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關於拉斯馮提爾電影《五道電影難題-繁體中文The Five Obstructions》的文章延誤了很久,都沒有加以完成,這段忙碌的時間,在論壇上看到一篇關於《心機掃描》的文章,剛好讓我想到這舞蹈難題中的第四道難題。
雖然我還沒有完成第三到難題的文章,不過似乎可以順著這篇《心機掃描》影評先進行第四道難題。

《完美人類》(英文旁白無字幕)



The Five Obstructions 五道難題:《完美人類》五重奏一

The Five Obstructions 五道難題:《完美人類》五重奏二

The Five Obstructions 五道難題:《完美人類》五重奏三

會覺得伊卡魯斯那篇《心機掃描》文章和這第四到難題有關連,主要的原因是,在視覺形式上,《心機掃描》和約根萊斯所完成的第四道難題有點相似。
這個理由看起來是有點牽強薄弱的,我承認也只是直覺地想到,並未有任何很好的理由。
先將伊卡魯斯這篇《心機掃描》文章的連結附上:
伊卡魯斯blog(伊卡魯斯的夜間飛行)上的
動畫模仿真實 還是真實模仿動畫 談心機掃瞄的動畫技術
關於3D動畫的演技與心機掃描等問題
PCDVD論壇上的:
動畫模仿真實 還是真實模仿動畫 談心機掃瞄中的動畫技術

(註:雖然BLOG和PCDVD論壇的文章是一樣的,但是延伸出來的討論不太一樣,所以將兩個連結都放出來)

我對於這篇文章的回應都是放在PCDVD那個論壇,而且回應的主軸和作者
伊卡魯斯的文章重心也不太一樣;不過伊卡魯斯的文章重點反倒是比較可以呼應目前這第四道難題。
在進入這第四道難題之前,先不論主題是否呼應,我先將我在PCDVD論壇上的回應放上來:
吸毒所造成的幻覺種類和所吸的毒品類型有很大的差別,
印象中大麻、海洛英和K他命、搖頭丸就不太一樣!

心機掃描有一些畫面呈現,例如,身上很癢、眼睛鼻子跑出一大堆蟲,這些吸毒的幻覺,
和裸體午餐的吸毒幻覺,看起來是不同種類的毒品。
模糊的記憶,也有人討論,心機掃描的毒品是那一類型的,才會有這樣的幻覺?

個人覺得心機掃描這樣的動畫效果還蠻適合這種幻覺。

另外還有那個變幻裝,也很適合這個動畫效果,流動的色彩變幻很像是K他命的效果。
(K他命好像是萬花筒式的色彩變換,不是流動式的色彩變換)

同樣是吸毒電影,迷上癮、藥店牛仔、裸體午餐、心機掃描所呈現的吸毒幻覺都不一樣。
有時候並不一定導演的風格差異,和藥品種類也有很大的關聯性!
若真的都要用「並非得....」「並沒有讓人覺得有需要做成動畫不可的地方....」這樣的問句,個人覺得很難得到答案吧!

我也常常問「300壯士、萬惡城市並非一定要調成那樣的顏色....」「殭屍片並非一定要血噴得到處都是......」
不過因為都找不到答案,只能自嘲地說【並非一定要這樣問...」,或者問自己「如果是我,我應該怎麼表現?.....」
自己看完心機掃描,也是和前面網友所說的一般,看了長時間這種風格影片,會感到不耐。(看萬惡城市也有點這樣的反應)
前面所提到毒品視覺經驗,是有一位朋友提醒,毒品所造成的幻覺,並不一定都是具象的。(像裸體午餐那樣)
以迷上癮來說,減肥藥裡的安非他命不僅僅導致那位媽媽的白日夢、電視畫面和現實混淆,也會加強某些高頻低頻聲音的放大。
(這也是為何夜店裡的電子樂,特別喜歡用超低頻或是尖銳的女高音。這些聲音容易增強搖頭丸的效果)
而迷幻藥、K他命、PAPER這些新世代的毒品(聽說是腦神經係的麻醉、鎮定、興奮等藥品),甚至雞尾酒式的吸食毒品法,會加強某些色彩的強度。
此時的幻覺常常是抽象的!
這時候像藥店牛仔、裸體午餐這種具象幻覺的表現方式就不太適合了!
所以我說、心機掃描對於毒品的表現方式,算是恰如其分。
(這算不算個人看法不同?我也無法確定。畢竟毒品視覺反應不單單是個人的看法了)

此時「是不是動畫?」「算不算吸毒者的主觀鏡頭表現?」似乎不是很重要!
只不過最後的橋段,心機掃描恢復到寫實鏡頭(不知道我有沒有記錯?在那製藥植物田裡,已經是寫實鏡頭了),導演似乎想要朝向寫實主觀幻覺的方向處理。

PS:
伊大部落格提到的菲利浦狄克的科幻常常包含了控制(從老大哥式的控制到個人的被控制)、錯置和混淆。尤其是錯置和混淆,我個人覺得幾乎貫穿各作品的主題了。
像是「銀翼殺手」的真人、機器人混淆。「魔鬼總動員」則是記憶、意識、身分的混淆。
「強殖入侵」是記憶與人造人兩個混合的主體混淆。
「記憶裂痕」則是未來、記憶混淆導致的覺醒。
看起來似乎都有【因為混淆而導致覺醒】的脈絡。只是在每個導演改編下、有些變得很灰色,像心機掃描就很灰色!

