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談到工作了,雖然做了十多年,不過似乎也沒什麼好得意的,漸漸也都不想談了,上次談好像也是去年這個時候:「Unkown Pleasure About This JOB」,本來這個工作的好處就是可以到處跑跑,去一些即便是旅遊也去不了的地方,像是前幾年去的馬尼拉郊外一個垃圾山填起來的貧窮社區或是西班牙區。
但是這兩年,台灣景氣似乎差得很,出國機率降低不少。 上面那個文章所提到的工作樂趣好像也少了許多,不過「生命自有出路」(呵呵!過去都說:山不轉路轉),這陣子的工作突然連續四個案子都和桃園有關,幾乎快要每天開車去桃園地方,中壢、平鎮、龍潭、南坎....。
理論上,桃園離台北很近,上來台北工作十數年,也會常常在高速公路上經過桃園,然而或許是太近了,不論私人生活圈或是工作上就是不曾踏進桃園,因此桃園對我而言,有著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味。桃園這種感覺很近卻完全不曾逗留過的地方,現在在短短兩三個月內,突然被強迫熟悉起來。
這樣的事情對於工作夥伴的攝影組來說,應該算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了,而對於我來說,則是工作獲取一點小小樂趣的來源了。
前兩天,原本早上在南坎(敬一街其實應該算是桃園吧!?)就有一個建築案子的交片;然而,突然多出一個下午的會議:在中原大學的採購會議,兩個會議間隔了四個鐘頭;原本可以選擇先回台北再去中原開會的,不過心頭想一想,反正沒有急迫的事情了,與其花個兩個小時車程,不如到中原附近溜搭溜搭,這樣地一轉念,讓我享受到幸福街的樂趣。

幸福街並不是一個很大的路,彎彎曲曲的一條小街, 會經過幸福街,是因為幸福街連接環中東路和新北路這兩主要的道路。之前來中原大學, 如果從北二高南下,在大溪轉快速道路、環中東路走,可以從幸福街轉去中原大學前面的新北街。
幸福街實際上是沿著一個小溝渠的小街道,而這個小溝渠正是幸福街讓人感到有趣的小小源頭。
過去只重視自私、實用、經濟發展的年代,這種小溝渠幾乎是又髒又臭;但是現在大家的家居生活圈已經不狹隘地侷限在自己的住屋之內了,與鄰居大家共同生活的區域,漸漸成為大伙重視的地方;這樣的心境轉變,這個小溝渠反成為幸福街得天獨厚的條件:依著這個小溝渠,幸福街有著舒適的水邊公園。

有著這樣水渠公園,拌著水聲,幸福街擁有令人羨慕的幸福感。

那天在南坎的會議很早就結束了,由於七點多就起來出發到南坎,所以決定到幸福街和環中東路口的24小時麥當勞休息片刻。在麥當勞室外的座位上,喝著可樂、曬著久未露面的陽光,想想乾脆待會沿著幸福街走路到中原大學;會有這樣的念頭,是因為看到有人帶著兩隻小貴賓犬在幸福街水邊公園溜搭溜搭,這景象讓我想起八九年前帶著我心愛的吉哇哇去大安公園散步畫面,也讓我回憶起去年過世的nono在象山來回胡亂衝撞的喜悅,或許是這種失落的回憶讓我想慢慢地走走路吧!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