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圖文軌跡遊記:境南、境東 浸水營越嶺穿梭

浸水營越嶺道,舊名三條崙古道,國家級步道,和霞喀羅步道、能高越嶺、八通關越嶺道一樣早就享負盛名。
就走過之後來看,和巴福越嶺、霞喀羅越嶺、能高越嶺、桶后越嶺,這些著名單車越嶺道,相比較,應該是最平易近人的越嶺道。
這天清晨七點,我們約在高雄火車站集合上車,其他夥伴都是前一天到達高雄騎車玩耍,自己無法來高雄兩天,所以當天清晨一點半坐和欣客運到高雄會合。
屏東方向,其實是大漢林道,整段都是柏油路面,已經沒有Off Road趣味。
從高雄出發時,天氣還非常好,直上了入口,才開始下雨,看來這裡也有著相同氣候性格,迎著太平洋海風那一面,非常容易下雨。

沒多久,遇到一個叉路,標示牌說明著浸水營是走左邊小路,右邊的大路,不知道會延伸到哪裡?
聽另外一位車友 李元甲提到,第一次來就走到右邊,開始往下切,看google地圖,這裡沒有標示叉路。

浸水營,一路上的樹木枝幹上佈滿了蕨類、地衣,可見這裡是常年潮濕的氣候。

台東縣和屏東縣界
這裡是縣界,台東縣和屏東縣交界處,出發沒多久,就到達線界,可見浸水營入口已經非常接近台東縣了,今天的路程大部分在台東縣。
夥伴應該有看到縣界,不過,我匆匆經過,沒注意到,回來對上GPS才發現。

浸水營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這原始林,以前,會留戀乾淨的柳杉林,現在漸漸喜歡原始林。
補充州界廳牌

一路上,其實有著不少小叉路,不過,還好都有著相當明顯的指示牌,左邊是往出水坡山,往右浸水營林道,其實過了縣界之後,海拔高度已經要漸漸往下走了。

一開始路面算是平整,只是有不少碎石,很像是被沖刷出來的,有些路段,還有沖刷出來的凹洞陷阱。
浸水營駐在所
第一個駐在所:浸水營駐在所。
看說明,不是很清楚,「浸水營清代營盤址」、「浸水營日警駐在所」這兩個遺址是不是同一個地方??
這是駐在所遺址,浸水營駐在所只剩下小小的石牆了,看起來很脆弱可能怕石牆垮了!

常年潮濕的林道,不少路段用圓木做出小石階,還好圓木面不是很寬,要不然就很滑了。

浸水營過去應該不是林場,出現的人工林柳杉並不多,只有這裡有一小片,大部份都是原始林相。這讓我驚喜不已。

浸水營這樣陡下切的原木階梯不是非常多,相對起來,巴福很多陡下圓木階梯,潮濕環境下,都長滿青苔,非常滑,是眾多陷阱之一。浸水營好很多。

浸水營濕氣真的很重,一路上,常常出現披著濃厚綠衣的樹幹。

過了縣界附近的高點之後,是一路下滑的,若不是路面被沖刷掉一些、以及坍方,這路面非常好騎,尤其寬度夠,不像巴福越嶺,路面狹小,緊鄰陡邊坡,石塊、樹根又多,心理壓力很大。後來,就昇哥、山謬、我三人互拍,當壓隊大軍!

休息涼亭
出發的時候,已經接近10點,所以沒多久就到了要午餐時間。這涼亭非常舒適,又寬敞,豪華的休息場所。

剛下南部的時候,原以為天氣很好,沒想到,一上浸水營,就開始下雨,台東方向的山,濃濃霧氣啊!

午餐後,休息沒多久,就要出發了,反正今天算是輕鬆,而且又和接駁車司機約好大約三點~四點在台東部落匯合。

較為困難的路面,間歇出現,不過路寬,都算是可以克服的,站起來抽車的照片,看起來比較有殺氣啊!哈哈

又來到我喜愛的畫面,海拔降低之後,樹木的大小,似乎矮小了些。
我們越騎越慢,因為沿路互相拍照,哈哈,前鋒部隊要等我們一陣子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卡布也加入我們拍照團了,哈哈。GPS顯示附近有個里保湖,可是沒看到啊!真是奇怪??

