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卵》-----古典符號分析的演練

解讀循三個步驟:將劇情元素拆解成幾組符號,利用幾組二元對立意義組織這些符號,最後依照這樣的二元意義結構進行詮釋。

《天使之卵》,日本動畫,監督押井守,1985作品。

對於許多日本動畫迷而言,《天使之卵》是較為不易閱讀的。這種不易閱讀並不一定是因為內涵意義的艱澀難懂,很有可能只是來自於沈緩的語調;下面的文字試圖對《天使之卵》進行所謂的解讀,以開啟一系列關於監督押井守的文章。

(註:解讀不僅僅具有個人偏見,而且解讀這件事對於閱讀的樂趣而言,通常是破壞性;對筆者而言,《天使之卵》這部動畫作品運用了詩的電影的隱喻語法,而解讀這做法將使得隱喻的不確定性所產生之豐富意含片面化,因而喪失了其意義的豐富性,樂趣也就消失了;此時唯有再度閱讀《天使之卵》,並唾棄哪些已經出現的解讀,方有可能回復《天使之卵》隱喻意含豐富的可能性。)


筆者以為犧牲與誕生是《天使之卵》
的主題,並企圖以犧牲與誕生這軸線進行解讀。

當然只有犧牲與誕生這樣的核心似乎還無法串連起一些零碎的意象,例如魚影,鳥化石,漁夫等。而且這些零碎的意象在《天使之卵》裡,似乎都與諾亞方舟這故事有著關聯性(《天使之卵》的DVD內文也如此說明著);因此筆者以《天使之卵》當作諾亞方舟後傳的概念來輔助進行解讀的工作。

(註:所以一旦放棄諾亞方舟這想法,對《天使之卵》的解讀必然朝向其他完全不同的方向。)

引用網路上一篇諾亞方舟的簡介:http://www.geocities.com/croc_peggy/mna1.htm

大意是:上帝以大洪水懲罰人類的罪行,只是將萬物與人類牽連一起施與相同懲罰。不知是憐憫還是後悔?上帝准許諾亞以方舟拯救部分生命。

在諾亞方舟裡,基本的意義對立組就是:

(神--人類--萬物)=(懲罰者--有罪者--被牽連者)

生命是因為被懲罰而終止,大洪水則代表懲罰。因此,諾亞方舟不僅僅拯救這些上船的生物也代表生命的延續,諾亞方舟給予的希望是在於延續生命而不是誕生,所以諾亞方舟是(生命終止--生命延續)這組對立意義上的樞紐,也可以說:

(大洪水--諾亞方舟)=(生命終止--生命延續)。

帶回橄欖樹葉的鴿子在表面上的意義是帶來陸地的希望,但是事實上是,這個給予生命的希望(鴿子)是延續諾亞方舟這個希望的位置,畢竟諾亞方舟給予的希望沒有陸地是無法完成的,諾亞方舟和帶來橄欖樹葉的鴿子其實是同一組帶來希望的符號,只是帶來橄欖樹葉的鴿子更具象徵意義。

先行整理一下,基本對立組是:

(神--人類--萬物)=(懲罰者--有罪者--被牽連者),在這組對立所代表意義的則是(罪行--懲罰)

延伸對立組是:

(大洪水--諾亞方舟)=(生命終止--生命延續),這組意義的樞紐則是諾亞方舟和帶來橄欖樹葉的鴿子所代表的意義是希望

所以諾亞方舟這寓言式故事呈現意義所使用的符號就是:水,諾亞方舟,鴿子,橄欖樹葉;所呈現的意義則是:罪行,懲罰,生命終止,生命延續

前面提到要將《天使之卵》當作延續諾亞方舟的後傳看待,所以先假設《天使之卵》有可能會繼承諾亞方舟的符號與意義,也就是《天使之卵》會繼承(水,諾亞方舟,鴿子,橄欖樹葉)這些符號和(罪行,懲罰,生命終止,生命延續)這些意義。

進一步檢視這些符號與意義在《天使之卵》當中有著什麼樣的變化。

首先,檢視作為罪行者意義的符號---人類;在《天使之卵》當中,人類出現的並不多,只有小女孩和男戰士,以及獵捕魚影的人們,那麼很直覺地問:人類還是有罪的嗎?罪行又是什麼?