接著再回顧一下這第四道難題:動畫



一開宗名義,約根萊斯就說他討厭動畫,拉斯馮提爾也很嘴賤地說,他也討厭動畫,但是很會折磨人的拉斯馮提爾更加地要約根萊斯做出一個動畫,沒有理由。約根萊斯只能苦笑。
但是看完約根萊斯的成果之後,反而很感慨地覺得,,在這被強迫的動畫上,約根萊斯在形式上玩得非常豐富。
相較於約根萊斯原始《完美人類》的純粹(沒有真實背景,只有白色),這《完美人類》這動畫版,無論在形式上、色彩上,都算是極盡變化之能事。
這讓我聯想到伊卡魯斯那篇文章的軸心之一:「........有需要做成動畫不可的地方............」。
在技法上,這動畫版《完美人類》和《心機掃描》幾乎是一樣的,就是先真人拍攝,然後在後期製作上去作插畫風格的效果。(alfredo所提到另外一部電影《夢醒人生Waking Life》(可以瞧瞧這篇文章Waking Life (2001) Jesse & Celine Reunion!!! )也有著類似技法)
差別在於《心機掃描》在這技法的精細度高很多。

另外一個差別是《心機掃描》是改編於菲利普·狄克的科幻小說,一方面,我可以很牽強附會地說,這是呼應菲利普·狄克的藥物幻覺。
看看維基百科上描述的
菲利普·狄克:「我所關心的主要問題是:何謂真實? 許多我的故事和小說裡討論著精神病患的心態和毒品誘發的狀態,藉由我能呈現一個多重宇宙的概念,而不是單一的宇宙。音樂和社會學都是我小說中的題材,也是基本的政治傾向,尤其是我曾寫下關於法西斯主義 (fascism)與我對它的畏懼。|Philip K. Dick}}

在他青少年時期,大約是十三歲那時,狄克持續整個禮拜反覆的夢到,他夢到他在書店試著從驚奇雜誌(Astounding Magazine)裡找個議題,當他找到這個議題時卻總會包含在The Empire Never Ended這 篇故事裡,而這篇文章總會向他透露出這個宇宙的秘密。當這個夢一再重複時,他所閱讀尋找的那疊雜誌越來越薄,但他從來沒有把它整疊看完。最後他變得渴望, 探索雜誌世界讓他狂熱(like the Lovecraftian Necronomicon, promising insanity to its readers)。很快地在那之後這些夢就停了,但是這句「The Empire Never Ended」將出現在他之後的作品中。

1974年2月20日,他從一次拔智齒時的麻醉負作用影響下康復過來。他應門接下一份附加的止痛藥,並注意到那位送來這包藥的女人身上戴著一個吊飾with what he called the "vesicle pisces".(He probably was referring to the intersecting arcs of the vesica piscis.) 當她離開後,狄克開始感到奇怪的幻覺,雖然一開始他歸咎於止痛藥,但持續幾週的幻覺讓他認為這個可能性越來越小。「我受到一種超自然的理智入侵我的意識,好像是我已經完全發瘋了,然後突然之間我又變得頭腦清楚。」狄克對Charles Platt說道。

遍及1974年的2月和3月,他接收到一連串的幻覺,並總括的稱之為2-3-74(為2月/3月1974年的速記法)。他描述一開始是由許多雷射光 線與幾何圖形組合成的圖像,其間偶爾會瞥見耶穌和古羅馬,當影像變得越長越頻繁,狄克開始聲稱他活在雙重人格之下,一個是他自己另一個是多馬(Thomas),多馬是西元一世紀時受到羅馬帝國迫害的基督教門徒。儘管狄克的過去和持續吸食毒品,他接受這些幻覺成為現實,並相信自己曾接觸某種上帝的本質which he referred to variously as Zebra, God, and, most often, VALIS.

另外一方面,可以像是作者craigga在女神殿Waking Life (2001) Jesse & Celine Reunion!!!所說三個理由:「一警察要穿變變衣,二主題關於藥物濫用,三基努李維表情呆滯,非常適合以動畫模式呈現臉部特寫。」

總之,我們可以替《心機掃描》找到這樣做的理由,那麼這技法就比較沒有「是不是動畫?」「是不是風格?」這些問題。

但是在這第四道難題,拉斯馮提爾一開始就說,他要設下的關卡是『整個充滿垃圾』。

看來拉斯馮提爾真的很討厭動畫,他想要一個充滿垃圾的《完美人類》,想到的方法竟然是作成動畫。

而約根萊斯似乎也了解拉斯馮提爾所說得「充滿垃圾」,在動畫難題成果上,極盡各種視覺效果之能。

這樣的作法,對比於原始純粹的《完美人類》,先不論觀看者比較能夠接受哪一種作法(或者說,觀眾比較可以從哪一種視覺得到愉悅感?),在《完美人類》主題上,使的方式可以凸顯一些概念,而這動畫版則是多出許多視覺吸引點干擾了《完美人類》裡的概念。

而拉斯馮提爾這五道難題的目的,到了這第四道難題,似乎更加清晰了,拉斯馮提爾經由幾個干擾原始《完美人類》概念的方式,來更加凸顯出《完美人類》。

(看來,這方法也常見於拉斯馮提爾自己的電影裡面,像最近的《老闆我最大》。相對於,《醫院風雲》、《厄夜變奏曲》這些電影作品,形式相當強烈,這些橋列形式算不算垃圾呢?)


幾個相關的網址:

黃香瑤的【約根萊斯與《五個電影難題》

Zhang `s: *金馬影展- 五道電影難題*

金馬影展 - 五道電影難題

《綠毛.路西.安》 - 金馬第二天

台北電影節鬥熱鬧--拉斯馮提爾的《五道障礙》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