得,看過BBC一個節目,提到17年蟬,會因為某個作用(不知是不是賀爾蒙?),會一起化蛹、羽化,因為這樣可以增加繁殖的機會。
我飼養樺斑蝶的時候,發現過兩個現象:一個食物不夠吃的時候,一個是同一批的幼蟲都開始化蛹了,此時幼蟲們就會像是打好招呼結伴一起去化蛹!


PS:
紀錄一下一些討論串:
1、蝴蝶的幼蟲:鳳蝶科Nature Campus
2、【分享】無尾鳳蝶化蛹全記錄- Nature Campus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