相對於諾亞方舟的故事快速地確定人類罪行之後,並將寓言的重點放在懲罰後的生命延續之旅。在《天使之卵》隱晦的劇情與簡單的角色之中,罪行成為一種隱約的概念,而不是確定性的前因,甚至沒有明顯的判決。

或者反過來說,在諾亞方舟之中,是因為有明顯的判決與逞罰(大洪水),因而確立了罪行的概念。在《天使之卵》,因為沒有明顯的判決,因而將罪行的概念隱藏起來。

以此罪行被隱藏的看法,去看看依然保留在《天使之卵》的符號群:水,諾亞方舟,鴿子,橄欖樹葉。

很明顯地,諾亞方舟,鴿子,橄欖樹葉這三個符號都以古蹟、化石的姿態出現,也就是說,這三個符號在諾亞方舟故事當中所具備的意義,在《天使之卵》裡都成為過去式,都代表:原始意義與作用的消失。

如果,在諾亞方舟故事,諾亞方舟,鴿子,橄欖樹葉代表生命延續的希望;那麼,在《天使之卵》,諾亞方舟,鴿子,橄欖樹葉代表生命延續希望的消失。所以,在《天使之卵》當中,人類是處在生命延續希望消失的困境當中。

關於水,在諾亞方舟故事當中,代表懲罰的水,在《天使之卵》當中,不再是大洪水如此這般惡魔般的刑罰道具,而是成為圍繞不去的環境;不論是小女孩不斷收集的水,或是經由浮游在牆上的魚群所襯托出不存在的水,或者是在廢墟當中無所不在的水,全都建構出濕淋淋的環境,一種永遠擺脫不掉的存在。

再繼續檢視人這樣角色的意義位置。在《天使之卵》裡,人只有少量的角色,而且也只有少量的行為,去除掉那個扛著武器不知名的男性遊民;捕魚的獵戶只是以獵槍去圍捕在樓牆上悠遊的魚影,這段意義幾乎是很明顯而直接的,如果這漂浮的魚影代表虛幻,那麼這些於漁民就是執迷在虛幻之中。

另外,另一個人類角色,也是《天使之卵》的意義中心:那個天使般的小女孩;在《天使之卵》的故事推演當中,小女孩具備三方面的敘事位置:

一則是個敘述者,敘述所有的事情給男性遊民和觀影者了解。

二則小女孩本身也執迷在某些事物上:迷戀於不知內容物為何的白色蛋;不斷將水乘裝於透明玻璃瓶中,擺設圍繞於自己四周。

關於小女孩的第三個敘事位置,也是最重要的:小女孩自殺吐出氣泡,成就真正的生命(片尾的卵)。

(其中能夠串起小女孩這三方面敘事位置的就是那不清楚來歷的男性遊民。)

從上面的簡述,《天使之卵》有著三組意義符號:

一是轉變為過去式、意義因而消失的符號:諾亞方舟,鴿子,橄欖樹葉。

二是成為圍繞不去環境的水。

三是處在生命延續希望消失的困境並身陷執迷情緒當中的人(捕魚的獵戶與小女孩)。

將這三組意義連接起來,或許可以如此詮釋:促使生命希望消失的罪行在於對虛幻的執迷與拒絕面對釐清,因此懲罰(水)猶如濕淋淋的環境圍繞不去,所以,真正的生命永遠無法開始。

在這種詮釋之下,《天使之卵》罪行的概念還是存在,只是更隱約。而解決罪行的方法不是大洪水的毀滅,而是將執迷敲碎。

就是那位男性遊民打破這種循環不已的執迷罪行:敲碎執迷的卵。

卵的破碎啟動了一連串的生命運作:小女孩跳水,成為成熟女性;小女孩所吐出的氣泡成為真正的卵。

脫離循環的虛幻,生命開始成長。

上面的解讀依循三個步驟:將劇情元素拆解成幾組符號,利用幾組二元對立意義組織這些符號,最後依照這樣的二元意義結構進行詮釋。這個方式相當古老了,不過仍然好用,至少讓詮釋受到組織規範,不至於過度天馬形空。也就是說,詮釋並不是完全的自由;一旦採取了某個二元對立意義組,其詮釋也就呼之欲出了(這種解讀方法的去個人化性質在此顯現)。相對地,解除這種二元對立意義詮釋的擾動因子就在於那些無法納入的符號(例如太空母船)。


這裡可以看到片子:【來看押井守的《天使之卵》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