我們到了這附近,海拔下降,山嵐才開始席捲整個林道,視野反而比入口處、海拔比較高的地方差。昇哥抓到拍照訣竅,一入鏡就用站姿,哈哈。
這張,我個人還蠻喜歡的,盤踞在台灣赤揚(其實不是很確定是不是台灣赤揚)上的山蘇張牙舞爪,昇哥穿梭而出。

過來的照片,幾乎是寫真集了,哈哈,一路上,大家聯合找景,看到一個人停下來,就擺pose過之後,到遠方停下來等幫忙拍。

這時候,開始注意到路旁的樹,好像一叢一叢的緊密靠在一起。一開始以為只是長得比較密。

後來漸漸發現一些年輕的樹,好像是一顆多根樹莖。這棵樹就很明顯,這八根樹莖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株?
這張照片,我還蠻喜歡的,卡布從樹後衝出來!

出水坡駐在所
這出水坡駐在所營地非常寬闊,幾乎可以停好幾檯汽車了,駐在所前有一段平直的路可以加速。
水坡駐在所,只看到一個現代涼亭,不知道遺址在哪裡?是否還看得到?這裡只剩我們玩得太兇的人,其他三位先鋒,已經衝到很遠的地方了。

過了出水坡駐在所,路面更加平整,整體來說,要比縣界那附近好騎太多。

山嵐一直沒有散去,好像從出發到現在都隱匿在山嵐之中騎乘。

漸漸出現一些些樹根,有樹根,比較難騎一些,拍起來也比較好看。
出水坡山登山口,這裡海拔大約650m,距離姑子倫吊橋只剩下約四公里了。
這張是這次浸水營,我最喜歡的照片,整體氣勢內斂且高昂,尤其那些盤踞地面的巨大樹根,張牙舞爪地潛伏著更是襯托出激情。
這些樹根雖然巨大,但是方向算是整齊,不是放射狀,從拍攝角度來看,是有機會下滑的。

漸漸路徑寬度變小,樹木林相也改變了,山嵐此時好像已經遠去,這一切的變化,不知道是不是海拔高度降低的原因。
這時候出現岩壁路徑,山謬說,這樣的岩壁路徑有兩個,第二個就離出口很近了。

這是山謬提到的第二個岩壁,這很像是開鑿出來的痕跡啊!
昇哥、山謬特別在這裡等我一起拍照。
這樣的岩壁當做背景,拍照起來的味道和一路上的山嵐叢林不一樣,後來對照軌跡,這裡是姑子崙山,已經不是出水坡山。

碰到這個坍方高繞處,就是快到達出口的姑子倫吊橋了。這是坍方靠近出口的一端。這應該碰到唯一的坍方。

這樣路面在浸水營古道上,算是少見,(錐麓古道燕子口吊橋那一端非常多這樣的巨石步道)

看到大武溪了!(本來以為是姑子崙溪,看了地圖才知道是主溪流:大武溪)

這裡竟然出現一個拱形橋,有點不協調,一下子轉不過來。

浸水營古道出口
過了這個鐵門,就算出了浸水營古道。

姑子崙吊橋
下方的溪流是大武溪,左前方是姑子崙溪和大武溪匯流口。

現在是枯水期,所以下吊橋之後,可以走溪邊便道往加羅板部落前進,(吊橋到加羅版部落大約四公里)聽寶珠姐說,在豐水期,要從溪邊上方道路到加羅板部落,
這段四公里的路程走了快兩個小時。
照片左側還可以看到吊橋(吊橋下是大武溪),右邊就是姑子崙溪,照片位置已經是大武溪。

這段溪底便道,還蠻好走,這四公里的路,我們只花了半小時,就到了加羅版部落。
接駁車司機早已經在加羅板橋,等我們了,聽說當天大塞車,許多人趁年假要去墾丁玩,還好司機先生,知道一條小路,才沒有塞很久,光我們坐車走南迴,回屏東,再回高雄車站,就要四個多小時。

回到高雄車站之後,時間有點接近八點,(做了四個多小時的車,真是久啊,哈哈)山謬急著回台南,昇哥向當地車友打聽一下,推薦高雄後火車站附近美食餐廳,昇哥、卡布、元甲、小羅和我,等下都要坐客運回臺北,一天來回屏東騎車,雖然有點累,不過,好滿足啊!
完整圖文軌跡遊記:境南、境東 浸水營越嶺穿梭

【FB粉絲頁】:好野遊 賞台灣

全站熱搜

af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