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概念三部曲------------不同作品之中,系統概念的轉變

經由對照比較的方式,來凸顯不同作者不同作品中相似概念的差異;差異的存在必然在預期之中,所以重要在於差異是什麼?



關於押井守的系列作品當中,談論意識、真實、誕生等相關人類形而上概念的影片大概有最早的《福星小子》、《天使之卵》、《攻殼機動隊》,到最近的《AVALON》(《御先祖樣萬萬歲》也有一些)。簡約地說,《天使之卵》講的是誕生,《攻殼機動隊》是靈魂,而《AVALON》則是意識混淆(失去靈魂)。

也許可以將這三部稱為押井守關於人類概念的三部曲。(是不是就只有這三部作品可以被稱作人類概念三部曲?其實並不是很重要;這樣人類概念三部曲的說法只是強調了人類形而上概念在押井守作品中的重要性;這樣的重要性使得筆者不自覺地以押井守為中心引發了一系列分析文字;也因為這些押井守作品所出現的人類形而上概念,會不斷地誘使分析文字脫離押井守的作品內容,去對照比較出現在其他作者作品的類似形而上概念;經由對照比較的方式,來凸顯不同作者不同作品中相似概念的差異;差異的存在必然在預期之中,所以重要在於差異是什麼?)

在《天使之卵》當中,生命的誕生來自於犧牲,由那神秘小女孩的犧牲而誕生出許多生命。

(似乎也可以將《天使之卵》這小女孩關連比較到《AVALON》當中那個GHOST小女孩;《天使之卵》是生命誕生的關鍵,《AVALON》則是類似真實的入口,經由這小女孩的入口而重生)

《天使之卵》裡,當神秘女孩犧牲之後,小女孩回歸到那神話般的太空船;以宗教的口吻,可以說是神聖的大地(上帝)派遣神秘女孩(聖母)下凡犧牲以誕生出大地的生命(不同的宗教當然可以解釋出不同的說法,但是有沒有更仔細的線索來分辨呢?)。

犧牲與誕生可以說是《天使之卵》的主題。

發展到《攻殼機動隊》,生命的母親不再是神聖大地與神秘女孩,而是人工的機械。如果說,人類生命的可貴性是因為神聖大地的恩賜與聖母的犧牲;那麼,來自人工機械的生命,其可貴之處在哪裡呢?

是因為同樣擁有靈魂嗎?靈魂究竟是什麼?

是因為可以思考?還是因為擁有大地自然恩賜的肉體?

當自然出生的人們將所有自然肉體替換為機械零件的時候,靈魂還存在嗎?

當能夠思考的意識脫離一切形體(不論這形體是人工還是自然的),靈魂還存在嗎?

《攻殼機動隊》首先否定了在《天使之卵》當中誕生的神聖,並進一步以一切人工化來否定肉體的神聖,以這些對自然(神聖)身體的否定來提出一個純粹的問題:

靈魂與意識究竟指的是什麼?(為何人工化就不會是神聖的呢?為何隱性地否定人工化呢?)

這種自然身體與人工身體的對立在《INNOCENT攻殼機動隊二》的片頭表現的更明顯:精蟲和卵子結合後的細胞分裂出現了機械的構造。

在《攻殼機動隊》以人工化否定肉體與誕生之後,並進一步在《AVALON》當中否定意識的自主性,也就是當一切都是虛擬的時候,意識與思考也同時被虛擬化了,也就是被人工化了,此時靈魂也連帶地被否定了。

在《AVALON》當中,意識被人工化的虛擬所操縱而被否定,這意味否定了自然的靈魂,連靈魂都被人工化了。

誕生,生命,意識,靈魂一切都被人工化了,在《AVALON》當中,人工化達到最高的境地,人工化成為唯一的存在與神聖。

從《天使之卵》到《攻殼機動隊》,身體自然誕生的神聖性被身體人工化所取代,再到《AVALON》,甚至達到全人工化的程度。

日本動漫領域中,人工化的想法普遍地散落在各種作品當中,即便不是劇情主軸,也會是主角設定或是社會生活處境之一;不論是《銃夢》的凱麗以優越的人工身體經歷不斷的打鬥,還是《最終兵器少女》的女主角,純情的個性與身體的武器化兩者強烈地拉扯劇情。

身體人工化這樣的設定之於日本動漫的重要性,相當於英雄化之於美國動漫的重要性。

相異於士郎正宗原著漫畫《攻殼機動隊》,只是將身體人工化當作設定之一,押井守在《攻殼機動隊》動畫,則是將身體人工化當作討論的主軸。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